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郑亚旗:从开奥迪打工到“皮皮鲁”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2-17  浏览:145
郑渊洁总拿我的策划当耳边风
  “别人都说怎么你创业都离不开你?#37073;?#21150;《皮皮鲁画报》,开“皮皮鲁讲堂?#20445;?#20854;实都是靠你老子给你写稿给你讲课。别人怎么评价我不管,我只知道如果有个金饭碗你却要因为所谓的‘骨气’‘面子’把它废弃在一旁,才是蠢事。”
  2004年9月,时任报社技术部主任的郑亚旗接到他爹郑渊洁的电话。放下电话,隐藏身世低调了四年的他决定玩一把高调的辞职。
  “你辞职后干什么啊?”同事很关心。“我要做一本杂志,《皮皮鲁画册》。”“那不是要郑渊洁的授权才行吗?”郑亚旗头也不抬,就?#35757;?#19968;枚炸弹扔出来:“我已经拿到了。”果然引来一片惊呼声:“你太牛了!连郑渊洁的授权都能拿到!”
  最大的炸弹就该在这个时候爆炸,他神态自若:“因为他是我爸。”
  技术部死样的安静。直到他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才听见身后的爆炸效果:“靠!他竟然是郑渊洁的儿子!”
  “郑渊洁很容易满足,十年了就在一?#39029;?#29256;社出自己的书,觉得一年有个百万册的版税就够了。他甚至说读者们背着爹妈?#20302;?#30475;自己的童话书,才最让自己有感觉。”郑渊洁的这些“恶?#21834;?#23454;在让郑亚旗看不下去,《哈里•波特》算什么?郑渊洁的书?#20154;?#22909;多了!可人家包装策划销售得多好。我就不信重新包装后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胜不了那个戴眼睛的魔法师。
  所以郑亚旗正大光明把创业的重心放在他爹身上。第一份实业是2005年1月面世的《皮皮鲁画册》,漫画版的郑渊洁童话。这事他从十一二岁起就游说对方,可思想前卫的郑渊洁楞是在文字和漫画间挣扎了十年。直到当年的读者都成了政府官员、还特地打来电话提出类?#24179;?#35758;时,五十出头的“童话大王”才下了决心。此时他终于想起儿子似乎在十年间反复提起过此事:这活儿就承包给你郑亚旗了。
  郑渊洁特守?#29275;?#20174;不拖稿,但也反感对方拖稿费,哪?#40065;?#20102;一天发稿费,他?#19981;?#20845;亲不认中?#36141;?#20316;关系。郑亚旗自然不会去犯这忌。不?#28216;?#31295;?#35757;?#21512;同固然让郑渊洁开心,可写了20年的童话,还从没哪个主编编辑敢毙他的稿子,儿子却一遍又一遍把他的稿子打回来。“你看看,你的文字根本没有一点画面感,你让别人怎么画?”《皮皮鲁画册》惟一的主编郑亚旗板着脸训斥编辑?#35838;?#19968;的文字作者郑渊洁。
  连续被枪毙多次,当爹的终于发作了文人臭脾气:“再枪毙,你就不怕我不给你写了!”主编回头在卷堆里翻了翻,拎出存底的合同:“有合同在。而且你敢吗?”
