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原创小小说】商战无痕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10-01-20  浏览:119
【原创小小说】商战无痕

自序

前段时间,经朋友推荐,我看了《潜伏》,看后很受启发,但总是苦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视角去解?#20102;?#36930;写文章的念头就搁浅了。因为我知道,一个好的影片可以解读一系列的社会现象,从中可以收获更多,如果只?#21069;?#23427;当成一部精彩的谍战片,恐怕太浪费了。毕竟看电影不是看热闹,沉淀出来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东西,分享给大家,我觉得这既是我写作的初衷,也是我的责任。今天看过几个网?#35759;?#20110;《潜伏》的精彩点评,我仿佛忽然茅塞顿开也燃起了对于写点东西的想法,对啊,我也算是市场营销专业的,从事市场营销管理工作也七八年了,何不用营销的视角解读一下该片,或许会对大家?#34892;?#24110;助。当然文章里面也有一些自己浅薄的观点以及不成熟的看法,本不敢妄语,但想到?#28909;?#26159;分享,也就不怕贻笑大方之士了。
大生活
2009年5月于深圳

开场简介

一、 时间:2007年#月――#月(大家知道时代背景就好)
二、 地点:深圳A集团公司天津分公司(具体地址不详)
三、 主要人物:分公司总经理(吴总)、人力资源行政部经理(余经理)、财务总监(晚秋),市场拓展企划部(陆经理)、市场营销部(李经理、马经理)、物流仓库主管(老高)、渠道分销商(穆连成、谢若林)、主要竞争对手方面B公司业务经理(左经理)、个体工商户(翠平)。
四、 事件背景:天津分公司受经济环境以及竞争对手影响出现业绩下滑,集团公司董事长蒋董很生气,多次派戴副总以及毛总助视察指导工作,但仍未见起色,问题在于市场正在被竞争对手蚕食,针对该问题展开一系列的调研工作。
五、 说明:该场景设置是为了让大家进入到市场营销的视角中,进入商战的氛围中,其中不乏本人实战经历的总结梳理,但总的来讲,是对事不对人,如有类同,实属巧合。


第一章 乌云密布

话说曾经风光一时的深圳A集团公司,最近不知何种原因业绩出现下滑,其中曾经的业绩冠军天津区域,在这段时间亏损尤其?#29616;亍?#36825;两天在天津分公司内部,也好像开了锅一样,上下人心惶惶。分公司总经理吴敬中更是烦躁不安,昨天在电话里面,蒋董足足骂了他一个小时,并下了最后通牒:三个月不能调查出原因并扭转亏损的局面,就撤销天津分公司,吴总得下课。这对于吴总无疑犹如晴天霹雳,对于接近退休年龄的他来说,又有什么比一个好的名声更重要的呢?相当年他和蒋董一起创业,并一手创办A 集团第一家分公司――天津分公司,奠定了在华北大区的市场地位。天津分公司就是吴总的命根,看看办公室墙上贴满了一张张各式各样的奖状,吴总再次陷入?#20102;肌?br/>到?#36164;?#20160;么原因导致业绩下滑呢?好像在一夜之间客户都跑了,分销商提货量也出?#25191;?#24133;下滑,到?#36164;?#24590;么回事呢?这段时间吴总也的确很忙,老伴心脏病总是复发,几乎隔几天就要去医院检查;小儿子高中毕业不想念书,于是吴总?#32622;?#30528;跟几个军区领导联系让小儿子去当兵,原本没有那么麻烦的,可是体检的时候发现问题,于是?#21482;?#20102;一?#26159;?#21435;摆平。被这些事情缠着,吴总几乎这段时间没怎么管过公司的事情了,而?#21069;?#20844;司的事情交给他比较信任的人力资源部余则成经理去打理。不过说实话,论资历论实力余经理是无法担当此重任的,但是其他几个中高层相互猜疑,结党营私,吴总确实不放心把公司交给他们。公司几个高层开始并没有把这个余经理放在眼里,可是这个来公司没几年的余经理,很受总经理的重用,于是以?#35282;派?#32463;理和马奎经理的两大?#19978;?#37117;想将这个年轻人招致麾下,扩充自己的实力。
想着想着,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吴总惊醒了,是时候召开中高层会议了,大家集思广益,看看能不能度过眼下这个难关。于是在下午三点?#24433;?#25152;有人员召集齐全,在会议室开会。参会人员?#20309;?#24635;,晚秋,?#35282;派劍?#39532;奎,李涯,余则成,还有几个物流以及其他部门的主管领?#32423;?#21442;加了。按?#23637;?#20363;,余则成经理主持,几句寒暄铺垫之后,吴总开始发话了:这段时间,大家知道,业绩出现下滑,我最近总是在外面,情况确实不是很了解,大家都是我的老部下,也是我吴敬中最信任的人,大家说说看,到?#36164;?#24590;么回事?这样下去,不用我说,大家知道后果是什么了吧!

