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广州应以重庆打黑气概整治猪肉市场 (1)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3  浏览:100
  特邀议员
  李公明
  第九届广东省政协委员
  曾德雄
  广州市人大代表
  信力建
  白云区政协委员
  本期议题
  日前,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织代表就《广州市生猪屠宰和生猪产品流通管理条例》的立法效果进行视察。肉价虚高和私宰肉出现的广州猪肉市场“潜规则”被曝:市场、中间商、批发商、基层工商结成利益同盟,使肉档主不卖私宰肉就只能亏本;垄断利益链甚至可以强行控制肉档主的经营。广州市工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逐步取消生猪代?#23383;啤?br/>   议员建言
  一个健康、合理的猪肉市场并不能仅仅?#35272;?#20135;销一体化,不管采用何种市场模式,打击政府管理部门可能存在的贪污渎职,遏制权力的分肥冲动,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一定要查清楚中间商赚的钱去了哪
  新快报:被曝出的广州猪肉市场“潜规则”,以及背后的利益链让人触目惊心。而中间?#28120;?#25805;纵猪肉市场时对人大代表说“你以为我赚的钱都放到口袋里了”,则指向了工商、市场管理方的权力分?#30465;?#21508;位如何看?
  李公明:在被曝的广州猪肉市场黑幕中,官商勾结“扭成一股绳”的事实已是最明?#22278;?#36807;的。
  “潜规则”的要害是通过官商勾结以操控市场,其危害不仅是抬高了肉价、扰乱了市场,更严重的是令私宰肉泛?#27169;?#20844;共安全受到危害;而其中夹杂的暴力胁?#21462;?#20154;身伤害更亦表明黑社会的横行与公安的失职,总之可以说是到了无法无天、对社会危害极大的地步。
  但是,目前只听到那些受?#36138;?#38116;而走?#31456;?#31169;宰肉的档主诉苦,政府工商等部门完全没有对官商勾结、权力分肥的问题作出任何回应,这是对社会民意极其傲慢的态度,是对可能存在的贪污渎职行为的庇护。
  信力建:这涉及到政府的?#24039;?#38382;题,西方国家的政府是起到调解人的?#24039;?#32780;不是充当利益方。而中国的政府部门则大多数是利益一方,一方面垄断了资源,另一方面又与民争利。比如有句话是管理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小钱柜,政府部门已经从服务性机构转变为盈利性机构,像教育部门,就有自己的服务公?#23613;?#23398;校以?#26696;?#39033;明里?#36947;?#30340;收费性学校等?#21462;?br/>   广州猪肉市场“潜规则”,正启示我们如果要保证市场的运营干净和相对平等,就要求政府必须与各种利益脱?#22330;?br/>   曾德雄?#20309;?#35273;得中间商是个关键?#24039;?#27491;如资深业者所言:中间?#28120;?#31169;宰肉泛滥的现实中起了核心作用,甚至“中间商的心情变化都可以令猪肉价格产生波动”。我不禁想问:这些中间商都是些什么人?他们何以有这么大的能耐?
  中间商对人大代表说“你以为我赚的钱都放到口袋里了?”他的钱到哪里去了?如果不把这搞清楚,我觉得问题就根本不能得到解决。而如果事关市民每天生活所需的这个猪肉问题不能得到解决,那?#27425;?#20204;就别再奢谈什么文明啊和谐啊成绩啊进步了。
  中间商气焰嚣张背后有谁支撑他
  新快报:有肉档主向媒体曝出,如果他们不从某个中间商那儿进高价肉,并遭受中间商的?#36138;?#32780;从别的渠道进货,会有人来收拾他们。这让人不免想到“黑社会性质”的势力对猪肉市场的控制。
  曾德雄:中间商何以如此霸道、有恃无恐?我以为还有深层的原因。听过一句话: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中间商这样的嚣张气焰怕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支撑的,背后都?#34892;?#20160;么样的力量来支持他?如果公权力参与其中的话,那就不是黑社会的问题了。果真如此的话,我们也别谈什么法治了。
  李公明:黑社会性质在本案中的存在已是昭然若揭,其危害是双重的:对档主的人身伤害和对公共食品安全的危害,性质十分严重。这个问题不仅涉及到工商管理部门与中间商的勾结,同时也?#20174;?#20986;法治的无力甚至?#34987;尽?br/>   信力建:首先,应该承?#38505;?#31181;“黑社会性质”的势力存在是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比如中国香港、日本等收垃圾、卖废铁等都有黑势力的参与和渗透,导致市场的正常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损害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其次就是要求司法机关应加大整治力度,就这些社会问题展开一系列反黑打黑行动,从利益格局中脱身开来,主导和调节市场运作,确保市场的?#26434;?#21644;安全。打黑行动是很必要的,可以向重庆打黑经验取取经。
  为何检测瘦肉精机制至今未建立
  新快报:在瘦肉精到底?#20260;?#26469;检测上,农业部门、检验检疫部门和屠宰厂互踢皮球。前两者认为,生猪屠宰厂作为农产品的加工者,应履行好质量安全第一责任人的责任。而后者认为,它代宰的只是受委托的产品,不是自有产品,屠宰厂在没有法律授权的情况下,不能?#22278;?#23646;于自己的物?#26041;?#34892;检验检测。而且,屠宰?#35759;?#27809;有检测费高,屠宰厂必然处于亏损状态。各位认为该如何界定各方对猪肉质?#35838;?#39064;的责任?
