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深发展纽曼:深发展走出困境的速度十分迅速 (1)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3  浏览:99
  主持人周春生:纽曼先生,深发展银行于10 月29日发布了2009年第三季度财报,对此你有何评论,对已过去的这个季度,或是过去的三个季度有何评论?
  法兰克 ·纽曼:谢谢你的提问,很高兴接受这个采访。这(前三季度)对深发展?#27492;?#26159;非常成功的,我们也很高兴能够公布这一结果。 从今年全年来看,只有少数银行能取得利润大幅增长。今年前九个月,深发展净利润同比增长10% 。第二季度,信贷质量非常出色,不?#21363;?#27454;余下额下降了,不良率也下降了,其他信贷质量指标也不错,资本稳定。至于贷款业务,尽管我们对信贷质量比较谨慎,但贷款业务在第三季度仍稳步增长。
  主持人周春生:那么,哪些主要因素促成了深发展今年前三季度较好表现,尤其是在经济危机下仍取得这样的成绩?
  法兰克 ·纽曼:首先,在全球经济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中国政府的经?#20040;?#28608;计划非常出色,创造了良好的经济环境,提供了信贷增长的机会,这使得银行经营不至于太艰难。 息差收窄对银行业形?#21830;?#25112;,但是经济环境使得我们可以收回(collect )更多的问题贷款(不?#21363;?#27454;),从而减少问题贷款。?#27604;唬?ldquo;基本功”在于怎?#27425;?#23458;户提供创新、提供更好的服务,不管是对?#34892;?#20225;业客户还是零售客户。?#26412;?#27982;向好,这些业务都会转变成对我们很有用。
  主持人周春生:希望深发展能做得更好。
  法兰克 ·纽曼:谢谢,希望你也能成为深发展股东。
  主持人周春生:四年前你?#23588;?#28145;发展,四年前当你来中国时,当时你主要有哪些顾虑?
  法兰克 ·纽曼:当时深发展麻烦缠身,有很多挑战,来之前我就知道工作会很艰难,我有自信,有帮助银行走出困境的经验,我?#34892;?#24515;帮助深发展走出困境。对于我?#27492;担?#20013;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来中国工作我很兴奋。但会充满挑战,有语言障碍,我不会说中文,只会说一点,我在语言学校学过一些中文,但工作很忙。我知道银行方面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20197;?#30340;是,银行的工作团队,非常支持,由很多聪明的员工组成。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深发展走出困境的速度是我所见过的最为迅速的一家银行。
  主持人周春生:昨天深发展的股价涨停,平安的股价?#37319;?#28072;6.3% ,对深发展和平安的合并有什么评价?
  法兰克 ·纽曼: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今年前三季度,深发展业绩增长非常强劲,我希望这可能是让市场满意的原因之一。不过在通过监管层的审批之前,我对两家的合并没有更多的具体评论。我们对通过审核充满希望。平安入股后,能为银行带来更多资金。在新增资本的基础上,我们能继续取得更好的业绩,并开设更多的分行,开展更多的业务。我们?#36130;?#24453;着与平安合作,比如我们两家合并后,深发展这边就会多出4 千万保险客户,这些?#19981;?#26159;银行的潜在客户。我们可以为平安的保险客户提供银行服务,也可通过深发展的网点销售保险产品。
  主持人周春生:在深发展工作四年后,你对深发展的未来有什么展望?
  法兰克 ·纽曼: 我们希望深发展能保持前进的势头,并取得比以往更大的成就。四年来,我们希望深发展能成长为一家举足轻重的大型银行,希望更多人了解深发展,并为更多客户提供服务。与此同时,我也希望深发展能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现在银行已经在做的有,比如四川地震,很多校舍因地震?#39038;?#28145;发展援建的校舍已经落成。我们希望在以后几年里,我们能为此做出更多贡献,并在其它方面为社会做出更多贡献。
  主持人周春生:谢谢你对四川和中国所做出的贡献。 对于综合业务运营,几年前,在中国国内,有很多人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应该涉足综合业务,你认为中国应该拥有更多的综合性银行么?开展多种金融服务,如保险什么的?
