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33579;?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汇源”创始人朱新礼的新“十字街头”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2-21  浏览:116
汇源创始人朱新礼
  在和可口可乐签了收购合约之后,新闻发布会上,朱新礼的神色甚至有几分迷茫和不知所措――“这三天感觉很木,说不上是失败还是成功。”
  失败和成功姑且不论,让还来不及整理心绪的朱新礼更犯蒙的是,这桩高达180亿港元、让他个人可以套现74亿港元的收购案,已经淹没在人?#19988;?#29255;声讨声?#23567;?#31215;蓄了许久的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品牌意识在瞬间爆发。据某门户网站进行的调查,在37万投票网友中,79.8%的人反对这一收购,79.3%的人认为收购涉嫌外?#22987;费姑?#26063;企业和民族品牌。
  总之,朱新礼,这位汇源公司100%的创始人成为了千夫所指的“千古罪人?#20445;?#19968;个“卖国贼”。
  “四卖汇源”
  1992年,厌倦了“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机关干?#21487;?#27963;的山东汉子朱新礼下海,接下了山东一濒临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他把公司主营业务转为生产浓缩果汁,因为填补了当时的市场空白,企业在几年间得以迅速做大。
  到了2001年,汇源已经雄霸果汁产?#21040;?年。然而,朱新礼感到,单纯依靠自身的产业积累实现增长,速度太慢了。于是与其时风头正劲的德隆组建合资公司――北京汇源,并出让51%的股权给对方,做价5.1亿元(事实上,其中3亿元始终没有到合资公司的账上)。双方可谓各得其所:合资一年半期间,汇源在全国范围密集投建基地和工厂,初步完成了果汁产业的整体布局;而擅长翻炒概念和资本运作的德隆,借助北京汇源这个平台,在饮料领域与国内数家巨头展开收购兼并的?#27010;小?
  就在此时,德隆开始频繁向朱新礼伸?#32440;?#38065;,先是5000万元,后来是一个亿,再后来是两个亿,承诺的还款周期也越来越短,三个月,一个月,最后变成了一周,而借款利息高达15%-18%。当借款额高达3.8亿元而还款变得遥遥无期时,朱新礼意识到德隆的危机来了,他开始谋划如何从唐万新兄弟那儿买回来股权,使北京汇源从德隆系中脱离出来。
  此时,陷入资金危机的德隆也想把汇源全部买下来,借全面收购汇源为题材拉抬新疆屯河股价,缓解自身资金危机。对朱新礼的回购股份提议,唐万新的二哥唐万平态度十分强硬,“汇源要买的话,低于8:1绝?#22278;?#21334;。”
  ?#27010;?#38519;入僵局,无奈之下,朱新礼走了一步险棋,他提出一个“对赌”方案:给各自一星期的“死限?#20445;?#35201;么你买我的49%,要?#27425;?#20080;你的51%,一个星期,谁拿得出现钱谁来买!”
  回到北京后,政府方面人脉很广的朱新礼来到顺义县县委书记的办公?#20381;錚?#24320;门见山就说需要两个亿,让他惊喜的是,这?#26159;?#31532;二天就到他账上了。唐家兄弟就没有这么走运,先是唐万平忽然得了脑溢血,接着,唐家兄弟忙着四处扑火,搞得焦头烂额,实在无暇再顾及和汇源的股份之争。2003年5月16日,新疆屯河公告,以5.3亿元正式出售其所持北京汇源51%的股份。一年后,“德隆系”轰然倒下,汇源是唯一一家戏剧性地全身而退的企业。
  汇源大部分的钱用于偿还回购所借资金,资金再次成了一个大问题。朱新礼不得不再次考?#19988;?#20837;资?#23613;?#32479;一、康师傅、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达能等外资品牌?#32423;?#27719;源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2005年3月,统一进入汇源,以约2.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5%股权。因为从2001年到2005年,汇源的身价从10亿元暴涨至50亿元。然而,由于受台湾当局制定的“投资限额”约束,双方的进一步合作最终不了了之,统一不得不退出。
  朱新礼于是找到了汇源的另一个?#30333;?#27714;者?#25253;D―法国达能集团中国区总?#20204;?#40527;。2006年7月,达能联?#32622;?#22269;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以2.2亿美元收购了汇源35%股权,其中达能持股22.18%。
  2007年2月23日,汇源果汁在香港联交所成功挂牌,公开招股超额认购937倍,筹集资金达24亿港元,上市当日股价上涨66%,一时间风光无限,朱新礼解决了困扰汇源多年的资金难题。在短短7年间,朱新礼个人和汇源通过引入资本和上市,完成了?#32856;?#25968;字的几级跳。
  “比较自?#36965;?#27604;较强势,很善于借助各?#33267;?#37327;来发展壮大汇源,是个很成功的商人。”一位熟悉朱新礼的人曾经如此评价他。有意思的是,外表憨厚如老农的朱新礼曾说过,?#28304;?#20182;与统一搞合资起,不少朋友评价他――“老朱变狡猾了。”
  “儿子”当“猪”卖?