  我不敢。郑渊洁在心里哀?#29275;?#28982;后自我?#21442;浚?#25105;不吃亏,文字版,漫画版,以后再出书了,我就可以拿三份版权费嘛。
其实我一点都不“叛逆?#20445;?#37117;是郑渊洁教育出来的。
  “我没上过幼儿园,在进小学前接受的都是郑渊洁的‘爱和平?#21462;?#21551;蒙教育。上学了看到老师因为学生没有带课本就说他们长大了只配吃大便,觉得很震惊。所以我的‘叛逆’其实是郑渊洁的胜利,他先下手为强,所以打败了传统教育观。”
  1984年,两岁的郑亚旗拥有了当时梦寐以求的交通工具――一辆幼儿两轮自行车。两岁的孩子对当爹的充满?#27425;?#21644;崇拜,所以交通工具都要向当爹的看齐――至少这辆自行车和郑渊洁的摩托车看起来都一样,都是两轮。
  郑渊洁的摩托车每天都要加油,“你这是干什么?”儿子第一次见到加油的情景,很是惊奇。“这是给车喂饭。”这个理由很有想象力,并且具有延展性。郑亚旗在得到自行车后,把这个动作照搬到爱车身上?#22909;?#22825;一杯的牛奶,会有半杯都倒在自行车上。
  给爱车奢侈地喂了几个月的牛奶后,两轮?#24403;?#37073;渊洁主动升级成豪华四轮“敞篷车?#20445;骸?#36825;车有超级发动机,不用吃饭的。”没有训斥,也没有阻止,郑渊洁觉得维护儿子的想象力比什么都重要。
  “人活着要有尊严,要懂得爱和?#26434;傘!?#20026;了证明这一点,郑渊洁以一己之力和小学教育对抗。
  郑亚旗念的是重点小学,班主任是优秀教师,年年期末考试都会漏题给学生。为了分数漏题与分数是最不重要的东西,这显然是一对矛盾体。郑亚旗回到家找郑渊洁释疑问:“你说老师漏题?#26376;?”“不对,那是作弊。”当爹的自然?#27425;?#33258;己那套理念。“既然不对,那你告诉校长去。”“我不敢。”当爹的示弱了:儿子在学校一天,就是人家手里的人质一天,万一老师让全班同学孤立他,郑亚旗就被毁了。
  但郑渊洁也总能找到小小反抗一?#35757;?#26426;会。他研究儿子的课程表,如果觉得哪天的课无聊了,便写张请假条带儿子出去玩。逃课是不对的。郑亚旗?#34892;?#24213;气不足地反对当爹的提议,却得到一个狡黠地?#21442;浚骸?#25105;们这不是逃课,?#23567;?#32610;课’。”
  小学毕业考试时,郑渊洁终于找到出?#22266;?#24694;气的契机――他不敢去告校长,可他能带着儿子考低分。
  班主任提前?#20122;?#37324;的升学统考卷子发给学生。郑渊洁和郑亚旗一起分析哪道题大概会有多少分。正式上考场时,郑亚旗按照分析的结果?#23460;?#32771;了一个62?#37073;?#25302;全班的平均分。
  考完试第二天,郑渊洁征求郑亚旗意见:咱?#25628;А?#20799;子点点头,当爹的拉着他回家了。
  这和郑渊洁的童话故事结尾截然不同:当全班同学都变?#21830;?#35805;的兔子以后,穿着厚厚兔子衣服的皮皮鲁终于在诚心祈祷之下被同化成了兔子。“老虎都是一只一只,绵羊才是一群一群。”而被郑渊洁脱了兔子衣服的郑亚旗只能当老虎了。
 18岁前他教育我,18岁后我改造他。
  “小学二年级,他就告诉我:18岁前,你要啥有有啥,18岁后,你要啥没啥,还得养我。现在,我是他老板,是他的合作伙伴,我要给他发工资,这样也挺好嘛。18岁前他是我老子,他说了算,可18岁后,他还得被我改造呢。”
  给儿子办理?#25628;中?#26102;,郑渊洁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自己教育郑亚旗失败了,还有他老子在,他还可以像他老子一样当作家。
  郑亚旗的中学教育从每天下午开始,三节课。主要科目是郑渊洁亲自编写的《郑?#20063;恕罰?#21442;考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十部标准教材。?#25105;?#31185;目包括法制课《皮皮鲁和419宗罪》,创新和怀疑课《脚踏实地?#38752;找?#20999;的?#27492;貳?#21746;学课《鲁西西和苏格拉底对?#22885;肌貳?#24615;知识课《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道德课《罗克为什么不是狼心狗肺》、安全自救课?#23545;?#36865;你100条命》等?#21462;?#32780;考试,是郑亚旗自己设计的一张卷子。如果他能用这份卷子考倒郑渊洁,便是考试合格了。
  三年后,郑亚旗毕业了。他开始为郑渊洁布置的另一项考试做准备:最高学历是小学文凭的郑亚旗将在18岁那天独自生存。
  生存的资本不是文凭说了算。15岁和人搞网站建设,接一?#23454;?#23601;是四万块钱,第一桶金赚了多少,郑亚旗自己都说不清,“反正很多。”16岁一领到身份证,郑亚旗就拿着借条找他爹借钱:“借我十万,我要去炒股。”你才16岁,懂什么叫炒股吗?万一亏了,你拿什么赔我?当爹的一保守,必然要遭到郑亚旗的鄙视:“你这叫投资知道不?你现在不肯投资,以后老了我拿什么养你?”
