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一名西部大学生的求学与创业之惑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2-22  浏览:96
本报记者 何燕
大年三十的晚上,回到陇西老家的何强(化名)与同族的叔伯兄弟一起喝酒。何强的酒喝得并不畅快,前一天晚上,他新开的服装店里最好的5件衣服,被雇用的导购卷走,让他格外郁闷。
何强在云南上学的哥哥已经在腊月二十八离?#19968;?#26657;。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过完年返校的车票非常不好买;一是返校帮老师干活,可以多拿点钱。
一个叫元明的村庄 何强的老家,位于甘肃省陇西县菜子镇东风村。他们那里,更小的行政单位是庄,何强家所在的庄子名叫元明,一个黄土高坡山村,与山清水秀无关,与贫穷紧紧相连。庄子与县城的距离是:大约5公里的山路,再加上20公里的公路,是一个连Google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
何姓是元明庄的大姓,周围邻居都是同族人。从小到大,这里的孩子唯一被灌输的思想是――离开这里。只要是离开这里的人,都会受到尊敬。“树?#33756;潰?#20154;?#19981;睢?#30340;谚语在这里一直适用。
元明庄是极度缺水的典型。
“以前天旱时,每天凌晨就要守在山泉边等水,等到一瓢就舀一瓢,一担水大概要等两到三个小时才能满。这样舀的水还是泥水,需要沉淀很长时间才能用。”何强回忆,这样一担水,几乎要满足一家人全天的所有用水需求。
过程大概是这样,洗完脸的水留下洗衣服,洗完衣服的水洒地,洗菜的水留下来洗碗,洗碗水给猪和?#22330;?#32780;用来洗脸的水,绝?#22278;?#27604;一饮料瓶水多。“现在不用那么麻烦去等水了,2块钱可以买一?#20843;?#22823;概是100公斤,每隔两天就会从山下运上来。”因为是拿钱买,用水虽然比以前方便了许多,但当地人依旧非常节省。
“我?#32422;?#23545;这里的感情很奇怪,离开家之后很思念,但回来后呆不了几天又想离开。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何强有这种感觉的原因,是实在太无趣,很多同龄人因为上学或在外打工不回家过年。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23478;?#22312;?#22909;?#21475;站几分钟,感受那种既宁静又?#21482;?#30340;感觉。”宁静是因为家就在旁边,觉得踏?#25285;豢只旁?#26159;因为过于安静,内心的彷徨则显得清晰。“不能呆得太久,不然会让人慌得睡不着觉。”
思念并厌倦着,离家6年,他觉得?#32422;?#36824;是更习惯于城市有自来水的生活。
两种改变命运的方式 大年三十中午,何强才到家,因为不能更晚。
下午4点多,他和父亲要进行春节期间最神圣的一件事情,也是家乡的风俗――“接祖先回家”。“以前我们都是一大堆人,这两年就只剩下我和父亲两个人。哥哥去年因为难买票没回家。”
何强的爷爷、奶奶去世很早,他的父亲兄弟5人,以及何强的姑姑,很小就成了孤儿。“我的父亲那一?#21442;?#20154;,没有人念到小学毕业。”何强?#25285;?#29238;亲那一?#37096;?#20197;说是当兵改变命运。何强的二叔当兵之后,分配到甘肃庆阳的油田,成为工人,一家人在城?#26657;?#19977;叔当兵回来之后,成了煤矿工人,也跳出“农门?#20445;?#34429;然三婶和堂姐弟都在农村,但因为三婶娘家在平川,三婶也是高中学历,三叔家的堂姐弟面对的软?#19981;?#22659;?#23478;?#22909;得多。
到了何强这一代,应该是大学改变命运。
“我三叔家的堂姐最先考上大学,以全县文科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一所重点大学,这激活了我?#25913;?#30340;对我们上学的热情。”因为在他父辈的眼里,考上大学就等于有了工作,可以吃公家饭。