此时,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一片寂静,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剧烈的心跳。时间在这一刻停滞了。五分钟过去了,大?#19968;?#26159;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只听见“啪!“的一声巨响,有如一声?#35780;祝?#21523;得在场的经理们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只见吴总气得嘴唇发紫,铁青的巴掌重重的拍在会议桌上,仿佛要将它拍个粉碎似得。
”怎么啦?都他妈哑巴了?平时你们那些本事都到哪里去了?“ 吴总气急败坏地用颤抖的手指着大家骂道:”都是一群饭?#21834;?#24223;物,关键时候掉链子,我告诉你们,天津分公司要是垮了,大家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这时余经理发话了,“吴总,您消消气,这段时间业绩不好,我们有责任,我们现在大家都想想办法,一定要?#33268;?#20986;一个结果,我们精诚团结,一定可以再创辉煌的,你说是不?#21069;。?#39532;经理?“
“恩,?#21069;。?#36825;段时间我也是整晚的睡不着觉,我就纳闷了,为什么这段时间没什么生意了呢?#35838;?#30340;销售人员?#23478;?#32463;很卖力了啊,我看啊,问题一定出在渠道商那里。“马奎说着,用眼睛白了一下陆经理。
“哦?马经理,你这样说话就不厚道了吧,渠道商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怎么可能把控得了呢?人家总得赚钱的嘛,何况现在不比以前了,市场上不止我们一家,谁的货好卖,人家就会卖谁家,这我们怎么控制啊?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人吧,不要老是挑别?#35828;?#21050;。你把销量搞起来,就不怕那些小兄弟不来讨好我们。“?#35282;派?#20063;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又把这?#26696;?#25377;了回去。
马奎把眼睛转了转,说道:“?#21069;。?#25105;的人不行,我承认,但这些人是谁招来的啊,招过来基本上没什么培训,拉?#20808;?#33021;卖东西吗?有几个好一点的,待不了多久不是跳槽走了,就?#28508;?#31454;争对手挖了过去,我们留不住好人,留下的都是饭?#21834;!?br/>余则成刚想反?#25285;?#31361;然感觉吴总了?#25104;?#19981;对,又憋了回去,眼巴巴的看?#24597;?#22862;和?#35282;派?#21457;牢骚,低头不语,这时,整个会议?#39029;两?#22312;无休止的抱?#36141;?#25199;皮中,像是进了菜市场。
吴敬中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声?#27973;?#36947;:“都他妈给我闭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吵,睁开你们的?#36153;?#30475;看人家B公司,才几年的时间,发展的那么快,现在几乎可以跟我们平起平坐了?到?#36164;?#24590;么回事?都好好想想,今天一定拿一个解决方案出来。“
余则成说道:“?#21069;。?#29616;在不是推责任的时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总结一下。“说着,他拿出一根”中华“,塞进嘴里点燃了,接着从嘴里吐出一缕青烟,”我先说吧,虽然我对市场不是很了解,但是根据我的分析,问题出在产品本身,人家B公司最近?#28783;?#25512;出新产品,我们在这方面落后了。“
“这不是根本的问题,据我的销售人员?#20174;常?#31454;争的压力来自竞争对手这只是一方面,很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分销商可能跟B公?#31455;?#32467;,低价倾销,这破坏了我们之前的价格体系,属于恶意竞争行为。”马奎愤愤不平的说道。
?#35282;派?#30475;看了马奎,露出不懈的眼神,说道:“我前两天跟B公司的业务经理左兰小姐接触过,他们还是?#25954;?#36319;我们合作的,共同维护好产品市场秩序,毕竟价格崩盘对大家?#27982;?#22909;处,”说?#24597;?#24930;的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一些小的分销商,我们可以不给他们供货,但这样一方面我们有损失,另外他们还是可以从其他渠道拿到货,串货的现象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我们还是商讨一套好的营销策略,看能不能通过一些?#20889;?#38144;活动来拉动一下。”
在一旁沉默了好久的财务总监晚秋说话了:“陆经理,打折促销的活动,我们以前搞过好多次了,从业绩上看是提升了,但从成本利润核算的角度一算,才知道其?#24471;?#36186;什么钱,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对了,五一?#24179;?#21608;马上到了,你还可以想一些其他的方式啊。”
“对啊,换一些成本?#31995;?#30340;方式,我们市场这边现在都是利润业绩双重?#24049;耍?#36825;样一来,活动多了,成本控制不住,员工的积极性会受挫。对了,前几次,活动没成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B公司率先采取行动,我们的优惠政策根本比不上他们,吃了大亏啊。”陆经理说完又陷入?#20102;肌?br/>?#21592;?#30340;马奎说道:“我赞成陆经理的说法,我们内部一定有内鬼,要不然怎么会让B公司知道呢?”说着满脸狞笑的望着余则成,说道:你说是不?#21069;。?#20313;经理。”
