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荣氏家族百年浮沉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2  浏览:87
一个家族的数?#25991;?#38590;,刻下了时代的缕缕印记 荣氏家族第三代传人荣智健离开中信泰富,在荣氏家族的百年历史中,不过是无数危机中的一次而已。百年间,荣氏家族企业共经历过三次巨大的危机。而这三次大危机之中,荣氏家族企业也像一叶小舟,飘荡在政治的宦海中,浮沉不已。 1934年,申新纺织大危机 75年前的1934年,荣氏家族企业曾有过一段最暗淡的时期。中国民族工商业代表之一的“棉纱大王”荣宗敬和荣德生两兄弟,其头牌企业申新纺织搁?#27785;恕?1934年7月4日,荣德生的四子荣毅仁只有18岁。当天的上海报纸,纷纷报道了“申新搁?#22330;?#36825;一事件。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的荣毅仁看到消息,一下子呆住了。 申新纺织是荣氏兄弟立业的基础,也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纺织企业,拥有当时中国五分之一的纱锭。从1915年创办申新纺织企业开始,荣氏兄弟在不到20年间,将一个小纱厂发展为1934年下设9个工厂、55万只纱锭,占有全国纱锭总数的20.6%的棉纱大王,其事业发展之快、之大,完全可以当得起民族工商业突飞猛进发展的代表。 荣氏家族企业之所以发展迅猛,既得益于无锡早年开放的通商环境,也得益于当时人们对于棉纱的需求猛增,更得益于荣氏兄弟勤勉和努力扩大企业的作风。这也是当时民族工商业的普遍环境和发展伦理。 荣氏老大荣宗敬,向?#23567;?#25193;展力求其多”的发展理论。荣德生的女儿荣漱仁对此的回忆是,两位老人家从无置产、牟利和奢侈享用的思想,大部分积蓄皆用来添机建厂,更新设?#28014;?#33635;宗敬更有名言“多买一只锭子赛过多得一只枪”。 荣家企业滚雪球一样壮大。但大哥荣宗敬这种“靠一文钱做三文钱事”的方式,在弟弟荣德生看来,乱世中的任何风波都会让荣家因债务而破产。 荣德生的担忧,在经济不好的环境下,终于变成了现实。 1934年,世界经济危机的阴影?#25214;?#31548;罩到中国。美国颁?#23478;?#22312;补贴白银生产商的《白银购买法?#28014;罰?#27861;案通过后,美国政府开始收购白银,世界银价因此飞涨。 中国白银外流,直?#25317;?#33268;了银元危机,通货紧缩,人心浮动。 之前,民国政府的赋税已经日渐增多。1928年,南京政府开征特税,实行一物一税,如每袋面粉征统税一角,面粉袋也要另外征税。这大大加重了民营企业的负担。仅申新纺织一家,就被抽去特税达1500多万元。 申新纺织向财政部长孔祥熙提出减免新税,孔祥熙答复,“成本高了,你们为什么不让它降低?” 接着,国?#26159;?#38144;潮一波波来袭。日本纱厂所产棉纱在中国的倾销,致使民族纺织工业一直在不景气的环境中挣扎。1934年,纺织、面粉又同时受到世界性倾销的影响,申新的几个纱厂存货堆积如山,荣氏家族的各面粉厂也全?#23458;?#24037;。 而荣氏老大荣宗敬的投机失败,?#24067;?#21095;了荣氏企业的困难。1926年开始,荣宗敬和他两个儿子荣辅仁和荣溥仁开始投机“洋麦”和“洋棉”。由于频频在交易所买?#31456;?#31354;,在遭遇世界性倾销潮后,荣氏企业终于巨亏1000多万。 这立即加剧了荣氏各厂的资金周转困难。以申新纺织而言,其全部资产为6800万,负债却超过了6300万。 此时,债权人索债日?#25285;?#21364;已经没有银行愿意再贷款给荣宗敬,若非要走这条路,各银行则要求申新纺织内部必须进行?#26263;?#38401;运动?#20445;?#36924;荣宗敬让出总经理的位置。 荣宗敬自1933年起,就不断给国民政府的人写信寻求援助。而国民政府实业部的陈公博给出的方案更加直接,打算以财政部拨款三百万为由,接管申新纺织。 ?#32433;?#31181;种,荣家彻底断了对国民政府的幻想。[1][2][3][4]下一页申新纺织情况越来越紧急。到了当年6月,需向银行还款500万,此时的荣宗敬已经毫无办法。 最后关头,荣德生出手救了申新纺织。他连夜赶到上海,与银行商量,将荣家面粉厂的股票和余款以及家中所有有价证券全部抵押做担保,终于向银行借到500万,渡过了这一生死时刻。 而最后,这次危机仍导致两个纱厂因此停工,近4000工人失业。 