  炒股的过程被郑渊洁讽刺了几句:“他就是老太太炒股,胆子小,赚点就还,第一次才赚了1000块钱,马上就还给我。”但债务人终于赶在独立日前?#39592;?#20102;十万元欠款还赚了一?#30465;?#22914;此,虽然工作一时半会落实不了――?#26412;?#25143;口+小学文凭?招聘单位拿看火星人的眼神仰视他;虽然最?#29409;?#26102;还在超市搬过鸡蛋,一箱挣五毛钱,但租郑渊洁房用他家水电气的费用不用愁了。
  几个月后,18岁的郑亚旗在报社技术部上班了,再几个月后升了总监,又一年后升主任。站稳了?#29275;?#37073;亚旗有实力去教育当爹的了。儿子玩电脑十多年,可他爹竟然还坚持用笔和纸来写作,耻辱!“你怎么不试试用电脑写作,环保,省时,再开个博客,交流起来也方便。”他撺掇郑渊洁先习惯用电?#26376;胱郑?#28982;后习惯上网,然后习惯每天更新博客,定时更新个人网站内容,最后,他怂恿郑渊洁与电?#29992;教?#25171;交道,录节目、讲脱口秀。但最大的成功,当来自“皮皮鲁讲堂”的创办。
  2007年,郑渊洁去听了一堂作文辅导课,回家后很得意向儿子炫耀:“我决定开个作文班了,我以?#26696;?#20320;写的教材比那些名师高多了,他们那也叫教孩?#26377;?#20316;文?”
  郑亚旗的?#25104;月杂行?#21457;青:开个作文辅导班的事,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可你总摆谱,觉得自己是文学家不是教育家,现在人家一堂40分钟的课就让你改变主意。郑渊洁老忽略我的?#37117;?#35745;划、郑渊洁老被别人说服、郑渊洁太容易在“小打小闹”中满足……忍无可忍的郑亚旗当即拍板:“租胡同旮旯的小学教室办学?你名人朋友来了都会觉得掉档次!你郑渊洁讲课就得要最豪华的环境!租房子,就要交通方便、大气、能体现身价的?#25191;?#22478;!”
“那多贵啊!”童话大王忍不住肉痛。可当穿着儿子淘汰给他的八成新夹克,?#36947;?#21516;样来自儿子的二手手机,打开手提电?#28170;D―儿子用了才半年就折价卖他了,九折价格不商量。他站在讲台上得意地?#20174;?#23815;拜的眼光注视他的孩子和?#39029;?#20204;,忍不住在心里得瑟:站?#25191;?#22478;的教室里,感觉真是不一样!
  采访手记•童话外的“皮皮鲁”
  我总是忍不住试图要把郑亚旗和皮皮鲁挂上?#22330;?#37073;渊洁写皮皮鲁时,儿子总是能在故事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因为郑渊洁总说:郑亚旗,帮我想个不一样的创意。那时的郑亚旗也总是很激动参与到创作过程:让我好好想几天。
  皮皮鲁的故事终结于小学,郑亚旗的人生也是从小学毕业的那天起180°大转弯。再出现在人前时,皮皮鲁是个科学家了,郑亚旗则成了他爹的“经纪人?#20445;?#24456;认真经营郑渊洁这块金字招牌。皮皮鲁只是个故事,而郑亚旗才是现实。
  然后我又发?#37073;?#30382;皮鲁应该是两个人的影子:郑渊洁+郑亚旗。郑亚旗用童年书写了关于皮皮鲁童话的前半章,后半章那个长大了的皮皮鲁应该是越老越回归传统的郑渊洁的写照。他把自己的采访出版音像等权全班交给儿子,血浓于水的亲情超越了当初他提出的“18岁后我就不管你”的规划;他?#37322;?#26377;个孙子,送给儿子的成年礼物是一辆奥迪和一盒被扎了洞的安全套,甚至连孙子?#25343;?#23383;都想好了,“就叫郑渊洁。”
  郑渊洁说自己是“自闭?#20445;?#20182;评价自己的儿子:很好。当年?#26522;?#23376;?#25628;?#26102;,他最大的担忧是儿子会不会患上同样的社交自闭症。还好,儿子顶多只是内向,郑亚旗的网友遍天下。
  郑亚旗认可了父亲的评价,只是这认可是针对那句“还好”还是“内向?#20445;?#25105;不得而知,当被要求评价自己的成长方式时,他淡淡应了一句:这不具有可复制性,毕竟郑渊洁的儿子只有一个。
  皮皮鲁在童?#29240;?#22806;长大,然后淡出了。他的女儿和他?#25343;妹謾?#37073;亚飞的?#22885;?#35199;西之旅”才刚刚开始:她和鲁西西一样聪慧,但和郑渊洁一样叛逆,因为老爹说学校不好,于是她特别?#19981;?#19978;学。

?#39277;?/td>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精英人物

关键?#37073;?/span> 奥迪 打工 皮皮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