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沉重的“国家利益”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31  浏览:71
  近年来,每届全运会上都会传出不少“不和谐”声音,不久前刚刚闭幕的第十一届山东全运会也是如此。这是体育与政治、经济等各种利益紧密结合以后的必然,而在?#35856;?#32463;济的社会条件下,本质上与计划经济体制一脉相承的“举国体制”又成为了体育异化的强大催化剂。遗憾的是,我们至今仍将其视为独门法宝。
  山东全运会刚开始,一位著名的跳水教练及?#38376;?#23601;报料说,这次全运会的跳水金牌全都是“内定”的,曾一度引发轩然大波。按?#25214;?#24448;的经验,不用说也知道,这事情背后一定隐藏着?#35009;?#19968;般人不了解的利益纠葛。我?#34892;?#36259;的倒不是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而是舆论对此事的态?#21462;?#25105;注意到,一时间,全国的媒体——特别是评论人士——对此事气愤得不得了,大声发出了许多要求彻查的呼吁。在这个充满道德义愤和仁人志士的时代,这种情绪当然是十分自然的。
  其实,“内定”与“?#20204;?rdquo;一类的事情,在逻辑上属于同一性质的事情,后者对中国读者来说也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不过我想问一个问题:假如在奥运会上中国某支运动队(比方说乒乓球队)被曝光在比赛中采用了“?#20204;?rdquo;的策略,我们会表现出?#35009;?#26679;的第一反应和情绪?
  ?#20063;?#24819;,在经历了起码的法治精神和契约观念的启蒙以后,大多数中国人不再会觉得在国?#26102;?#36187;中“?#20204;?rdquo;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更不会将它看成一件无尚光荣的事情。但我同时也可以肯定,大多数中国人也不会对此表现出对全运会金牌“内定”同等的义愤。最合常理的一种情况是:他们会认为,“?#20204;?rdquo;在总体大方向上不足取,但具体情况还需要具体分析。换言之,他们会全然超越激动的情绪层面,以一种心平气和的姿态讨论这件事情,仿佛这是一个学术问题似的。
  由此可以作一总结,对国人来说,同样性质的不正?#26412;?#20105;行为,在国内(同胞之间)比赛中,属于大是大非的道德问题;放到了国际(与外人)比赛中,就降格成了完美与否的技术问题。当然,支撑这种双重标准的逻辑其实也非常简单:国家利益至上——在国?#26102;?#36187;中“?#20204;?rdquo;是为了确保中国运动员取得最好成绩,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全局)利益;在全运会上“内定”金牌则?#30475;?#26159;一种赤裸裸的地方(局部)利益作祟。这种逻辑是一目了然的,也是我们习以为常的。
  但是,我却认为,即使国家利益至上这个大原则?#24039;?#22307;不容挑战的(遑论?#34892;?#20154;不一定认同它),上述逻辑要真的在?#36136;?#29983;活中发挥作用,也必须建立在一个基本前提之上:即所谓“国家利益”是可以清晰界定并且没有分歧的。那么,事?#20498;?#30495;是这样的吗?
  利益,只有相对于某一主体而?#22278;?#26377;真实意义。个人的利益很容易界定:也就是某个个人自己认?#36816;?#33258;己好的那些东西。问题在于:“国家”与“个人”是同一性质的主体吗?显然不是。国家是某一地域范围内许许多多个人组成的,他们之间无时无刻不存在着或尖锐或缓和的利益冲突和对立。当然,我?#24378;?#20197;简单地把“国家利益”定义为对国家中的所有(或绝大多数)公民都有利的事物,但这其实只是一个语言学上的同义反复,一点也不解决真正的实际问题。我敢十分有把握地说,在一个?#24066;?#30021;所欲言的国家里,任何一个人公开描述一项他(她)心目中的“国家利益”后,一定会有人立刻表示不同意或反对,因为他(她)有一套与之完全不同的“国家利益”蓝图。
  比方说,在国?#26102;?#36187;上要求运动员甲?#20204;?#32473;运动员乙,原因是乙在下一轮对阵某位外国选手时胜算更大,看来似乎非常符合国家利益。但甲、甲的教练和其他反对者也许会指出:真正的国家利益并不是一届比赛中一两块奖牌的得失,而是这项竞技运动在全国的整体水平,?#20204;?#36829;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必将损害这项运动的长远发展。因此,这种所谓的“国家利益”只不过是一种短视行为。事实上,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也是我们中国人经常被教导的一对矛盾。
  于是,在许多情况下,神圣而沉重的“国家利益”就这么在人们不知不觉中风化成了一付面具,真正在前台唱戏的主角变成了那个握有国家利益解释权的人(或团体)。
  在已知的人类经验中,解决这个亘古难题的办法似乎只有一个:把“国家利益”悬置在一边,重要的是确定“国家规则”,在这个规则之下,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和自由地追求他的利益,当然也包括他心目中的“国家利益”。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国家 利益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
精忠报民 快乐赛车大战 福彩中奖介绍 四川金7乐奖金 福彩3d走势图表图 神童码报彩图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测算 十一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博彩基本理论题 体育彩票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111159单双四肖中特 青海淘宝快3 篮彩胜分差技巧分析 体彩e球彩今天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