说道这里,余则成又补了几句,这样几个回合下来,大家似乎都说了,但想想好像?#32622;?#35299;决什?#27425;?#39064;,眼看时钟指向7点,或许是大?#39029;?#32047;了,或许是大家饿?#35828;?#32536;故,慢慢的?#33268;?#24050;经接近?#37319;?#21556;总环顾?#38393;埽?#35828;道:“?#30475;?#24320;会都是这样,吵到最后总是不了了之,让我说什么好呢?这样吧,我们分兵几路明天出去亲自跑到市场去调查一下情况,明天下午再开一个碰头会。大家都散了吧。回去好好想想自己的问题,不要遇到问题就推窗子,要学会照?#24213;?#22043;。”说着,分别给余、陆、晚、李几个人布置了任务,就各自回家了。


第二章 市场调研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那几个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看着大?#19968;?#22836;土脸的,吴总又?#34892;?#19981;忍,说道:“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再坚持一下,我们开个短会,之后我们去老地方吃饭按摩啊。”
不一会大家到齐后,会议开始,照例还是余经理主持会议,说道:“今天大家都谈一下自己调查的情况,我们开一个短会,要高效率啊。好啊,谁先说啊。“说着给陆经理使了个眼色。
“嗯哼,”?#35282;派角?#21683;了一声,说道:“好吧,我先说,我今天去几个供销商那里看了一下,确实问题不小。但主要的问题集中在穆连成和谢若林这两家,其他的?#27982;?#20160;?#27425;?#39064;。大家知道,他们都是有背景的,我过去也只是?#25512;?#30340;聊了一下,他们问题是价格控制不住,另外当初我们说好只能卖我们的产品,但是他们还是给我倒了一肚子苦水,想来也是有道理,最后,他们还想寻求我们的支持,进货价格要在降一些,我没答应。。。。。。”
“好了,别说了,这些我们都知道,他们不守规矩,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关系户怎么了,我会给上面联系一下,给他们一个警告,再不行,我就给他们断货。“吴总说道:”你们还有谁说,说点?#23548;?#30340;,不要就盯着这几个小兄弟嘛。“
“哦,那我来说说吧?#20445;?#39532;奎接过话来说道:“今天我去了几家店,?#37096;?#23519;了B公司?#28508;?#30340;情况,详细的询问了几个销售员,最后的结论是,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只要公司拿出一个好的营销政策还有警告一下周边的个体户,不要在那?#20223;遙?#38144;售的问题不大。我今天也在南区跟几个个体户说了,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货哪来的,但是?#28909;?#21334;我们的产品,就要守规矩,不然我们会收?#20843;?#20204;的。”
“恩,他们的反应怎样啊?”吴总没等马奎说完就问道。
?#20843;?#20204;都挺配合的,说都不?#25954;飩导郟?#24076;望我?#27973;?#38754;调解一下,还有几家?#20848;?#26159;假货,批号什么的?#27982;?#26377;,我已经勒令他们停止销售,如果不行,我们就告到工商局,不行就去法院。他们?#21363;?#24212;了。就是。。。”马奎一脸严肃的说道。
“就是什么?老是吞吞吐吐的。”吴总不?#22836;?#30340;说。
“有一家商户,老板是个女的,有点可疑,名字叫什?#21019;?#24179;,她的货不是假的,但我问过了分销商?#27982;?#26377;给她供过货,不知道她的货是哪来的?而且那个女的脾气不是很好,我差点跟她打起来呢!”马奎愤愤的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吴总。
“那是你无能,连个女的?#20960;?#19981;定,还有脸说呢。”吴敬中骂道:“你去调查一下那个女?#35828;?#24213;细,明天回来向我汇报。”
晚秋说道:“还有一个问题想提醒马经理注意,今天我也到几个店里查账了,发现一些问题,你的员工怎么做?#35828;模?#31616;直是糊涂账,自己单店的进销存台帐都能做错了,销售单据不完整,还有一些给客户的赠品数目对不上,这么解释啊?这些问题都是老生常谈了吧。”
“啊?有这样的事?那个店的?看我回去怎么收?#20843;?#20204;!”马奎一?#25215;?#24871;,点上一根“云烟”低头不语了。
“这个不能全怪马经理,我也有责任,最近这段时间招聘吃紧,培训就跟不上了,这样吧,哪天把那几个不会做?#35828;?#24215;长?#35874;?#20844;司,跟新员工一起再培训一下,顺便产?#20998;?#35782;什么的也培训一下。”余则成说着,在自己的小本?#26377;?#30528;。
最后经过几番折腾,?#33268;?#20986;来的结论如下:
1. 整顿渠道,陆经理牵头,控制分销商价格,假货与工商管理部门协调处理。
2. 加强市场管理,提升员工的综合能力,加强员工管理和培训,没有能力员工坚决辞退。
3. 五一前出台促销政策,利用?#24179;?#21608;冲销量。
4. 与总部工厂协商,抓紧研发一批适销对路的产品投放市场。
5. 以上没有涉及的部分,晚上聚餐时继续?#33268;郟?#19981;可以带家属。饭后##夜总会K歌。
最后聚餐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吴总摇摇?#20301;?#30340;站起来发言,只见他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今天大?#19968;?#26412;上把问题都说出来了,不错,但是知道是没有力量的,关键是做到,做好,啊,公司的发展就仰仗各位了,来,我们干了这杯酒,一起努力加?#20572; ?br/>“哦,干杯,请吴总放心,没问题。”大家举杯附和着。就这样,会议在酒气熏天的饭店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这一夜,马奎和?#35282;派蕉己?#37257;了,两个人还差点打起来,最后还是晚秋给劝开了,于是两个人骂骂咧咧的回家了。
