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阿瑟?莱文森:一个科学家CEO的理想与突围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2  浏览:78
一个“疯狂”又“不修边幅”的CEO成了雇员心中的最佳CEO。在华尔街的最佳CEO和最佳雇主的评选活动中,阿瑟?莱文森和他带领的基因科技排名居高不下。2008年,在美国Glassdoor.com网站所举办的网络无记名投票评选2008年?#21462;?#26368;佳和最失败CEO”的活动中,莱文森又高居最佳CEO名单的榜首,支持率高达93%,连乔布斯?#20339;?#20854;一筹 阿瑟?莱文森用15年的时间把基因科技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公司变成年收入134亿美元、市值约1000亿美元的生物领域巨擘,创造了一个典型的化腐朽为神奇的华尔街神话。这是一个让人垂涎的神话。而正当阿瑟?莱文森以满腔的理想主义激情稳步从容地带领基因科技公司迈向“2010年全球销售收入最多的生物科技公?#23613;?#26102;,却传来了瑞士巨头罗氏集团要收购基因科技的消息。 经过长达8个月的谈判,基因科技最终同意了罗氏468亿美元的现金并购意向。对于擅长营销,注重市场效益的罗氏,并购基因科技后,还会尊重和保持它曾经的自由独立的科研精神吗?阿瑟?莱文森的科学理想又会遭遇哪些与现实的矛盾冲突?
“另类”的创新理念 1995年,阿瑟?莱文森继任基因科技CEO时,公司的状况很不景气:公司前CEO因资金问题被逐;大股东瑞士罗氏又见风使舵地?#36164;?#20854;42%的股份敛聚?#32856;唬?#20020;危受命的阿瑟?莱文森并不被公司的众多人士看好;员工?#31185;?#19981;振,很多人不看好这个科学家创业的基因科技公?#23613;?对于基因科技公司,这实在不是如日中天的时刻。不过,对于向来追求自由的阿瑟?莱文森,这却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公司的变故为其股票在之后5年内设置了上下限,他不用再担心股价的问题而可以专注于产品的研发。他拥有了非同寻常的自由来重组公司的产品线。对于一个科学家出身的CEO这是一种难以体验到的喜悦。 “我们对压力产生了免疫力?#20445;?#20182;轻松地对《华尔街日报》说。他不管外界的评价,把公司对研发的投入比例提升到公司收入的50%。在对基因科技公司的研发领域给与前所未有的重视和投入的同时,他还对公司这支由科学家组成的研究队伍的研究理念和自由进行了极大地?#22836;牛?#19981;为商业利益牵引,只把病状的疗效作为根本的驱动力,进行药物的研究创新,并不在意所研究的药物市场需求比例有多小。他还大?#29420;?#26023;地将公司原有的让科研队伍不?#26696;?#33655;的75个项目消减到25个,?#21592;?#20351;现有的科研队伍集中全力进行研究。因而,科研队伍的创新热情被大大激发。 这在惯常的商业理念中是一个逆流而上的另类之举。阿瑟?莱文森的做法最初也不被人理解。但莱文森以“另类”的坚定,用超常的定力和沉着,最终证明了他这一创新理念的成功。 在这?#25191;?#26032;理念的指导下,基因科技公司成功地研制出了一系列产品。其中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就是赫赛汀。这是一种只针对过多产生HER2基因的乳腺癌病症而研制的药物。HER2基因乳腺癌患者只占乳腺癌患者群体总人数的1/4。赫赛汀的市场从一开始来看就不喜人。但投放市场后它的疗效相当显著。仅2003年单赫赛汀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25亿美元。 “很多公司根本不愿意去开发这种药物,因为市场份额太小,他们不愿看到?#32422;?#24320;发出来的药物75%的群体都不适合。[1][2][3][4]下一页从这种情况来看结果往往可能是入不敷出的。我们不怕这个。”阿瑟•莱文森坚定地?#25285;?#19975;物是平等的,我并不是装作我们要以少数病?#32423;?#25239;多数病患者的样子。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34892;?#30340;治疗方案,而这种方案又能给很多患者带来福音的话,即使市场机会微乎其微,我们?#19981;?#21435;投入研制?#34180;?莱文森的科学家本质决定了他即使在繁杂的商业大潮中?#19981;?#22266;守“另类”自由的态度和钻研的精神,始终坚持尊重科技的本质,始终相信科技才是成功的根?#23613;?#27491;是这种理念,让他带领基因科技穿越迷雾,驱散阴霾,走上了蓬勃发展之路。他的这种商业理念,?#36824;?#20844;司总裁乔布斯极为尊重和推崇,莱文森因而也被乔布斯当作良师益?#36873;?br/>先天科学家+后天商业精英 阿瑟?莱文森成为CEO后,一方面加大对研发的投入,一方面又尽可能地降低药物的价格(癌症药物的价格向来都贵得惊人)。在日渐增加的研发投入和不断摊薄的商业利润之间,阿瑟?莱文森如何寻找一个平衡点? “自从1976年公司创建到现在,生物科技产业总体已损失900亿美元。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赔钱的行业,很多企业都是‘大出血’状态。