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陈久霖:当年我只是替人说话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2  浏览:92
在与陈久霖吃饭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鄂商》记者通过各种方式,让陈久霖本人对如下问题做了当面回应,特整理成对话,以飨读者。 谈3年狱中生活:“朋友中没人受过我这样的苦” 《鄂商?#32602;?#22312;狱中3年,描述一下你的生活环境是怎样的? 陈久霖:在新加坡,监狱对犯人的管理是十分严格的。不仅工作(劳动)要听话,日常的生活条件也很艰苦。你可能不能想象,在新加坡那样一个高度文明发达的国家,监狱里只能睡水泥地,最多就是铺条草席,而且没有枕头。昨天晚上出狱后回到上海,我在酒店竟然睡不着,(为什么?)因为不习惯有枕头的睡眠。(苦笑)如果不听话或者有任何违抗,就要被关在一间只有一个人容身的小房子里“面壁思过?#20445;?#22914;果被关进去几天,任何人都会心理?#35272;!?在那里,每周有三次看电视的机会,但不是新闻节目,而是20多年前的录像片,比如《黄飞鸿》、?#37117;?#21320;战争》这样的片子,不过有电视看已经很不错了,每次放映都人满为患。 我最初去服刑的时候,最开始是?#32423;?#32473;我看一个月前的报纸,后来慢慢提前到半个月、一周甚至是前三天的报纸。但是很多时候报纸的内容都是不全的,重要的敏感的新闻版面,事先都被抽掉了。 《鄂商?#32602;?#20316;为“名人?#20445;?#20320;在监狱里是否受到优待? 陈久霖:我在监狱里属于“蓝领囚犯?#20445;?#34915;服上的小牌子标注的是“知名人士?#20445;?#20294;似乎监狱对我的管理更?#21451;?#26684;。我妻子和朋友写给我的信,?#35805;?#35201;45天才能到达我的手上,之前要经过狱警、副监狱长、监狱长的层层检查,昨天我出狱的时候,还有至少5封信没有收到。我的室友们和我开玩笑说,陈久霖在监狱都有专门的PS(私人秘书personalsecretary的英文缩写),哪里是真正的PS啊,我的PS是personalsuperviser(私人监察)。 《鄂商?#32602;?#20320;昨天出狱时,新加坡媒体报道说,服刑期间你的体重“由86公斤骤降到68公斤?#20445;?#36825;个数字准确吗? 陈久霖:这个68公斤的体重是出狱的时候体检时的结果,当时媒体报道后还有个小插曲:狱方看到这个报道很重视,毕竟我还是有一点影响力,后来还专门?#31181;?#26032;测了一次体重。(体重下降这么多)主要是吃的伙?#31243;?#24046;了。可以说,我的朋友中还没人受过这样的苦。 谈当年中航油事件:“当年我只是替人说话” 《鄂商?#32602;?#22312;狱中,你是否想过改变自己的命运? 陈久霖:新加坡的法律很是严格,减刑的机会并不大,往往只有?#26377;獺?#25105;当年被判入狱四年零三个月,包括假期在内,所以真正在监狱服刑的时间只有1035天。 在狱中,我曾给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写信,但没收到回信。我还给副总理?#32856;?#25104;写信,提出改进新加坡司法、监狱制度的六条建议,其中就有建议政府充实司法机关调查实力。在美国体制法律中,事先证明你有罪然后再抓你,但在新加坡,怀疑你有罪就抓你。[1][2][3]下一页2004年12月8号,我在新加坡一下飞机就?#27963;?#19978;了,我和在场的警察抗议:我只是来协助调查,澄清事实,凭什么要抓我?我提出给他?#24039;?#21496;请示,他竟然回应我说,我?#24039;?#21496;在睡觉!新加坡方面为此事调查了一年零三个月,最后法庭上的很多数据仍然不清楚。 信中我还建议加强新加坡的法官制度建设。在新加坡判案很多时候都是法官一人说了算,2006年3月21日上午判我的罪,考虑到我还?#34892;?#20107;情没有处理,法庭本来允许我4月11日再去服刑,但下午就改了,当天就改了!另外,我还建议新加坡检讨上诉制?#21462;?#22312;新加坡,犯人上诉是很危险的,弄不好就要?#26377;蹋?#29978;至是成倍地加,这样一来谁还敢上诉? 《鄂商?#32602;?#20320;对当年的判罚怎么看? 陈久霖:我的刑期中,有4年是因为卖股票(欺骗德意志银行),这源于当时德意志银行高管问我的三个问题:中航油是否卖出的是国有股?之前中航油的股票交易是否存在问题?中航油近期是否存在经营异常?对三个问题,我的回答依次是Yes、No、No,这一回答最终导致了该银行对中航油的系列决策。但最终我?#30830;?#20080;方也不是卖方,我只是替别人(中航油集团)说话,最后卖股票协议的第11条也已经写得很清楚,我应承担的责?#25105;?#32463;被合同完全取代了。 