余则成回家后发现屋里的灯还亮着,就知道翠平还没睡觉,这时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本来说好去丈母娘?#39029;?#39277;的,后来不知怎么就忘了,更糟糕的是,手机也没电了,所以没有联系到翠平。心里觉得?#34892;┣敢狻?#21018;推开屋门,就听见翠平在里屋大吵大闹,“你还知道回来啊?在外面抱着野女人睡觉吧。。。。。。”余则成低着头走到翠平床前,将食指放到嘴边,轻声说道:“小声点,?#25216;?#28857;了,让邻?#29369;?#35265;多不好啊,还有楼上的谢若林,总是?#19981;?#25171;听事,他知道了,还不相当于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啊。”
“你还知道害怕啊,怎么我说的事,你就那么不上心啊,今天我妈妈生日,你都不关心,太让我失望了,”说着说着,翠平就趴在枕边呜?#39318;趴?#20102;起来。“还有,今天你们公司那个马经理过来我的店铺查我的货,我看见他那流氓样儿就恶心,最后我们差点动了手,下次他再来,看我怎么收?#20843;?#21756;!“
“啊?真有这事啊,你呀你,让我说什么好啊,你不是不知道你的货哪里来的,干嘛惹他啊,别忘了我们的任务啊。“余则成小心的说。
“我不管什么任不任务的,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人,整天当面一套背地一套,以为谁不知啊,自己不知道贪了公司多少钱,我们串点货来卖,?#34935;?#20040;了?还用着他狗拿耗子!“翠平越说越来劲,最后余则成?#20808;?#29992;手捂住了翠平的嘴,这才消停下来。
“哎,对了,你表妹左兰?#28508;?#26377;什么情况吗?听说他们最近搞的不错啊,按这样算下去,年底的奖金一定少不了,呵呵,不知道能不能分我们一点啊“说着说着,翠平咯咯的笑了。




第三章 周密部署

一个星期过去了,天津分公司的生意好像有了些起色,大家的神经也就没那么紧张了,吴总脸上有时?#19981;?#20986;现?#35757;?#19968;见的笑容,余经理拿一份文件让吴总签字,吴总接过来看?#27982;?#30475;就签了字,并说到:“则成啊,今天毛总助给我电话了,说是蒋董对我们近期的整改很满意啊,还表扬了我们呢?啊,哈哈“
“哦?是吗?“余则成?#34892;?#21507;惊,”可是,我们还几乎什么?#27982;?#20570;呢?“
“恩?瞎说!怎么没做啊,我们不是开会、调研了吗?#30475;?#38144;计划陆经理?#28508;?#24456;快就出来了,到时我们重拳出击,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在老头子面前扬眉吐气!“吴总说道:”你?#28508;咦急?#30340;怎样了啊,那几个新人,抓紧培训,不行就在试用期赶紧辞掉,现在新劳动法厉害,免得给公司造成损失。“
“哦,我这边正在?#24613;福?#36824;要和马经理协商确定一个培训时间。您放心。“余则成说着,?#24613;?#20986;去,刚走到门口,刚好碰见?#35282;派降?#36300;撞撞的冲进办公室。
“吴总,这是我拟好的五一促销方案,您看看。“陆经理说着把一份文件交到吴敬中手?#23567;?br/>“哦,我看看,”说着吴总点上一根烟,边吸边看,“恩?好像跟以前的没什么区别啊,没什?#21019;?#26032;啊,“说着看看了陆经理。
“哦,是这样,还是有几处亮点,增加了一些产品组合优惠还有就是?#20197;顺?#22870;等等,“?#35282;派奖?#35828;边?#28982;?#30528;。”我们还有绝招呢,“说着趴在吴总的耳边?#27490;?#20102;一会儿,说完,两人都笑了,最后,吴总嘱咐陆经理注意保密。
眼看着五一就要临近了,整个公司的氛围似乎突然紧张起来,马奎忙的整天不见人,业绩不见明显提升,他整天愁眉苦脸,白头发似乎也增长了不少。余则成还是照例上下班,说实话,最近这一批销售员不是很理想,但是为了应对马上的促销活动,也就只好将就了,要是在以前,早就?#22351;?#20102;。?#35282;派?#21069;段时间忙营销策划方案累的不轻,前两天请病假修养了。晚秋最近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税务局有几个领?#27982;话?#24179;,所以最近过来查?#35828;?#20154;多了些。最郁闷的就算李涯了,本来好好的,结果马奎来了,他就只能做市场营销部副经理,心里正在盘算着怎样算计马奎,自己也好早一天转正。这次五一活动应该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如果这次销售还没有起色,?#20848;?#39532;奎就得下课了,想到这里,李涯不禁偷笑起来。
眼看要下班了,吴总?#24433;?#20844;室跑出来,说今天晚上还要开个战前动员会,好好部署一下。于是大家整理好自己手头的东西,急匆匆的赶到会议室。
吴总发话了:“今天大家找来,主要是商量一下五一促销活动的事情,一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再者我?#21069;才?#19968;下各自的分工。“说着,指了指?#35282;派劍?#38470;经理先把策划方案跟大家说说吧。“
“哦,好的,“?#35282;派?#25343;着事先?#24613;?#22909;的打印稿,不慌不忙的念起来:”为了迎接五一国际劳动节,提升公司业绩,展现天津团队风采,特?#21496;?#21150;“庆五一,送大礼”活动,。。。。。。
“好了,陆经理,这个策划方案是不是你写的啊?干嘛还要照着念啊,再说也没必要那么详细,把主要的内容说一下就行!”吴敬中不?#22836;?#30340;说到。很显然,吴总的担心并不在于浪费时间本身,而是担心去年国庆节促销时发生的泄密事件会重演,不是没有时间去调查泄密的原因,只是吴总很清楚,现在的天津分公司已经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如果查下去,公司势必?#31169;?#21160;?#29301;?#31454;争对手就会渔翁得利,所以,他想了一个聪明的办法,那就是不把全部内容在这样的会议上通知,因为不安全。