那一年是2002年,大学扩招的第4年。何强的堂姐回忆,当时她上的是县里最好的高?#26657;?#27599;个年级只有6个班,她毕业时高一已经变成10个班,她上大学之后,每个年级的班级数增加到16个。同县其他的高中情?#25105;?#19968;样。在他们那里,高中似乎成了大学“预?#29922;唷保?#22240;为只要上了高?#26657;?#23601;不愁没有大学念。学得好可以上重点大学,逊一点上普通本科,有钱可以上独立院校,再差一点上大专高职,实在不济,还有无门槛的民办大学可以上。
一个走或留的决定 何强这个年过得不舒心,除了因为店里几件衣服被?#25285;?#38500;了因为哥哥不在家,除了心疼?#25913;?#19968;年的操劳……他还在考虑一个对?#32422;?#26469;说很重要的问题:走还是留。
走,这是一个从上小学开始就被一直灌输的观念,何强曾义无反顾、欢欣雀跃地离开这里,但现在他?#28120;?#20102;。因为他的求学之路一点都不平坦。
从小学开始,何强就需要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走大概1小时的山路到镇上的小学上课,因为那里的教学质量更好。“夏天中午休息时间长,可以回家吃饭。但是冬天只能拿馒?#28902;裕?#22825;很冷,馒头在书包里面结成冰坨坨,我们就在火炉上面垫张纸,把冰融化了再吃。”这样的生活一直?#20013;?#21040;初三,因为要上晚自习,何强开始住校,?#32422;?#20570;饭吃。
“当时,我们学校初三年级有我们家兄弟俩,我三叔家的堂兄和堂妹,我四叔家的堂兄。”学习压力很大。不过,最大的压力来自钱。
当时,何强的三叔有工作,供养1个大学生和2个高中生,生活仍很拮据,更不要说都是农民的何强家和四叔家。?#26696;改?#20004;个人种需要五六个人才能干得动的地,勉强能供我和哥哥上学。”
高中毕业之后,因为成绩不好,何强只能上民办院校。哥哥选择复读,一年后考上了云南一所大学的独立学院。两个人的学费加起来近两万。何强家里养了十几只羊,念高中时每年报名就卖掉几只,然后又?#34892;?#32650;羔补齐。上大学时,家里卖光了所有的羊和除口粮种子之外的所有?#29976;常?#36824;只能交一年的学费。
何强父亲开?#21450;?#25597;所有的农活和家务,母亲外出打工,供兄弟俩上大学。劳累让?#25913;?#36805;速衰老,比三叔三婶小十多岁的何强?#25913;福?#30475;起来竟然更年老。
2009年,何强大学毕业,他以为这是他们家好生活的开始。但现实并非如此。
21平方米的服装店 大三的时候,何强曾经找工作?#19994;?#28246;南邵阳,给当地的一家通信公司做维护。下文所提到的何强的经历,他?#32422;?#24182;不想细?#25285;?#22810;数都是据他的?#25913;?#25152;说。
何强当时每月工资是1800元,但他先找家里要了3000元的押金,过年回家时,又找家里要了5000元,说是要提前交五险一金,等单位交了之后再退还,之后便没了下文。大学毕业后,何强去了成都,告诉家里说找了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今年12月初,一直在外的何强回到了陇西,告诉?#25913;?#20182;打算开一家服装店。这让他的?#25913;?#21313;分不理解。
何强的计划是,?#32422;?#20570;两份活儿,这样才能赚到钱。于是,他说服?#25913;福?#35753;他们支持?#32422;?#24320;店。他再次让?#25913;?#20511;遍所有的亲戚,筹到3万元,与同学一起,在陇西县城并不算最?#34987;?#30340;地段,开了一间21平方米的服装店。
刚开始,店里生意不算太好。进入腊月后,何强的哥哥放假回家,兄弟两人四处赶集,生意才稍微强了一点。
何强的服装店有3个人,何强和同学是投资人,还有一个雇来的女孩子做导购,因为店里卖的是女装。腊月二十九下午,准备打烊时,女孩说最后一天让他们先走,?#32422;?#30041;下来收拾一下。何强觉得雇的这个女孩还真不错。
第二天开店时,何强傻眼了――丢了5件衣服,都是最好最贵的。“我赶紧打电?#26696;?#37027;个女孩,发现电话已经关机,?#19994;?#22905;住的地方,她已经回家了。”
过年的几天,何强一直处于一种?#23396;?#30340;状态:春天马上到了,店里要上新货,但冬装卖得并不好,哪来的钱进货?如果不进新货,衣服卖不动,每月上千元的房租和生活?#35759;家?#20132;,那店子的生意更没法做;如果现在关门,之前的?#24230;?#22522;本上就是打水漂。何强越想越?#23396;牽?#21482;有每天晚上睡觉前在黑?#24618;行?#31449;一会来平静心情。