当时,我的代理律师准备了几十页的材料,证明陈久霖无罪,但在法庭上根?#20037;?#29992;。如果提请上诉,很可能还会?#26377;蹋?#32780;且这个?#26377;?#27809;有上限! 谈家庭和下一步打算:“先把身体调养好再说” 《鄂商?#32602;?#36825;3年时间,家人常来探望吗? 陈久霖:妻子从国内飞到新加坡来看我,可以说是八千里路云和月,但就是为了每次20?#31181;?#30340;见面,而且不能有身体接触,只能隔着玻璃用电话聊天。 在这3年,她带着孩子受了很多委屈。中间有两次,她因为心情不好对新加坡的工作人员发牢骚,两次签证遭到拒签。儿子今年15岁,长得都和我?#35805;?#39640;了,我在监狱这3年,对他影响也很大。 《鄂商?#32602;?#19981;过现在总算是一家团圆,下一步有什么工作?#25165;牛?陈久霖:这次出来,我很多朋?#35759;?#27809;有通知,我现在最想的就是休息。先回老家过年好好休息,这段时间把身体调养好。其他的暂时什么都不想,也暂时不做打算。 新闻背景 “打工?#23454;邸?#20154;生过山车 陈久霖1961年出生在湖?#21464;?#27700;,本科毕业于?#26412;?#22823;学,学越南语,毕业后就职航空公?#23613;?#21518;来?#21482;?#24471;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学历。 1997年,在亚洲金融危机中,陈久霖带了21.9万美元赴新加坡出任中国航油总裁。2003年,中国航油的净资产已超过1亿美元,总资产将近30亿元。2002年,在新加坡挂牌的中资企业当中,陈久霖以490万新元(?#24049;?#20154;民币1600万元)的薪酬高?#24433;?#39318;,当时被新加坡人誉为“打工?#23454;邸薄?当公司逐渐做大,进入期货市场后。陈的自信逐渐上升为自?#28023;?#29978;至自狂。上一页[1][2][3]下一页在他眼里,只要信念不变,用功做事,任?#38382;?#29289;都是能战胜的,包括期货市场。 2004年11月30日,陈久霖任职CEO的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个令世界震惊的消息: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航油公司因在石油衍生?#26041;灰字?#25439;失约5.5亿美元,而向当地法院申请召开债权人大会,以重组债务,总裁陈久霖的职位也被暂停。净资产不过1.45亿美元的中航油(新加坡)因之严重资不?#32456;?#24050;向新加坡最高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从1997年到2004年,在?#28120;?#30340;辉煌之后,陈久霖试?#21363;?#36896;中国航油帝国的梦想瞬间灰飞烟灭。 2006年3月21日,陈久霖被新加坡初级法院以欺骗德意志银行罪名?#34892;?#22235;年,同时还因没有及时向新交所披露信息?#34892;?#19977;个月,因局内人交易被?#34892;?#22235;个月,与前两项罪名同期执?#23567;?#30001;于发布错误和误导的声明?#29615;?#27454;33.5万新加坡元(1新加坡元相当于4.9元人民币)。 陈久霖由此成为第一个因触犯国外法律而被?#34892;?#30340;中国在国外挂牌上市公司总裁。同时在新加坡,陈久霖也成为第一个因内部交易而入狱的人。 2009年1月20日,陈久霖结束了新加坡的1035天监狱生活,?#24039;?#20102;归乡的飞机。 2009年2月1日上午,农历大年初七,《鄂商》记者再次致电陈久霖的助手王汉森,远在新加坡的王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陈久霖春节在湖?#23849;?#23478;过完年后,便已带着家人回到?#26412;?#20182;现在的工作就是休息,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后据媒体报?#28291;?#38472;久霖来到?#26412;?#21518;,曾表示要“找有关领导谈话”。提及自?#20309;?#26469;的打算,他提到了三种可能性:一是组织?#25165;牛?#20108;是受聘于人;三是创业。 相关专题: 陈久霖出狱回国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页[1][2][3]

?#39277;?/td>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精英人物

关键字: 只是 说话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