“哦,好的,那我就简单说一下吧,其实和以前的差不多,增加了部分,我已经用着重号标出来了,我给大家说一下就好,主要增加的部分“换购以及抽?#34180;繃讲?#20998;内容,这是对于老客户的优惠,对新客户这边,我们还是?#20197;顺?#22870;免费体验为主,几个诱?#35828;?#20135;品组合?#24425;潜?#36739;划算的。”陆经理只管自己兴奋的说,却没注意在?#21592;?#30340;马奎已经?#34892;?#22352;不住了。
“还是老生常谈啊,没什么新?#37322;?#24847;儿,”马奎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说道:“我的意见是不要搞那些劳民伤财的促销了,老客户认的是实惠,所以我们得给他们让利,新客户关键?#21069;?#20840;,你要让别人相信你,价钱不是主要的问题,关键是说服他?#21069;?#20250;员卡和参?#29992;?#36153;体验活动。”
“恩,我赞成马经理的意见,我也看了一下,?#34892;?#25514;施是没必要的,买赠和打折是常用的促销手法,对顾客的吸引不是很强,抽奖就更不用说了,连小孩子都知道是骗?#35828;睦病?#20877;说,打折,赠品,促销队这些,花?#35757;?#25104;本很高,总?#27599;悸浅?#26412;核算吧。”晚秋凝重的说:“还有,?#30475;未?#38144;活动,对于赠品的使用存在很大问题,贪污和浪费现象很?#29616;亍!?br/>“竞争对手?#28508;?#26377;没有什么动静啊,陆经理?”吴总望?#24597;角派?#35828;到。
“从目前的收集的信息来看,好像没有什么情况啊,”陆经理皱了皱眉头,很无辜的说着。
“什么叫没什么情况啊,?#30475;?#37117;说没什么情况,都最后被人家打的一塌糊涂。你再想办法打探一下,有结果,尽快告诉我。”吴总生气的说着:?#25353;?#38144;方案大家没什么意见的话,就这么定吧,关键是执行,我感觉方案都是好方案,关键是到了?#23548;?#23601;走样。还有就是。。。“说到这里,吴总好像?#34892;┯淘ィ?#21534;吞吐吐的,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哦,还有哦,“马奎似乎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的促销政策可要保密啊,仅限于我们几个,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不知怎么回事,说到这个问题时,大家的神经就比较紧张,整个会议室立即安静下来了,吴总看着大家也没什么思路了,就结束了会议,让大?#19968;?#21435;?#24613;?#20102;。
马奎开车到市场检查促销布置情况了,?#35282;派?#21644;余则成没什么事,就一起出去在附近找了一家?#26500;?#21507;晚餐。
“你觉得马奎这小子怎样啊?“?#35282;派?#35797;探性的?#35270;?#21017;成。
“我觉得没什么啊,挺好的啊?怎么了?“余不解的看?#24597;健?br/>“好个屁!“?#35282;派?#19968;脸鄙视的说:”马奎那小子,鬼精的很,?#30475;未?#38144;都可以搞一笔,嘴上说的挺好,心里却是阴暗的很哪。“说完陆经理张开大嘴,将一大杯啤?#39057;?#36827;肚里去,就好像要把马奎一起喝下去一样。
“恩?是吗?没看出来啊?#30475;?#38144;他怎么搞一笔啊?不都是财务预算好的吗?“余则成一边小心的说着,一边?#27599;?#23376;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唉,要不说你来公司时间不长,不了解情况呢,他?#30475;?#37117;借着公关?#35757;?#21517;义,赚公司的钱,这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说?#24597;角派?#33258;己点了一根烟,又顺?#39057;?#20102;一根给余则成。
“啊,这个没凭没据的,不能乱讲的啊,”余则成慌忙用眼神扫了扫?#39057;晁闹埽?#29983;怕看到公司的人在场。其实余则成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因为这个?#39057;?#23601;在公司楼下,也经常会有公司的人出没。
“呵呵,看见害怕成什么样子了,就是马奎在场我也照样敢说。我上次去晚秋?#28508;?#38144;,看见马奎的报销单放在桌子上,我就顺便翻了翻,你猜怎么着,好多发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再者,我经常出去跟大商超的人打交道,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就是吃这套,马奎那两下子也摆不平!“?#35282;派?#20284;乎酒劲上来了,搭着余则成的肩膀,什么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事的胡侃起来。最后陆经理竟然醉的走不了路,还是余则成打车把他送回家了。
第四章 回天无力

五一促销战在不知不觉中拉开了序幕,这一次跟往常不同,A集团天津分公司几乎倾巢出动,就连后勤的几个?#19968;?#20063;跟着吴敬中的屁股后面跑市场去了。吴总就像中央领导视察工作一样,到一处就给那里的销售人员加油鼓劲,并亲自送上矿泉水,可乐等饮料慰劳大家。说实话,吴敬中也不想这样兴师动众的,只是这一次战役对他对天津分公司太重要了,这不由得他不使出浑身解数,做最后的一搏,他知道这?#20301;?#35768;就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天津分公司下辖20多个门店,他们一行人分工负责,一天下来,基本上全部看完了。李涯一组跑了几家店后发现?#34892;?#19981;对劲,竞争对手B公司似乎并没有技高一筹,他们的促销策略显然不怎么高明,就一项,打折促销来讲,他们并没什?#20174;?#21183;,就一条横幅,上面几个鲜红的大字:“买200送100?#20445;?#21487;是,李涯站了一会却发现,B公司的销售状况要好很多,这到?#36164;?#24590;么回事呢?