  法兰克 ·纽曼: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并且在世界范围内也没有一个标?#21363;?#26696;。我个人认为如果是随着资产管理的多样化,有能力开展多种业务这是可以的,因为这确实为客户提供了便利。但银行不能改变其本?#30465;E访?#22269;家银行的一个通病,就是银行过于偏离其主营业务,这也是引起此次金融危机的一个原因。一家银行的本职工作是开展储蓄和贷款业务,做好了这两个工作,然后再?#25104;?#20854;它一些业务,这是可以的。然而在美国,银行业务过于纷繁多样,搞得这些银行不太像一家真正的银行,而更像一家交易所(trading house ),经营各种金融衍生品,包括 SID ,CDO 。银行在这些领域牵涉太深,取代了其基本职能,这就潜藏了风险,对银行,对经济都不利。你觉得呢?
  主持人周春生?#20309;?#26356;?#19981;?#32508;合性银行,可以为客户提供多种服务的银行,这样对我比较方便。你刚才提到了美国?#22242;分?#38134;行,你曾担任过美国财政部副财长、美国信孚银行首席执行官,那么比较中美两国的金融系?#24120;?#20320;觉得这两个不同的金融系统相互能学到什么?
  法兰克 ·纽曼?#20309;?#35748;为双方都需要向对方学习。人们过去认为美国金融体系的发展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但现在,回望过去两年,我们看到美国做错了很多事情,所以美国的金融系统?#23545;?#35848;不上完美,但并不是说,美国所有事都做错了。美国的银行系统建设取得了许多骄人的成绩,但存在很多?#29616;?#32570;陷。反观中国,中国的银行系统则要好得多,但未来,中国的银行系统将出?#25351;?#36807;复杂的金融工具,以及银行业的国际化。在这?#20013;灤问?#19979;。我认为中国的银行业以及银行监管将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如何适应这些新的金融活动,仅仅定义规则将不足以防范风险。这(金融危机)为中国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需要看到美国犯了什么错误,我们能?#29992;?#22269;的失误中吸取到什么教训,并在下一阶段的发展过程中,避免重复犯这些错误。
  主持人周春生:你认为下一阶?#21361;?#32654;国的银行系统和金融系统能走出困境吗?
  法兰克 ·纽曼:?#20808;唬?#32654;国目前所面对的问题很?#29616;兀?#20294;美国的经济实力仍然很强,并且美国经济的?#25351;?#33021;力很强,美国经济能够自我修复,继续增长,对此?#39029;?#28385;信心。
  主持人周春生:昨天CIT (有着101年历史的美国主要的?#34892;?#20225;业商贷机构--编者注)申请破产保护,你认为美国或全球金融系统在今后几年?#35874;?#36973;受更严峻的挑战吗?
  法兰克 ·纽曼?#20309;?#35748;为 CIT 实际上是一家金融公司,而不是一家银行。我不认为这预示着新一波危机。美国银行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我认为,过去一个季度美国GDP 攀升了3% 多,这是一个?#27492;?#30340;好迹象。对于美国?#27492;担?#29616;在主要有两个大问题一是失业问题,数以百万计的人仍在寻找工作,?#29616;?#28382;后于GDP 增长。另一个问题是房地产市场?#22278;?#31283;定,如果房地产市场不能稳定下来,美国经济就很难实?#25351;此鍘?#19981;过明年会有可能?#27492;鍘?br/>   主持人周春生:央行曾表示需要对利率实行更严格的控制,而在中国,另一些人则认为应该放开对利率的限制,并使得利率更为市场化,对此你有何看法?
  法兰克 ·纽曼?#20309;?#24050;经意识到此前我的评论与这些人的意见正好相?#30784;?#33521;美市场多年高效运作,使得人们认为这是很好的可以遵循的模式,但在过去两年,我们看到,这种机制屡屡失灵。市场机制远非完美。因此,我们有理由退一步思?#36857;?00% 市场驱动并不总是那么美好好的,我们可以在政府管理和市场力量之间寻求平衡。在中国,央行对利率的管控,令银行有适当的回报。而美国?#22242;分?#38134;行的一个问题是,基本银行业务的利润变得很薄,以至于银行急于寻找其他生财之道。于是,银行这也做,那也做,风险?#20132;?#36234;大。在我看来,?#35775;?#22830;行如果能仿效中国央行的做法,在存贷款利率之间保持适当差距,这样银行就有稳定的利润来源,这对经济有好处,同时避免了风险诱惑。
  主持人周春生:你认为美联储应该仿效中国人民银行的做法,对利率实行更严格的控制?