  一个愿买,一个肯卖,一桩买卖才能做成。
  对于可口可乐来说,收购汇源,不仅帮其消灭一个竞争对手,而且汇源的生产基地、设备、渠道?#32422;?#39046;先的市场份额,都可归其所有。所以,在全球股市哀鸿遍野的情形下,资金雄厚的可口可乐公告以每股12.20港元的价格收购汇源,报价近乎汇源停牌前市价的3倍。
  然而今年56岁的朱新礼属于中国第一代?#36164;制?#23478;的民营企业家。这一代的创业者勤勉、精明强干、吃得起苦,对?#32422;?#19968;?#25191;?#36896;的企业往往倾注着强烈的,甚至偏执的情?#23567;?#20013;国的果汁市场前景看?#33579;?#19978;市才一年半的汇源也不缺钱,朱新礼为什么这般“利欲熏心?#20445;?#33293;得把?#32422;?#36763;?#37327;?#33510;养大的儿子卖给别人?
  一种猜想认为,朱新礼是在其他股东的压力下,被迫出卖汇源的。《21?#20848;?#32463;济报道》甚至提供一个“阴谋论”的说法:据说,在可口可乐收购之前,朱新礼曾“稀里糊涂”地和达能、华平基金签订了一份由法国高盛操刀的英文版捆绑转让股份备忘录,?#26469;?#22791;忘录,在可口可乐报价之后,三方必须一致行动,否则,违约方将支付天价赔偿。据说,正是这条?#22836;?#24615;条款,迫使朱新礼最后在收购协议上签了字。
  故事遭到了朱新礼本人的否认,而且也有些不合常理,谨慎如朱新礼,和国内外资本打交道多年的朱新礼,会在这么小儿科级的错误上?#24895;?#22836;?
  然而,流言?#21442;?#24517;完全没有来由。在上市公司里,朱新礼控制的中国汇源果汁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1.53%,是第一大股东。达能公司与其他持股共占到58.47%,相比创业者,产业投资人――达能集团和其它机构投资者都有较强烈的高位套现动机。
  9月10日,汇源公布了2008上半年年报,销售额为12.94亿元,同?#35748;?#36300;了5.2%;毛利从去年的5.03亿元大跌?#34903;?#26377;3.67亿元,跌幅达到22.2%,逐年递增的渠道和成本压力,已使其利润空间越来越狭小。随着各项成本的剧烈上升,果汁领域也摆脱不了中国制造业利润的宿命。在未来3 到10年内,它是否还能保持强势的地位?这是56岁的朱新礼和他的继任者所需要回答的问题。
接班人问题也是困扰朱新礼多年的心病,他曾遗憾地谈到,性格内向的儿子对企业经营毫无兴趣,女儿虽然在公司任职,?#32422;?#25215;父业兴趣也不大。?#21363;?#19968;份家业,?#32422;何?#23613;之事业征途,竟然后继无人。?#30333;?#20225;业的确很好玩,你40岁的时候感觉挺?#33579;?0岁的时候感觉还行,60岁的时候你还要做,?#35757;?#20320;能做到100岁吗?”