?#35282;派?#19968;组由于门店位置比较偏远,所以一早就出发了。中午?#39539;?#26102;,刚巧遇到B公司业务经理左兰,于是两人又接着聊起来,?#35282;派?#35828;道:“左经理,你们公司的五一宣传力度不是很大哦,就一个横幅就搞定了吗?要知道五一?#24179;?#21608;,在历年都是业绩翻番的大好时机哦。”
“?#21069;。?#36825;次我们?#24613;?#30340;不是很充分,看看你们确实花了些心思,搞了那么多花样儿,又是打折,又是换购,又是免费体验的,让人看的眼花?#26376;遙?#30495;是佩服啊。”左兰用手理了理头发,面带微笑的看?#24597;角派健?br/>“恩,是的,我们这次是全力以赴啊,再不抓紧,恐怕连市场一杯羹都分不到喽,”陆说完拿起?#31456;?#30340;一支?#39135;?#22810;,递给左兰说到:“这是我们慰劳员工的,?#28909;?#35265;面就是缘分,不要?#25512;病!?#24038;兰再三推辞坚决不要,?#35282;派?#20063;没再勉强,借?#39318;?#24320;了。
余则成负责巡视的几个点相对较近,所以一上午的时间就走遍了,看看也没什么事,下午就顺便去了翠平的店里瞅了两眼。回来时遇到?#39539;?#30340;马奎,两个人也就在?#21592;?#25214;了一家茶楼,边喝茶边聊起来。
“余经理,你看的那几个店情况怎样啊?“马奎问道。
“好像还可以啊,怎么?“余则成不解的看?#24597;?#32463;理。
“哦,没什么,我感觉?#34892;?#19981;对劲,“说着,马奎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他们的销售人员好像不比我们强多少啊,为什么感觉他们的销售要好一些呢?“
“是吗?#35838;?#20063;不清楚啊,看来B公司的老板还真的是有一套啊,呵呵 ”余则成笑着说到。
“不是?#20445;?#26446;涯狡猾的把眼珠一转,说道:“没那么简单。我?#20848;?#25105;们公司里面有内鬼,看着吧,很快答案就会付出水面了。”他们二人这顿饭吃了一半,就都吃不下去了,李涯使了个眼色,两人匆匆离开了茶楼。
五一?#24179;?#21608;很快接近?#37319;?#19981;需问,从吴敬中的?#25104;?#19978;就可以知道这次促销活动的结果了。下午,蒋董打电话与吴总沟通了一个小时,电话会议结束之后,吴静中立即召开了销售会议。会议气氛相当严肃,好像时间在这一刻停滞了。
“这次开会的目的就是总结一下这次促销活动的得失,”吴总的声音异常低沉,在现场气氛的?#32784;?#19979;,闲的格外恐怖。
“来吧,大家都说说吧,没什么的。”吴总这句话就好像一贴强力胶,粘住了在场经理们的嘴。
“我来说说吧,”一个熟悉声音率先打破这死一样的寂静,
“其实,我觉得这次促销失败的主要问题还是在于执行上,”性格直率的晚秋率先说到,“我们销售人员素质太差了,看到客户过来就像死鱼一样,动也不动,眼睁睁着看着被竞争对手拉走,成交,再看看人家B公司,那销售人员个个像是打了兴奋剂,生龙活虎的,”
“呃?#20445;?#20313;则成把椅子向前拖动了一下,伸长脖子望了一眼角落里面的晚秋,说道:“其实,这也仅仅是一个方面,我们跟B公司直接在一个商场里竞争的店子也不是很多,?#34892;?#32456;?#35828;?#21482;有我们一家卖家,那销售也不太好,问题的关键不能全部怪罪到销售人员身上,销售的管理工作更加重要,我这次下到各店看到的就是我们的管理还?#28508;冉现?#21518;,销售人员的能力不行,为什么不早一点?#22351;?#21834;?”