  法兰克 ·纽曼:所有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做法,不能完全照搬,中国实行符?#29616;?#22269;国情的政策,而美国实行符合美国国情的做法,但我认为美国政府和美联储能从中国政府学到一些东西,做一些改变。
  主持人周春生:你认为,中国银行?#21040;?#24180;以来的巨量放贷,会对未来的中国经济和银行系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你对央行行长和政府在银行政策上有什么建议?
  法兰克 ·纽曼:这是一个好问题,也很难回答。中国政府的经?#20040;?#28608;计划是非常出色的,支撑经济增长。银行的?#24039;?#26159;满足经济增长的金融需求。我并不认为银行系统的?#24039;?#22312;于鼓励人?#24039;?#35831;更多的贷款。如果商人手上有好的项目,需要资金支持,银行支持他们,这很好。而且,总有放贷过渡。从银行历史来看,当信贷迅猛增长时,银行业是存在一些问题。但我不认为这(天?#30475;?#27454;)对中国有什么坏处。很多巨额贷款是由政府控制的五大行发放的,如果出?#36136;裁次?#39064;,对这些银行?#27492;担?#20063;不是什么大事。而对深发展?#27492;担?#25105;们是一家中等规模的银行,因此更为谨慎,我们支持好的项目,我们支持好的客户,努力避免过度放贷。
  第一季度深发展的贷款增长不错,但不是?#26412;?#30340;增长。
  第三季度,我们没有放松信贷标准,而在其它银行在贷款投放更为谨慎的时候,我们的贷款增长更为迅速。由此可见,深发展的信贷政策是稳定的。
  我认为,银行的责任在于做出正确的贷款投放决定,优化资源配置。因为如果银行借钱给不好的项目,这对谁都有害处,对银行不利,对客户不利,对经济不利。所以银行需要具备社会责任?#26657;?#22312;信贷投放方面,要谨慎判?#24076;?#28982;后做出决定。
  主持人周春生:你曾对息差收窄表示担忧。最近?#34892;?#38134;行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息差开?#25216;?#24213;回升,你认为这种趋势会继续下去吗?
  法兰克 ·纽曼:这(息差收窄)主要是去年央行几次降息造成的。尤其是第一次非对?#24179;?#24687;,给银行业影响很大。不过,降息一年后,账面上的贷款进入了定价周期( loans on the books have gone into their price circle) ,所以我认为息差不会进一步下降。但息差上升也比较困难,问题?#24039;?#21319;的动力来自哪里?我觉得在央行加息前,银行需要做很多努力才能让息差继续回升。
  主持人周春生:你认为央行什么时候会提升基准利率?
  法兰克 ·纽曼?#20309;?#24076;望你能告诉我这个答案。信贷增长达到30% 、40% ,这是很不寻常的。 GDP 增长8% ,10% ,贷款增长 18% ,20% 是正常,但不是30% 。
  主持人周春生:当我们谈到央行明年会做什么时,我们注意到,近几个月来,?#34892;?#22269;家如澳大利?#29301;?#21360;度,挪威收紧货币政策,那么全球,美国下一步会怎样做,而?#20998;?#20027;要国家如英国,或是?#35775;?#20250;怎样做,你认为现在是中国货币政策转向的合适时机么?
  法兰克 ·纽曼:中国不同,而且中国的经济情况比全球其它所有地方都要好。我对澳大利亚不了解。在美国,美联储提供流动性的做法是对的。我认为中国的刺激计划比美国更强劲,实际上美国可以推出更多刺激经济的措施。我认为美联储会继续支持经济增长,只要通胀保持?#36864;?#24179;,即使是2% ,3% 的年通胀率,这也不?#25285;?#20026;了推动就业,这是可以容忍的。
  主持人周春生:最近几个月以来,美元兑主要货币都持续贬?#25285;?#22914;英镑,欧元,这种趋势会继续下去吗?中国有很多人担心外汇储备的安全,中国持有大量美元资产,国债,对此你有何评价吗?