  “我想稍微休息一下,因为做汇源确确实实是?#37327;啵?#27809;有?#20154;?#26356;?#37327;?#20102;。16年了,创业的时候我一根白发没有,现在我头发基本上全白了。16年了,我就没有休过一个星期天,尤其在春节等节假日。除了1993年我从瑞?#38752;?#23519;回来,病倒了,在医?#35946;?#36538;了20天,我从来就没有休息过。”
  朱新礼的抉择
  从商人的角度看,这是一桩再明智不过的买卖。
  民族主义和爱国情绪是一面彪悍的正义大旗,需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挥挥。尽管年初时,朱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神采飞扬地表示,“要做民族品牌、做百年?#31995;輟!?
  ?#30333;?#20225;业要像养儿子,卖企业要像卖猪”。其实朱新礼的意思无非是说,经营企?#30340;兀?#35201;像栽培儿子一般用心血,而卖企?#30340;兀?#24403;然要跟农民卖猪一样,趁猪最?#30465;?#32905;最贵的时候卖。
  前者是企业家心态,后者符合商人逻辑。在商人和企业家双重角色本来就很难界定的商界,朱新礼不过是做了一件无比正确的?#38534;?#20063;就没有必要拿高蹈的理想来要求他。
  进一步说,朱新礼真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么?面对?#32422;?#33510;?#26408;?#33829;了16年的心血,56岁的他能像新一代的创业者们那么潇洒地进退自如,把公司做起来卖个高价,然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30465;?
  9月2日晚上,朱新礼向公司内部管理人员宣布完收购消息后,把手机扔在办公?#20381;錚?#31163;开汇源,一个人前往密云基地果园的一间小屋,“想要清静一下 ”。“突然间,我的脑子里一下子空白了,我看到了北京蓝蓝的天,我看到了原来的山、原来的树,我不知道我到?#36164;?#21916;悦还是悲伤,那几天我感觉已经木了。”
  据说就在几天前的一次私下接触里,朱新礼俨然地向在座的几个媒体人士解?#36890;D―“因为可口可乐是一家伟大的公?#23613;?#20113;云。其中一位接着他的话茬?#27425;?#20182;说――“为什么你?#32422;?#19981;能把汇源做成一家伟大的公司?”
  对方话音?#31456;洌?#26417;新礼骤然间神色大变,情绪激动得几乎失控。
  目前看来,这一场触动无数中国人敏感神经的收购是否最后能成,关键是在中国政府的态?#21462;?月6日,商务部发言人姚申洪明确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可口可乐有关并购的申请材料,如果提交到商务部,并购将需要通过反垄断审查。而可口可乐方面也表示:可口可乐的反垄断调查材?#20808;?#28982;在准备中,还没有递交到商务部。而到目前为此,象征官方态度的CCTV之类中央媒体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一案的报道立场基本为正面支持。
  而此前有记者问他批与不批怎么?#28304;?#26102;,朱新礼的回答将他的微妙心态展现得一览无余。“批,我高兴!不批,我也高兴!你?#19988;?#26377;本事炒得国家不批了,我肯定高兴!我请你们吃?#36141;?#37202;……不批?#24471;?#22269;家更重视汇源,中国人从此会猛劲地喝汇源!然后让可乐买不起了,50亿咱不卖了,100亿美元咱也不卖了!然后咱出来把他(可口可乐)收了!……不批我要?#34892;?#25919;府,批了我也乐享其成。”
  这不禁让人想起5年前朱新礼和唐万平的那场赌博。签下对赌协议后,唐万平立马跑到浙江去筹集买汇源的民间资金,回来的第二天突发脑溢血……若不是这场打乱唐氏兄弟计划的飞来横祸,或许,汇源早已是德隆的了,或许,德隆系不会死得这么早,或许,也没有后来的朱新礼和汇源的故?#38534;?
  回忆这段变故,朱新礼曾感慨万分:“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在里面,就像唐万平的病,你如?#25991;?#26009;到。”
  未来何去何从,看来,朱新礼已经把?#32422;?#21644;汇源交托给上苍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精英人物

关键字: 汇源 创始人 字街头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