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中国GDP迷局:100个经济学家的101解读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3-20  浏览:143
对于中国的GDP总值,国外经济学家的预测和媒体的大肆炒作或许更热闹,当然有些观点是截然相反的。
    认为中国经济总量被低估的是1993年?#24403;?#23572;经济学奖得主、新经济史学的主要缔造者之一、芝加哥大学经济学老教授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William Fogel)。他在最近的一篇研究报告中说,“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GDP中的水分问题。我认为,这一数据可能被低估了,因为它没有解释教育和卫生保健这样的服务业对中国人生活?#20998;?#30340;提高”。最后,他也乐观地指出,2040年,中国GDP将达到123.675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40%,并超过美国、印?#21462;?#27431;盟、日本GDP总和。
    与之相对立的观点是美国MIT前斯隆管理学院院长、经济学和管理学教授莱斯特?瑟罗(Lester Thurow)今年8月在《纽约时报》的“中国世纪?也许是下个世纪”(A Chinese Century? Maybe Its the Next One)的文章。他通过对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发展作了充分的预测、计算和跨国比较,认为本世纪中国经济无论从绝对值还是相对值,均不太可能超越美国。即使中国保?#20540;?#21069;的良好经?#36855;?#38271;态势不变,那也要到22世纪才有可能实现。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经?#36855;?#27979;,正好应了那则100个经济学家有101个观点的笑话:
    有一天,?#32902;?#39039;和叶利钦在首脑会谈的间歇闲聊起来各自的烦恼。叶利钦对?#32902;?#39039;说:“你知道吗,我遇到了一个大麻?#22330;?#25105;那一百个卫兵有一个是可耻的叛徒,要刺杀我,但我?#27425;?#27861;确认是谁。”听罢,?#32902;?#39039;却更加愁眉苦脸地说:“这算不了什么。令我苦恼的是,我是法律出身,对经济学基本上一窍不通,所以有个专门的经济咨询委?#34987;幔?#20013;间雇用了全美最优秀的100个经济学家,可每次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给的不是100个或者更少,而是101个以上观点,我根本不知道该听谁的。”
    尽管现在大家对经济学家在改革中的作用产生了各?#25351;?#26679;的质疑,但是你不得不佩服他们,因为只有他们才会说出这种风趣的自嘲笑话,看来经济学家还是很清醒的,知道?#32422;?#33021;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倒是大众的心态可能没有及时调整过来,认为经济学家具有超越一般公众的头脑,期待任何理论都能与中国的现?#21040;?#23494;结合在一起。一旦理论无法?#24471;?#29616;实,就有可能被说成“用纳税人的钱养活一批没用的经济学家”的嫌疑,而如果对大家不利,就有可能被说成“祸国殃民”。
    不可否认,任何人群总少不了?#26377;?#21493;测的“南郭先生”在浑水摸鱼,但理论并非一定能为现实服务,经济学之所以被称之为社会科学,其原因就在于它有着比较独立的假设和命题。有这些假设和命题,我们就不得不牺牲现实世界中的一些次要因素进行必要的抽象,而且实际上,还没有任何自然科学理论能完全吻合现实,社会科学就更加难上加难了。当然,如果你非要从经济哲学角度来考量,那?#27425;?#20204;就得从人类关怀的角度出发去讨论。不过,此时讨论的问题已经有了很多的变化:一个在寻求如何解决或者解释现实现象,而另一个希望从人类社会的最理想状态来考虑现实遇到的各种问题。由此得到的结论当然会有很大出入。
    生活在经济世界中的?#25191;?#20154;虽不一定学过经济学,但对于第二个问题都有发言权,甚?#37327;?#23545;此海阔天空、长篇大论一番,但要上升到第一个问题的抽象层次却不那么容易。这正是我和一些企业家对话中最常遇到的尴尬。
    说起某些经济学家的预言,?#19968;?#24819;起另一则笑话:

    说起某些经济学家的预言,?#19968;?#24819;起另一则笑话:
    在冷战时代的莫斯科红场举办了一场又一场的大规模阅兵。在坦克、火箭各种武器和兵种列队经过主席台之后,是一队穿着黑色风衣的文职人员。?#31456;?#26195;夫?#26102;?#19978;的元帅和将军们:“他们是谁?是刀枪不入的新型机器人吗?#20445;?#20803;帅和将军一脸茫然。这时候,克格勃头子走过来?#38498;?#22320;说:“他们是经济学家,如果需要,我可派遣他们去美国,保证他们会把美国经济搞成一团糟,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最大战争功效”。?#31456;?#26195;夫点了点头,对克格勃的这一招非常满意。于是,苏联开始批量地生产经济学家。
    但在此时的?#25910;?#30475;来,去评判对中国经济的预测孰对孰错,他们各自?#25191;?#34920;着何种立场?#23478;?#21464;得相对不重要了。不管福格尔教授如何妙趣横生地争辩中国世纪的潜力,也不管瑟罗教授如何唱衰中国世纪,中国的经?#36855;?#38271;早已成了一个无可争辩的可观事实。我们也没有必要像看大戏时那样标明黑脸白脸,那样反而不能显出理论的张力,我们需要发展出一套吻合中国经济新?#38382;?#30340;新理论。正如福格尔指出的那样,“现在,经?#36855;?#38271;的性质已经发生了重要的变革,GDP指标已经不能全面地反映和涵盖经?#36855;?#38271;的内容?#20445;?#25105;们更应该把原来的GDP增长观转移到一个体现社会均衡的、可?#20013;?#21457;展的经?#36855;?#38271;观之上。
    理论和历史经验都不断地向我们证明,脱离社会结构的GDP增长观是?#23383;?#30340;,甚至是危险的。
    作者系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部、21COE-GLOPE研究中心国际研究?#20445;?#32463;济学博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高端阅读

关键字: GDP 迷局 经济学家 解读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
777电子游艺老虎机 白小姐 江苏快3是正规彩票吗 象棋小游戏7k7k 彩票网购 平特一肖精准图片 必中平码图 山西十一选五基本跨度走势图乐彩 极速快3吧 昨天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 3的神算子心水论坛 996444开奖现场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福彩快乐12选5走势图 福建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