  法兰克 ·纽曼:这是一个很大很复杂的问题。首先,对于安全性,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资产比美元资产更安全。在当前?#38382;?#19979;,投资美元资产是最为可靠的。中国向美国出口了很多商品,但并没有进口同等规模的商品,因而中国手里持有很多美元。如何处理这些美元?可以出售给一些国家,总会有人投资美元计价资产的。我认为美国国债没有任何风险,投资美国国债是最安全的。关于汇率问题,这很难回答。对中国?#27492;担?#26356;多出口对经济助益良多,同时,?#21442;?#32654;国提供了低廉的商品,美国人享受着低通胀下的高标准生活。这一情况会改变,中国将转变为内需驱动型的经济,这还需要数年才能实现。世界范围里美元短期交易,我做美国信孚银行主席时,我认识的外汇交?#33258;?#20013;,很少分析经?#20204;?#21183;,大多数只预期市场走向,在市场发生变化前提前行动。我不认为美元交易必然会暗示着经济深层次的变化,只是交易而已,不代表什么。实体经济间的联?#21040;现?#36828;为复杂,实体经济的规模?#26085;?#20123;交易大得多。以贸?#20934;尤?#27719;率(trade weighted basis)衡量 , 目前美元仍和几年前的水?#35762;?#19981;多。危机开始时,全世界都认为美元是最安全的资产,导致美元上涨。现在危机削弱了一些,价格就跌下来了。
  主持人周春生:对于很多中国的商业银行?#27492;担?#20182;们?#27982;?#26377;国外CEO ,你是从国外来的,在?#23588;?#28145;发展后,做出了很多显著改革,你在推行这?#25351;?#38761;时,受到过什么阻力吗?在改革过程中,你享受这?#25351;?#38761;吗,还是感到痛苦?
  法兰克· 纽曼?#20309;?#24456;享受,很精彩的经历。在银行里,有很多聪明人对这种成功做出贡献,他们知道银行必须做出很多改变,他们知道需要做得更好,银行有很多问题,所以他们知道不能再按?#25214;?#21069;那种方式工作,然后我来了,我只是一个人,带领银行走出困境。我们与全部的经理团队一起工作。我们不是在试着复制哪种模式,不是美国模式,不是英国模式,不是中国模式,我们只是制定出对深发展最有用的模式。因为我们认为是一个高峰期,需要人们理解这个尖峰时刻,大家一起工作,大家都干得很出色。
  主持人周春生:与职业经理人有什么分享的?中国的银行系统需要吸引到更多来自国际,?#35775;?#30340;人才吗?华尔街、金融系?#22330;?#25913;变更多?
  法兰克 ·纽曼:试着一起工作,我不想对银行该做什?#27492;?#24471;太多,因为不想竞争对手学到。但团队仍然是最关键,最重要的。是否需要更多的国?#24066;?#20154;才,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中国有很多合适的银行,商业活动很复杂。所以跟持不同观点的人交流,向不同的人请教问题的答案,对于解决问题是有好处的,互相交流,一起讨论。对于美国银行?#27492;担?#32874;明的银行?#19981;?#38599;佣中国人,道理是一样的。
  主持人周春生:你的团?#23588;?#20309;组成,中国人居多,还是外国人居多?
  法兰克 ·纽曼:深发展有 15000 员工,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家中国的银行,所以从国外来的员工会比本地员工少一些。比如从香港,台湾,新加坡来的人,主要员工仍是大陆员工。理想的情况是一半中国人,一半是外国人。大家协作良好,非常职业化。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有着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相互协作。
  主持人周春生:四年了,你对过去几年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法兰克· 纽曼?#20309;?#23545;中国人适应变化的能力印象非常深刻。过去三十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对于任何人?#27492;担?#35201;同时应对这么多变化都是很困难的,而中国人所取得的成就是惊人的,当人们需要履行责任和义务时,人们只是说,好了,我们知道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知道会走上新的道路,该做什么。人们都很负责任,?#38505;媯?#23545;待工作非常敬业,这令我非常感动。
  主持人周春生:你对年轻人和职场新人有什么建议?
  法兰克· 纽曼?#20309;?#35748;为学习最重要。在我看来,不断学习对年轻人很重要。他们要以?#38505;?#36127;责的态度对待每天的工作。要自问今天学到了什么,找到在你工作的领域中,你最尊重的人是谁,然后?#27492;?#20570;了什么,能向他学到什么,需要持之以恒的学习。
  主持人周春生:谢谢接受采访。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大话财经

关键字: 深发展 纽曼 走出 困境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