孤岛中求生 荣氏兄弟的振?#24605;?#21010;还未来得及实现,中国就进入了全面抗?#20581;?#19978;海随即陷落,对于那时在上海的民族企业家?#27492;担?#21482;有两条出路。要么继续留在租界内,要?#27492;?#22269;民政府西迁入川。 蒋介石对工商界作了许多?#20449;担?#21253;括刘鸿生在内的许多巨商,都开始向内地迁徙。但荣氏兄弟与蒋氏素有过节,内迁无门。 最终荣氏家族选择了留下?#30784;?#20804;弟二人分别在上海和无锡?#34917;?#20854;变。 荣氏兄弟,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战争的突发状态中,保存和发展企业。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城使得北方粮食急?#20445;?#21326;北及东北到上海采购小麦的金额直线上升,荣宗敬当时在沪经营的广生钱庄因而汇兑业务繁忙之至,盈利大增,这为一年后荣氏的第一家面粉厂兴建打下了资金基础。 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在?#20998;?#29190;发,却将大量的面粉订单送到了荣氏兄弟手中,二人借此“国内机制面粉的?#24179;?#26102;代?#20445;?#22823;力扩充事业,使其面粉产量占据了当时全国总数的29%。与此同时,申新纱厂出产的“人?#21360;?#29260;棉纱被定为标准纱,并很快打入国内外的市场――荣氏企业至此在中国牢牢站住了脚跟。 而即使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荣宗敬也能以一名商人的冷静?#32442;裕?#36890;过适时地?#36164;?#21644;吃进日元并配合舆论宣传工作,一手引导了当时日元对银元的比价。有记载?#25285;?#20182;最终从中净赚了近400万日元。 但随着上海、无锡相继陷落,荣家企?#24471;?#21463;了巨大损失。 当时上海形势已经日渐危急,荣家的申新一厂和八厂虽然地处?#35282;?#21364;依然照常生产。 1937年10月27日上午,日军重型轰炸机向申新八厂投下了19枚千磅以上的炸弹。纺织厂迅速?#19968;?#33150;腾。在这一次轰炸里,这两个工厂死亡职工430多人。 在日军发动全面战争的头几个月里,荣家所有处在?#35282;?#30340;14个工厂,全部遭到了日军轰炸。 然而只过两年,情形突变。在1939年到1941年这段时间里,上海租界内由于战时环?#31243;?#27530;而人口激增,外来人潮携来的大量资金,使得租界内物价大幅上涨。 据当时的记录,那段时期,上海租界以外沦陷区纱厂不是被敌人炮火所毁,就是被日军强占;而内地对纱布的需求极大,在租界内继续开工的纱厂,“无不市利百倍”。 那段时间,竟成了上海纱厂的高速发展期。荣家在战难中赚来的钱,不仅还清了战前相当于17万两?#24179;?#30340;全部银行贷款,还开办了银行与一些贸易公?#23613;?在战争中,仅有商人的精明显然不够。在租界内,荣氏企?#21040;?#29992;的是美商和英商的名义。1941年7月,日本人曾指使汪伪政府接收申新的两个厂?#21360;?#24402;为国营?#20445;?#20294;因为两厂所依靠的美商和英商的抗议与交涉,荣家才得以继续保有两厂的所有权。 抗日战争初期,荣家也曾考虑依靠“上海市民协会”为其寻求保护,这是一个日军变相成立的带?#23567;?#32500;?#21482;帷?#24615;质的组织。 1938年元旦,上海《大美晚报?#38752;?#21002;登消息:各界爱国人?#32771;?#20250;声讨“上海市民协会?#20445;?#35748;为这是汉奸走狗的活动组织。 仅仅几天后,荣宗敬与长子溥仁匆匆离开了上海,从水路启程赴香港。在香港居住的那段时间里,荣宗敬每?#25214;?#27882;洗面。2月10日,荣宗敬脑溢血症复发医治无效离世,终年65岁。上一页[1][2][3][4]下一页公私合营考验 新中国成立前,位于上海及江浙一带的民族工商业的商人,又开始了大规模的对于出路的抉择。当时的“十大资本家?#20445;?#26377;9家举家迁徙,有的出国赴美或者赴欧,有的则跟随蒋介石去了台湾。 荣氏家族的大部分人也选择了离开,唯独荣德生执意留下?#30784;?