  信力建:这里突出了两个问题。一是政府部门的权责要清晰,代宰和检疫两项工作应该分开,现在捆绑起来是不对的,也不利于管理,例如美国有食品药品安全局,所有的肉类都由检疫部门统一抽检和病检,和屠宰一?#32933;?#27809;有任何关系的,检疫部门仅需要对肉的质量负责,谁质量不通过就要受到惩罚,而肉怎么屠?#36164;?#19981;需要干预的。
  二是检验检疫部门作为公器,本身已经是使用了?#20260;?#20154;缴纳的税金,所提供的检验服务就应该是免?#35757;?#20844;共的,不应该再加收检疫费用,增加?#20260;?#20154;的负担。
  李公明:猪肉质?#35838;?#39064;的监控和其他食?#20998;?#37327;一样,应该明确区分生产者、加工者和销售者的责任。
  从法?#24179;?#24230;来看,只有政府管理部门具有法律授权的检疫合法性,其责任不容推卸,而其检测行为的效率与公平性则应受到第三方独立机构的监?#20581;?#36825;种公共安全的检测责任不应由企?#36947;?#25215;担。而且这种检测应该分别指向生猪、屠宰后的猪和市场上销售的猪,以严防不合格猪进入销售渠道。目前广州市场私宰肉如此猖?#20445;?#23433;全检测的巨大漏洞令人心惊,卫生安全检疫部门实在是难辞其咎。
  曾德雄:瘦肉精的检测我认为政府责无?#28304;?#21542;则?#20260;?#20154;花那么多的钱养这么一个庞大的政府,结果连每天都要吃的猪肉质量都不能保证,这不是很滑稽吗??#20260;?#20154;干嘛要当冤大头?到现在为止,在瘦肉精?#20260;?#26816;测的问题上居然还没有一个定论,政府部门以前都干什么去了?特别是瘦肉精还造成过相当大的伤害,怎么到现在为止连一个检测瘦肉精的机制都没有建起来?这真叫人不可思议。
  通过垄断性公共代宰的未必是好肉
  新快报:据悉,广州拟逐步取消“代?#23383;?rdquo;,实现产销一体化经营。这能否斩断操纵猪肉市场的垄断利益链,使肉价保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平上,并使猪肉质量得到保证?各位有什么建议?
  曾德雄:重新梳理、改进、完善猪肉的屠宰、销售等等机制,已经刻不容缓,否则我们就有愧于民众。在重新制定机制的时候,一定要吸取先前的教训,同时还要预防可能出现的情况,我建议最好参?#25214;?#19979;其他地方的成功经验,做到有的放矢,不要费了一大堆功夫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李公明:从理论上讲,产销一体化可以减少中间?#26041;冢?#20351;市场价格趋于合理。但是,不管什么模式,都无法自动解决官商勾结以权力分肥和黑社会打压的问题,只不过是利益链的格局有所变化而已。
  信力建?#20309;?#35748;为,第一公共部门和商业部门一定要区分开来,谁检都无所谓,但不能再另外收费,不能既拿国税又拿杂粮,两头都要好处。第二是纠正一?#25191;?#35823;的观念,认为通过垄断性公共代宰的就是好肉,而私人屠宰的就是黑肉,要知道千百年来老百姓的家禽等都是自?#20309;?#20859;自己屠宰,哪里需要代宰呢?代宰的存在,就是增加利益方进来争夺屠宰市场的获利,在不合理的分配制度下,受害的始终是老百姓。要鼓励民众产销一体,也要让政府部门做好?#24039;?#23450;位,各司其职,才能保证市场的良好?#34892;頡?br/>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23433;?#32463;

关键字: 广州 重庆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