7个大学生的未来 包括已经毕业的和还在读的,何强家同辈的13个孩子?#26657;?个是大学生。其?#26657;?#20309;强家2个,三叔家3个,四叔家2个。显然,大学生已经不再“稀罕”。以前考上一个大学生就传遍一个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人们的观念在慢慢改变。
2004年、2005年时,看到大学生回到农村,陇西人都觉得很诧异。当时元明庄有个在外省上大学的人回陇西,村里的闲话多得砸死人,说来?#31561;?#21482;有一个主题――肯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才回来的。
到了2006年,大批的毕业生回乡,人们已经接受即便是上了大学依旧无法走出陇西的事实。
更为残酷的还在后面。
2007年、2008年,家长不得不接受上了大学的孩子必须跟初中毕业生一起劳务输出,成为农民工,其中还有一些是正规大学本科生……
目前,何强的堂姐在武汉有工作,四叔家的堂哥在一个正规大学本科会计学毕业之后,先是去江苏工作了一阵子,后来回到陇西在一个小镇上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携?#25913;复?#30340;5万元去了兰州做小生意。四叔家的另外一个堂哥,在民办大学毕业后,先是在外打工,去年年中回家结婚,之后一直在家,何强四叔?#25191;?#27454;加借款17万,在镇上买了一个临街的铺面,准备做生意。2011年,何强的哥哥和三叔家的两个孩子将同时毕业。
目前,3家只有三叔家尚无外债,四叔欠债超过20万元,何强家欠债超过5万元。
腊月二十五,一个堂哥的小女儿出生了,这是7个大学生里面第一个下一代。小女孩面临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上高?#26657;?#22240;为现在去沿海打工,管吃管住每月有2000―3000元的收入;全县有60多所小学是10人以下小学……
在何强父亲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上,何强的太奶奶还在,将何强的父亲抱在怀里;何强的三叔被父亲抱在怀里,因为没?#34892;?#23376;穿,站着太“丑”。从三叔没鞋子、四叔借鞋子穿来看,当时的何家日子是不好过的。本报记者 何燕 翻拍
后记: 接这个选题,我毫不?#28120;ィ?#22240;为我几乎见证了大学教育在农村,尤其是在我的家乡――陇西县这个西北边远小县的普及,以及大学生从象牙变成石头的过程。我的身边,有太多因为大学而改变命运的人,也有太多因为上大学变得更为尴尬的人。
前段时间,电视剧?#27573;?#23621;》大?#21462;?#37325;点大学毕业,在大城?#24515;?#20197;立足,是普遍现象,但更多“蜗居”的人,是小城市的城里人。
农村大学生,尤其是不算太好的学校毕业的农村大学生,他们变成了“蚁族”。回不了农村,但是也融不进城?#23567;?#24102;着大学生的光环,干着农民工的活。
他们的?#25913;福?#22240;为供养他们上大学,花光积蓄,顶着外债。大学毕业并没有让?#25913;?#26494;一口气,尤其是农村男孩,在上大学之后,留在城?#26657;?#20182;们的?#25913;?#21448;开始为他们的房子?#27982;Γ?#36763;劳无尽头。
何强家的上一代靠当兵改变命运,这一代靠上大学改变命运。那么下一代的农民,开启他们命运转盘的把?#32440;?#26159;什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行业动态

关键字: 大学生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
重庆快乐10分玩法 二分彩每期开奖好全国一样吗 2019第一百二十二期码报资料大全 湖北体彩新11选5走势图 上海基诺 印尼五分彩怎么玩 新疆十一选五和值跨度速查表 排列五预测开奖号码 二八杠生死门4312算法 新疆25选7怎么算中奖钱 老版特码资料 云南快乐十分提前开奖 足彩任选9场奖金多少 2019年彩票销售额排 新疆11选5中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