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美国外援的中国生活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1-31  浏览:106
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有很多不同的圈子,从学生到来中国寻找职业第二春的退休老人不一而足。其中最有趣、最不寻常的一个群体就是活跃在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赛场上的30名外国球员,当然他们这个圈子也是人数最少的。他们的地位十分奇怪,他?#24039;?#20837;触及到中国文化,但同时又游离于这种文化的边缘。他们是极致的外国人,往往居住在中国内陆的中小城市,与美国“同乡”相隔很远,但他们内部之间?#24066;?#30456;惜。
在CBA 16只球队中,除一只?#28216;?#20197;外都有两名外国球员。(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参赛的八一双鹿没有外援,他们多次夺得联赛冠军。)几乎所有的外国球员都是非裔美国人,他们中大多数不会讲中文,在中国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他们住在当地的酒店中,而他们的中国队友则住在集体宿舍。各个?#28216;?#20026;他们开出的薪酬也各不相同,8,000-25,000美元不等,并提供食宿津贴。与美国职业联盟不同,CBA似乎在很多方面都没有统一标准,因此对效力于不同球队的外国球员来说,他们的住宿条件及日常生活质量差别非常大。
在这些外国球员中,不乏曾效力于NBA球队的球员,还有几个是在大学篮球赛中脱颍而出的。看着手中的外国球员名单,我的目光停留在高德(God Shammgod)这个名字上,很有趣的是我记得他是一个动作敏捷、得分欲望很强的后卫,他曾经在1997年带领Providence Friars队连胜三场,闯入美国大学篮球联赛(NCAA)的精英八强(Elite Eight)。他上个赛季在山西省太原打球,那是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我前往这个漫天?#23601;痢?#28784;蒙蒙的城市拜访高德,发现当时他住在一个条件不太好的酒店。一般球队在比赛当天就住在这个酒店,街对面就是比赛场。他平常住的酒店位于城市的另一边,整体情况要比这儿好一些。但不管在哪,高德总是?#36864;?#26368;好的朋友--他的?#36824;?Apple)笔记本一起消磨时间。如果高德在中国,但没有比赛的话,他大多数时间都会上网,下载NBA比赛录像或精彩场面,通过skype聊天,发发电子邮件,或者和妻子、孩子以及NBA明星昌西•比卢普斯(Chauncey Billups)及凯文•加内特(Kevin Garnett)等众多朋友通过IM聊天。
与那些老朋友一样,高德以打篮球为生,但不同的是,他们无需忍受数小时重复的耐力测试训练,无需穿过烟雾缭绕的走廊才能到达更衣室,?#21442;?#38656;住在浴室没有浴帘、却有烟头的酒店里。很显然,这些都是高德在大学二年级后成为职业球员时根本没有想到的。
他在1997年NBA选秀赛第二轮中被华盛顿奇才队(Washington Wizards)选中,打了20场比赛后第二年被解聘。当时他认为不久以后就会重返NBA,但事与愿违,他开始了10年的全球之旅,先后在中国、波兰、?#31243;?#38463;拉伯等国家打球,现在又回到了中国,效力于这个普通联赛的最差球队。不过,我发现这位30岁的纽约人仍十分乐观,关注?#32422;?#20174;这段经历中获得的回报,现在努力赚钱,然后回国,为?#32422;?#37325;返NBA赛场作最后的努力。
“如果?#20197;?#24180;轻些,现在的状况可能会令我发疯,但是现在我明白,人不可能掌控所有事情,发疯抓狂都是无济于事的,”高德这样说道。

球队中两名外国球员往往是好朋友,相互支?#32844;?#21161;。不过,高德基本是独自一人度过这个赛季的,因为同队另一名外国球员拉希德(Rashid Byrd)因与管理层发生矛盾离开球队回美国去了,要在一个月之后才归队。
身高约2.1米的拉希德在第一?#20301;?#22269;前曾说,他处理不了这种情况,这是他第一次在美国以外的地方打球,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当说到拉希德面临的困境时,效力于广东宏远的积臣(Jason Dixon)摇了摇头。这位风趣?#21738;?#21448;很安静的中锋已经在广东宏远呆了八年了。“这是他们的国家,他们的联盟也是他们的比赛,你不可能改变它,”身高2.06米的积臣说。“你对这个道理理解得越快,你才能越好地适应。我看到过很多球员来到中国后和这里的体?#24179;?#21170;,而不是去顺应它。”
确实有很多东西令人不解。高德所在球队的东家总是不停地“指导”主教练,从主场作战的面授机宜到客场的电话遥控。此外,每次比赛两位外国球员一共只能参?#28216;?#33410;比赛,从而产生了非常怪异的换人模式。在上个赛季进行到一半的时?#39053;?#20026;了给国家队亚运会集训让路,CBA休赛50天。在?#20284;?#38388;,球员们每天都得训练。高德所在球队准了他10天假,他能够回纽约探望妻子和三个孩子。而其他球队的外援就没有这么?#20197;?#20102;,他们只能留在中国。
饮食是另一个问题。高德尽量在太原仅有的两家西?#35762;?#21381;必胜客(Pizza Hut)及麦当劳(McDonalds)解决一日三餐。我在那里停留一天的时间里,我们吃了三次麦当?#20572;?#36825;也是?#19994;?#19968;次到中国的麦当劳餐厅。如果无法到这两个地方用?#20572;?#39640;德一般就只吃米?#36141;?#26032;鲜的水果。就连会讲一些中文、与当地生活融合得比较好的积臣也尽量避开当地的饮?#22330;!?#20182;们吃很多非常奇怪的东西,?#34987;?#33251;说道。在球队共同就餐的时?#39053;?#20182;一般和一位穆斯林队友的选择一样,因为他不吃狗肉。
“?#26412;?#21644;上海很好,”高德说。“在那里生活容易些。那里有星期五餐厅(Fridays),澳拜客牛排店(Outback Steakhouse)以?#26696;?#31181;各样的美?#35762;?#21381;。”
在我从太原回来几周之后,高德的球队来?#26412;?#21442;加比赛,我们再次见面。他们的球队下榻在离比赛场地不远一家破旧的酒店。比赛场位于?#26412;?#22478;的最西边,距离中央商务区(CBD)近一个小时的车程。高德在那里呆了两天了,无法上网,没有他愿意吃的东西,每天就吃白米?#36141;?#21917;可乐。
球队这一年的成绩一直不佳,这次又输掉了比赛。球队的教练已经换了四个,拉希德第二次离开了球队,球队本赛季的成绩已经下滑至4胜26负。在这场比赛中,高德是全队的主力,拿下46分,并有20次助攻,但是在比赛最后时刻裁?#26032;?#27425;判罚他们犯规之后,球队最?#25214;?#19968;分之差输掉了比赛。在中国,一般由主队来出钱请裁?#23567;?br/> 比赛之后,我们?#26041;?#19968;位中国朋友的小轿车前往市中?#27169;?#24076;望能够找到一家在周日晚上10:30仍然营业的餐厅。我打了几个电话,希望有所斩获,还好星期五餐厅说他们到凌晨才打?#21462;?br/> 隔着一盘鸡翅和炸?#28023;?#25105;问高德他是否想过明年他会在哪里打球。
“希望是NBA,”他边把鸡翅蘸到辣味酱中边回答。“如果不行的话……?#19968;?#30475;看到时候还有什么机会。不过我一直在攒钱,并作了不错的投资。我真的很想呆在美国。”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高端阅读

关键字: 生活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