“哎呀,管理的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的清楚的,”马奎实在忍不住了,“那好啊,我们说说管理的问题,为什么一到大的节假日,我们的柜台就断货,发货总是不到位,这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吧“
“我觉得断货是有原因的,“一直比较老实低调的物流仓库主管老高发话了,” 大家知道的,我们终端柜台的面积是有限的,柜子的容积是有限的,货放多了,放不下,少了不够卖,所以就需要我们市场经理根据?#23548;是?#20917;进行调货,记得以前,是市场部自己从我这里拿货,直接发下去,后来,你?#28508;?#24616;说工作效?#23454;停?#25105;们改成了物流加仓库配送相结合的送货体系,将市场经理解脱出来,专心做市场,但是,这样一来,仓库直接面对终?#35828;?#38754;,我们是不了解情况的,各店长要货我们就发了,发到最后还是?#31995;?#20102;,问题在于各市场经理要协调控货。”
“我们哪里管得过来啊,“马奎一脸抱怨的说,”我们就两个人,浑身是铁能捻几?#21734;?#21834;,再说……“
“别说了!“马奎刚想说,被吴总一顿喝斥给堵了回去,”说什么说!还有脸说,到现在还说这些,是这些原因吗?#35838;?#30475;啊,就是你们能力的问题,一群废物,饭桶!“吴敬中气得浑身发抖,”这样下去,天津公司迟早毁在你们这些混账手里!“


第五章 曲终人散
天津分公司在这次五一?#24179;?#21608;促销中彻底败下阵来,一线销售人员士气大挫,加之竞争对手B公司趁?#24179;?#34892;大客户公关,拿下了天津周边的市县终端卖场(还?#38647;?#20102;几个本属于天津分公司的续签店),这不啻于给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天津分公司一记重拳,公司中层个个垂头丧气,像霜打的茄子,没了脾气。而吴敬中的日子更不好过,几天不见,人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头发几乎全?#21450;?#20102;,且零零散散的像一堆枯草一样盖在那?#25307;?#30340;脑?#24039;希?#20154;们几乎很难从?#24039;?#38519;下去的眼窝以及高高的颧骨中看出从前那个趾高气昂的“吴霸天“了,就连门口的保安都差点认不出他,差点没让他进写字楼呢。
这两天整个公司沉浸一片死寂当中,个个犹如行尸走肉,看似忙忙碌?#31561;从?#19981;知在忙些什么,好像是在等待宣判的犯人。中午的时候,余则成照例和李涯一起去楼下的茶楼吃午饭,这是他们发泄牢骚的“二老?#25253;D―老时间和老地方。
“市场?#28508;?#26368;近情况怎样啊?”余则成试探性的问到。
“还不就是那样啊,马奎这?#19968;?#25972;天不见人,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我看啊没说不定他是在给自己找后路了呢,”李涯边说,边用他那并不是很大的眼睛警觉的扫视了一下茶楼?#38393;堋!?#35828;实在的,我们也该提早打算了,要不然哪天公?#23601;?#28982;倒了,我们就被动了,是不?#21069;。?#23545;了,余兄有没有什?#21019;?#31639;呢?”
“哎呀,也没想那么多,像我们这年纪了,不想换工作了,能挺就挺过去吧。”余则成边说边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下?#20572;?#36825;习惯性的动作通常在说谎话的时候才会见到,然而这下意识的小动作却没有引起李涯的注意。
?#35282;派?#26368;近好像没什么事干,整天呆在办公室里,一壶茶一张报,看着表下班,也没有那么多话了。晚秋最近好像新认识了一个男的,是公子哥,家里是做国际航运贸易的,特别有钱,出手也大方,一见面就送了一只名表,价值十几万呢,但是那个公子哥显然只是?#24052;?#26202;秋的美色,不是怎么搞的,晚秋却对他颇有好感,就连上班也没有什么心思了,整天对着电脑聊QQ,嘴里不时的哼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小曲,显得十分悠然自得。
穆连成最近可是忙坏了,到处跟大一点的厂商联?#21040;?#36135;,很明显,A集团的货已经不具备竞争优势了,前两天穆连成?#37027;?#32852;系B公司的业务经理左蓝小姐,两人?#27490;?#20102;一下午,好像也达成了某些?#24425;叮?#26368;好两人心满意足的各自离去。
翠平这两天身体不好,由于余则成没有时间陪她,心情也变得很糟糕,晚上余则成没有回来吃晚饭,十点多才回来,翠平一度的委屈,最终演化成为一场家庭纷争。
“说吧,这两天你到哪去了,是不是跟那个小妖精约会去了?”翠平坐在?#37319;?#30772;口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咱们没完!”
