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节制资本,但不要消灭资本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5  浏览:87
  这次世界金融危机给我们的一个教训,是它让我们懂得应该节制资本。这一段时间,连奉行自由资本主义的美国政治家对不加节制的资本家动了怒。对此,我们这边的反应是五?#23545;?#21576;,其中不乏?#27492;?#33258;由市场经济的意见。但真理向前多迈一步,就会变成谬误。若以为节制资本不够,还需要消灭资本,就十分荒唐了。
  过去的宣传文本?#19981;?#35762;一句借来的话,说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是一种浪漫主义的说法。今天的中国?#24179;?#25913;革开放,大力发展私人资本,提高了中国人的福利水平,便证明资本这个东西不是一无是处。
  部分劳动者以及他们在知识界的代表敌视资本,大抵是因为资本的所有者对劳动者有支配力。对这种支配力存在的必然性人们不愿意深入思考,?#32654;?#28459;幻觉替代理性分析,便有了消灭资本的热情。
  资本是一种“易碎品”,这决定了资本对劳动的支配。货币不是资本,只有货?#26131;?#21270;成厂房、生产设备和必要的原料与产品库存,才算是资本。资本若不和劳动结合起来,就不能下金蛋。这种结合有十分特殊的性?#30465;?br/>   经济活动有风险。在企业遇险破产时,劳动者可能全身而退,但实体资本可能折损甚至报废。劳动者失业后经过培训可以换个企?#25269;?#26032;就业,而实体资本的专有属性决定了它不能随意凤凰涅盘,往往不能逃脱变为废铜烂铁的命运。所以,在资本与劳动的合作中,资本面临的风险要?#23545;?#22823;于资本面临的风险。如果在企业里有劳动支配本不属于自己的资本,不仅会?#26500;?#36164;蚕食利润,还不大会关心资本命运,使资本生存的风险增加。所以,把企业的支配权交给资本方面,使脆弱的资本得到呵护、增殖,经济便能运转起来。
  现在我们该懂得,在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中,如果由劳动来支配资本,资本必然十分稀缺,以至劳动没有办法找到资本,社会经济活动就会停滞。因为政治浪漫主义的存在,一些社会为此做了一些“实验”,很不幸地证明了这个结论。热衷和资本宣战的社会,资本家没有了,劳动者的日子也好过不了,而那些给资本留下活动空间的社会,却容易保?#21482;?#21147;,劳动者自己的生活也能改善。进一步说,如果我们讲社会的可?#20013;?#21457;展,那么,可?#20013;?#21457;展的最重要的规律就是资本对劳动的支配权。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如律师事务所和私人医院,才可能发生劳动对资本的支配。
  在实际经济活动中,资本对劳动的支配权可能被滥用。资本为了稳固自己的控制力,还可能超出经济活动?#27573;?#23547;找对政治的干涉。若政治机器失去中立的性质,政治家和资本穿了一条裤子,资本变不免变得可憎起来。另外,劳动方面要维护自己的公正权利很不容易。工人联合要付出很大的组织成本,与资本家角力不免吃亏。历史表明,作为一个社会集团,资本家们不可能主动地?#38469;?#33258;己的权利,他们总是想尽最大可能把经?#32654;?#30410;攥在自己手里。
  尽管资本有诸多不招认?#19981;?#20043;处,但要说它自从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不免有点夸张。其实,一部分人劳动,着力提高社会的人力资本水平;另一部分人组织企业生产,关照物质资本的在增殖,也是一种分工。在我看来这种分工对于提高经济效率的价值超过了任何其他分工。如果没有这种分工,每一个人?#21152;?#26377;简单工具,大家都过穷日子,社会关系便有了依附性,那是一种当代人难以理解可怕局面。这?#32622;?#26377;公平竞争的社会,还是被资本社会替代掉好。应该是传?#25104;?#20250;从头到脚都很恐怖,而资本可能只是脚丫子很肮脏而已,它的主体尽管也有还有可憎的地方,但要比依附性社会好许多。
  要改变资本的可憎面目,根本的办法是通过民主政治做一件事情,就是让政治机器能独立运行,让政治?#19968;?#23448;员不至于和资本家穿一条裤子。但这件事情做好不容易,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便是证明。
  这次世界金融危机有两个极端情况。在我们这边,因为工资水平?#20572;?#21171;动强度高,劳动时间长,大量产品制造出来,自己却没有能力购买,便对欧美市场形成?#35272;?在欧美发达国家那边,资本在推动消费泡沫生长,玩资本衍生品游戏,?#30001;?#20182;们“工人阶级有力量”,以过度透支自己信用来堆积本出自我们这边的物质?#32856;唬?#19968;旦资本市场的链条断裂,?#32856;?#20415;成了不堪承受之重。一台戏是“二人转”。这两边的差异是劳资关系不同,而相同之处是资本都在逃避?#38469;?#34429;然逃避的路数又不大相同。现在,那边表示要修理资本,而这边还不觉得?#34892;?#29702;的必要。这边似乎以为那边的资本该送上断头台,自己这边的资本则该受到呵护。其实,谁的资本都需要修理,都不该送上断头台。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资本 不要 消灭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