#20182;对此是有考量的,当年他在无锡创办的公益小学,在无锡解放前的两年里,一直是中?#21442;?#38177;工作委员会机关所在地。 1948年底,中?#21442;?#38177;工委书记高山,通过地下党转告荣德生,?#26696;?#22909;生产,不要外迁”。而荣德生对于共产党的“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政策十分重视,曾经反复研究。 荣毅仁的家眷,此时已经先期去了香港。对于荣毅仁的留下,如今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他决定与父亲共进退而自愿留下;一种是他那时在上海还有一起官司需要出庭,正好赶在上海解放那天,阴差阳错地留下了。 留下的荣毅仁接手了上海的荣氏企业。而此时的荣氏工厂,已经是个烂摊?#21360;?#34987;其他荣姓家族抽走海外的资金,据上海市纺织工业局一份史料记载,高达1000多万美金。 1949年6月2日,上海工商界人士在上海外滩中国银行大楼4层举行座?#23500;帷?#33635;毅仁第一次见到了当时的上海市市长陈毅和副市长潘汉年。 陈毅一句“共产?#24443;?#21169;工商业者在新上海的建设中起积极作用?#20445;?#32456;于让荣毅仁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之后,陈毅还带着家人公开到荣毅仁家里做客,表示要与荣毅仁交朋?#36873;?#36825;些做法,在人心还不稳的上海迅速传开,有人称,这是“共产党团结工商界的一次感人动作”。 “团结”很快就真的有了动作。 1950年2月,国民党的飞机再次轰炸上海,导致了上海工商业的突然?#35272;#?#24037;厂停工,资金短?#20445;?#38144;路不振。那时正处在春节前夕,申新纺织?#36127;?#21457;不出工资。 一些申新六厂的女工直接找到荣毅仁家,堵在荣家的客厅,大?#23567;?#19981;拿到工资不出荣家门的架势”。陈毅很快得知了此事,马上找总工会的负责人前去疏通工作。并帮厂里申请了贷款,让他们暂渡难关。 1950年,荣毅仁从申新自身的生存出发,思考出关于“加工订货”的想法。这是针对很多工厂商品卖不出而想到的法?#21360;?#24403;时的中央财委主任陈云对此高度重视,很快就在全国推行。 所有这些,?#26082;?#33635;毅仁兴奋不已。只是他没想到,后面的转爆发,这对商人们?#27492;?#21448;是一次发财的机会。许多商人不愿再接受加工订货,而想把商?#32442;?#21040;市场?#19979;?#39640;价。但为了完成政策,?#34892;?#21830;人开始在商品里以次充好。最?#29616;?#30340;是,解放军攻打舟山群?#28023;?#38656;要白棕绳,而次品使得在战斗中绳索绷裂,造成11艘船沉没,80人牺牲。 陈毅对此大怒不已,1951年底开始了三?#27425;?#21453;运动,在上海,让工人当面揭发“资本家”。有文章记录,那段时间,经常能看荣毅仁在8楼会场外眉?#26041;?#38145;,兜圈子,踱?#35762;劍?#21487;见他思想斗争激烈。 1952年底,荣毅仁父亲荣德生去世,直到死荣德生?#22278;?#33021;理解“工厂全归工人主政”?#20219;?#32972;企业运营模式的做法。上一页[1][2][3][4]下一页1954年,荣毅仁带头拉开申新纺织与政府公私合营的大幕。许多股东都不能理解,担?#29279;?#20135;全部被充公。荣毅仁?#27492;担?#31038;会主义是大势所趋,不走也得走。只要接受?#33041;歟?#22823;家都会有饭吃有工作,而且可以保留消费财产。” ?#32433;耍?#33635;家发展了半个世纪的产业,变为国家所?#23567;?#24403;年,申新集团成立,荣毅仁成为总经理。 而荣毅仁也因此举获得了共产党的尊重。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陈毅称荣毅仁为“红色资本家?#20445;?#24182;以上海市前市长身份,为他助选上海副市长。荣毅仁在最辉煌时,成为中国国家副主席。
上一页[1][2][3][4]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精英人物

关键字: 家族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