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奥国学派如何拯救失恋? (1)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31  浏览:162
  2002年,我在湛江一所中学就读高中。那时,我喜欢上另外一所中学的一个女孩。我从间接追求,到明确的感情表白,但是我被她拒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就是在2003年6月25日委婉拒绝了我。尽管她意思很明确,可是我并没有死心,而是继续追求她。
  那时我怀着非她不娶的决心,屡败屡战。由于我的固执,最终我失去她这位朋友。2004年初,我在感情上伤痕累累,?#27426;?#25105;还是抱着一种幻想。那时,我觉得要是没有她,就无法活下去。因此,我总是给自己制造一些虚无缥缈的希望。明明知道这份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就是喜欢去幻想。这种痛苦就这样维持下去,直到2005年才没有那么痛苦,所有痛苦都消失,差?#27426;?#26159;2007年了。
  2007年底,我和前女朋友分手了。那种拖泥带水的分手方式,尽管缓冲当时的痛苦,给人有一种死而复生的希望。就这样,我痛苦将近乎一年了。2009年6月,我追求一位在高州的女孩。可以说,她是我多年以来,遇到一个很满意的女孩。两个月后,我意识到是不可能追到她。当时,我极度痛苦。我要面临选择的就是,长痛还是短痛?面临失恋的痛苦,选择凯恩斯主义还是奥国学派?
  这两年以来,我都是把经济学当作一种痛苦救药。我了解到罗斯巴德有个观点,他认为,“当年胡佛的决策导致了当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延长了十年,按照他的推算,如果是市场自我修正的话,最多三年。”他的结论就是,“凯恩斯主义是没?#34892;?#26524;,反而延长了衰退,本来也许两三年就可以恢复的一个衰退,变成了?#20013;?#20102;十几年的一个大萧条。”罗斯巴德的观点触动了我,同时也引起我思考一个问题。要是当年我在感情?#21916;?#21462;奥国学派理论,不要通过幻想方式缓冲痛苦,或许我的痛苦就不会长达三年之久。尽管在感情上的绝望,给一个人打击是非常大,但是这种痛苦可能维持时间不会太长。
  面对高州那个女孩的拒绝,我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份感情是否还有希望?如果没有希望或者希望比较小,我就应该选择放弃。经过理性思考之后,我决定选择放弃。当时,我非常伤心,朋友见到我很痛苦,就?#21442;课搖?#25105;和朋友开玩笑,别看我现在这么痛苦,过两天就没事了。当然,我很快就没事了。同时,我还写了失恋经济学的文章,以经济学角度看爱情。我在想,人生苦短,何必沉迷在痛苦之中。当年,为了一个女孩痛苦了三年了,多么不值得。
  就在这个时候,我却陷入一份感情之中。我在追求高州那个女孩时,和信宜一位女孩开玩笑说,快点追我,如果我追到高州那个女孩,她就没有机会。就这样,我经常和她开结婚之类的玩笑。2009年9月,信宜那个女孩叫我做她男朋友。当时,我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就回避了。一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对她有感情了,希望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却没有接受我,她说当时给我机会,自己不珍惜,别怪她。我就问她,以后是否有希望和她在一起。她说不知道。我就说,如果是没什么可能,就直接对我说,我能接受起打击的。可是她?#27492;擔?#20197;后可能不在一起,也可能在一起,到时看情况再说。
  这段时间,我?#21442;?#36825;份感情而烦恼。我总觉得自己陷入凯恩斯主义之中,只是把这份痛苦拖延了。信宜这个女孩,她说等到2010年4月或者6月再给我答复。如果她心中一直都是想拒绝我,那么她这种做法并没有真正消除我的痛苦。她只是把我这种痛苦从今年转移到明年,同时给我带来长时间的挥之不去?#37027;?#24494;痛苦。
  如果在失恋问题?#21916;?#21462;凯恩斯主义,并且没有真正消除失恋的痛苦,反而延长痛苦时间。对追求者拒绝问题上模糊,可以避免对方一时的痛苦,但是却增加对方痛苦时间。没有给对方正确信号,往往会让对方做了本来不应该做出决策。一旦模糊,对方就以为还有希望,就可能选择继续?#21364;?#21516;时错过获取新猎物的机会。比如,上个世纪20年代美联储实行?#20013;?#30340;扩展性货币政策,利?#35782;?#24471;非常低,信贷规模膨胀。因为利率过低,企?#23548;?#23601;做了一些原本不该投资的项目。因此,拯救一个人的失恋,不是把这种失恋转化成为隐形的,而是如实告诉对方,让对?#25509;?#20010;正确的决策。
  如何谈恋爱,这和对待失恋,应该是不同的。恋爱时,就应该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而不是玩弄对方感情。但是如果这份感情没有希望走下去了,就应该以一种良好心态去对待。很多时候,我还是觉得需要一种理性对待感情。对于失恋,我还是需要一种自由主义思想。如果失去爱情,就让它随风而去。
  很多人?#21363;?#35823;以为,当年凯恩斯救了那场大危机。事实证明,凯恩斯主义并没有让美国摆脱大萧条。直到大萧条发生了10年之后,美国的失?#24503;?#20173;?#24576;?#26399;维持在10%以上的高位。真正使大萧条结束的,是迟至1941年珍珠港事件促使美国参与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而这时离1929年大萧条的爆发已长达12年了。因此,我觉得在失恋问题上,同样不需要凯恩斯。
  一个人染上毒瘾,要解决毒瘾就必须切断毒品,但是如果没有毒品,他就显得非常痛苦。可是继续给他注入毒品,只是缓解他的痛苦,但是很快,痛苦就会重来。因此,能?#25381;行?#30340;做法就是切断毒源,虽然这样做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却可以让他早日解决毒瘾。同理,对失恋问题也是如此,如果害怕对方接受不了打击,不把真实情况告诉对方,但是这种做法只是拖延时间,累积起来的灾难可能会更大。
  如何拯救失恋,我觉得还是回归到奥国学派。我并没有认为奥派就可以消除失恋的痛苦,但是却是一?#32456;?#30830;对待失恋的方法。因此,我主张回归到一种自然状态,这点?#34892;?#31867;似道家文化。在这里,我的看法就是,失恋再痛苦,也不要忘记自由主义。
  2009年11月21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失恋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
为什么弈城围棋打不开 天津快乐十分1028开奖 11选5组选技巧 3张牌炸金花机巧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平码慢慢去 4月2日双色球开奖号码 福建11选5走势图任选走势 快乐时时彩走势图 北京赛车走势图皇家 极速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总进球数稳赚不赔 浙江20选5预测 一点红。四肖中特 内蒙古十一选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