按?#23637;?#20363;,当翠平发飙的时候,余则成是趴在书桌上,对着电脑默不作声的,今天他?#20174;行?#21453;常,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像是动物园里下午四五点钟的狼。余则成心里清楚翠平说的小妖精是左蓝,但还是理直气壮的反驳道:?#20843;?#21834;?瞎说什么呢!我这两天工作的事很忙。”
“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还真把我当成三岁的小孩子啦!”翠平激动地从?#37319;?#36339;下来,指着余则成的鼻子骂道:“天津公司都快垮台了,你还忙什么?整天做些见不得?#35828;?#20107;,你这没良心的,早晚会有报应的…….”这样一来一去几个回合之后,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翠平也吵累了,索性把头蒙起来睡觉了。余则成对着电脑傻傻的看了一会,时针指向十二点钟的时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被褥,像一只战败的公鸡,躲到客厅的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度过了一夜。这一夜对于余则成而言显得格外漫长。
第二天一早,天津分公司召开紧急会议,与以往不同的是,总部的人力资源总监?#29616;?#20063;从深圳赶来参加会议,这让在场的人员感到?#34892;?#24847;外。说意外其实也不是很意外,因为这样的日子大家也过够了,仿佛今天注定就是宣判的一天,大家都早?#34892;?#29702;?#24613;福?#21482;是没想到会来的这样快。
会议照例由吴静中主持,开场几句寒暄之后,就引出?#29616;#?#35828;是总部有几个人事任免通知要宣布一下。?#29616;?推?#20102;几句,有歌功颂德般的历数了天津分公司的辉煌历?#20998;?#21518;,开始转入正题。
“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是事情要跟大家宣布,那就是关于天津分公司改组的问题。”说道这里,?#29616;?#21917;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而这看似简单的举动,却把大家的心弦拉到了极点,现场的气?#25214;?#32039;张的让人窒息。“这个方案呢,是经过总部的几个领导反复商量后作的慎重决定,所以大家,啊…….”说到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扼住了?#29616;?#30340;喉咙,?#29616;?#19979;意识的扭了扭脖子,然后拿出早已?#24613;?#22909;的通知书,照本宣科的念了起来:“为了A集团公司能够实现稳定快速的发展,摆脱眼前困境,特对天津分公司做出如下改组方案:
第一, 分公司总经理吴静中,因身体原因向总部提出辞职一事,最终考虑各方面的情况之后,还是有条件的同意了,啊,吴总还是先到总部报道,具体的就不在这里讲了。
第二, 分公司财务总监晚秋,调回深圳总部,任总部财务经理。”晚秋好像不太满意,但是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第三, ?#35282;派劍?#39532;奎,老高调回总部,具体再议,李涯和余则成,原则上你们可以自由选择咯,可以回公司上班,也可以另谋高就啊,呵呵”说着,?#29616;?#37027;张皮笑肉不笑的脸轻轻的抖动着,嘴里发出?#28895;?#30340;声音。
“什么意思啊,自由选择是谁选择谁啊?”李涯忍不住站起来说道。
“李经理啊,呵呵,不要激动,可能是你误解了,其实都一样,都一样哦,呵呵。?#23849;现?#31449;起身来,拍着李涯的肩膀。
会议开到这里似乎也接近?#37319;行?#35805;大家自然是心照不宣,中午大家在老地方聚?#20572;?#21556;敬中似乎情绪特别激动,中间敬酒的时候,竟然哭起来了,李涯和马奎?#24049;?#22810;了,还差点打起来。?#29616;?#25630;的很没趣,竟然没有人给他敬酒,最后只得郁闷的离开了。本来说好下午去卡拉OK的,最后因为大家?#27982;?#26377;什么心情还是不了了之了。
秋天的风,无情的扫着这座城市的每一片落叶,就像是要将一切垃圾?#21363;底?#20284;的。乌蒙蒙的天空中看不到一丝云彩,像是死鱼的肚皮一样惨白。街上的行人依然形色匆匆,重复的忙碌只是换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疲惫。
一年后的天津,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在一个小餐馆里,翠平和余则成面面相觑,许久没有言语,两个人似乎变成了商场里摆放的木偶。
“最近还好吗?”翠平低声的问道。虽然刚刚离婚一年多,但是问候自然?#28508;?#19981;可少的。
“呃,还可以,你呢?”余则?#21830;?#22836;看了?#21019;?#24179;。
“我还是老样子啦,你?#24613;?#21644;晚秋什么时候结婚啊?”翠平这话显然带?#34892;?#35768;醋意。
“这个嘛,”余则成?#34892;?#19981;好意思,“明年吧,或许,…….再看吧。”
“到时记得通知我哦,我一定送一个大红包。”翠平向来很直接。
“好的,一――一定………”余则成诺诺微微的答应着。
“你现在B集团还好吧,和左经理是双宿双飞啊,天津分公司被你整垮了,你如愿了?”翠平冷冷的说。
“不?#21069;。?#25105;本来也是希望天津分公司好的,只是希望,变成失望,一次次的失望就变成了绝望,最后我只能弃?#20302;?#26126;了。”
“分明是借口,你这是叛徒行径,知道吗?”说着说着,翠平?#34892;?#28608;动,声音也大了起来。余则?#19978;?#28982;?#34892;?#32039;张,“嘘,小点声啊,让人听见了不好啊。”翠平也就不说话了,低着头专心的吃起饭来。
这顿饭?#20013;?#20102;一个小时,但是好像菜不合口味一样,几乎没怎么动,就像一场戏,刚刚开始又结束了,正像余则成和翠平的婚姻一样的?#28120;蕁?br/>饭后,余则成送走了翠平,之后就到公司请了假回家了。回家的路上遇到李涯,两人攀谈起来,
“吴总的葬礼你参加了吗?“李涯说道。
“啊?老吴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啊?“余则成一脸惊讶,这对他来讲不啻是晴天霹雳。
“上周五晚上,听说是死于心肌梗塞。我看了最后一眼,他躺在病?#37319;希?#26679;子很是可怜,到最后一刻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李涯边说边摇头叹息。
“这样啊,呃,?#21069;。?#30495;是的,前段时间不是还好好的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讲师文苑

关键字: 商战 潜伏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
彩票销售点 平码平肖 七星彩16003期现场开奖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天津时时彩官方视频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 江苏快三跨度表 易发真人龙虎斗 中彩票佛法 赌具麻将软膜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技巧 黑龙江11选5定胆技巧 北京pk10冠军杀码 七乐彩玩法介绍 彩客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