但是你也可以换种方式来?#21019;?#36825;个行业:你看看整个社会付出了多少心血来投资癌症治疗的研究?因为对健康状况的疏忽,42%的人都有得癌症的可能性。这42%中有一半的原因可能死于癌症。在美国,年龄85岁以下的人群中,癌症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我们有上万亿的国内生产总值,我们仅花费150亿在癌症药物的研发上。如果这样计算的话,微不足道的1/800的研发投入是导致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很多人说癌症药物?#36127;?#35753;美国破产,但你分析一下就知道,这句话的真实性与否。”只用数据说话的阿瑟?莱文森以这种“书呆子气”而又充满穿透力的眼光分析说。 在莱文森的主导下,基因科技公司研制成功并向市场推出了赫?#38599; ?#38463;瓦?#38599;。?#30452;肠癌药物)、?#23383;?#21333;抗注射液、Rituxan(中文名称B细胞单克隆抗体)盐酸厄洛替尼片等一系列针对性治疗药物。其中赫?#38599;?#21644;阿瓦?#38599;×街?#25239;癌药物,莱文森本人都是主要技术攻关力量。2004年2月26日,阿瓦?#38599;?#33719;FDA(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批准,成为美国第一个获准上市的?#31181;?#32959;瘤血管生成的药物。阿瓦?#38599;?#26159;通过中国?#36136;?#21365;巢细胞系?#25104;?#20135;的,通过体内、体外检测系?#25345;?#23454;IgG1抗体能与?#25628;?#31649;内皮生长因子(VEGF)结合并阻断其生物活性。 尽管最初华尔街对阿瓦?#38599;?#20805;满质疑,但莱文森坚定地要把它推向市场。“很多人说阿瓦?#38599;?#21644;其所谓的?#31181;?#32959;瘤理论是无稽之谈。我们的股票因此应声下跌,”基因科技商务部副总裁乔?迈开恩?#25285;?#20294;莱文森没有因此减少一分一毫对阿瓦?#38599;?#30340;投入,他明白当前所发生的一切是?#35009;?#21407;因,?#29575;?#35777;明他的预见力是完全正确的?#34180;?阿瓦?#38599;?#25512;出后又成为生物科技和商业运作成功结合的一个典范。2004年基因科技公司销售额达46亿美元,比2003年增加40%,比2001年翻两番。在2004年第二季度公司的销售额首次突破10亿美元大关。公司在科研界和商界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可,成为美国雇员心中的最佳雇主之一。2004底,公司员工达到9000人,也比2001年翻两番。莱文森的出色表现不仅让?#36203;?#23545;手又羡又妒,也让同事们对其敬重有加。他还成为洛杉矶时报评选出的年度CEO。上一页[1][2][3][4]下一?#22330;?#31532;一眼看到莱文森,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实验室的研究员,而很难想到他是一个CEO?#20445;?#36825;是外界对莱文森较为一致的评价。的确,这个华尔街神话的创造者,并非具有与生俱来的经营管理天分,他更像是一个天生的科学家。 在西雅图图书馆工作的叔叔给幼年的阿瑟打开了一扇知识的天窗。在图书馆里,小莱文森无比好奇、兴奋地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1962年的夏天,年仅12岁的阿瑟多次出现在西雅图所举办的世界展览会上。当别的孩子都涌进游乐园时,他却忘我地沉浸在科技展览馆里。他被21世纪的科学――生物科技打动了。他小小的脑瓜里在开始思索“肿瘤、癌细胞”这些让人类困惑了许久的神秘力量。他似乎天生就是一个“癌症斗士?#34180;?1980年,当莱文森走进基因科技公司时,他避开行业常规的基因改造细菌的方式来生产蛋?#23383;剩?#32780;是开?#20339;?#31350;哺乳动物细胞,看它是否能生产特殊的蛋?#23383;省?#26102;任基因科技公司高级顾问杰克?奥比耶斯基回忆?#25285;?#23545;于莱文森截然不同的研究理念,我感到非常震惊。莱文森认为改造细菌成蛋?#23383;?#24456;可能会引起不良的反应。果然不出他所料,后来行业研究发现,细菌有一种衍生出复杂的蛋?#23383;?#30340;特性。不久这引起了全行业的高度关注。最终莱文森成功地用中国?#36136;?#30340;子宫细胞研制出了蛋?#23383;省!?#20110;是,阿瓦?#38599;?#35806;生了。 当初,莱文森因为出色的科?#24515;?#21147;而被公司寄予一些做管理工作的期望时,他对进入管理层表示担忧?#31361;?#30097;,直到公司?#24066;?#20182;保留他独立的实验室和进行独立的科研时他才接受。1990年,他被擢升为研发部副总裁。从那时开始,他用?#32422;?#29420;特的理念拓展并形成基因科技公司今天的产品线格局。如今,这些产品为公司挣得骄人的利润。 在莱文森的办公室里,往往是一边?#36874;抛?#22823;量的科学刊物,一边是华尔街日报等商业类期刊。是?#35009;创?#20351;阿瑟?莱文森谙熟于商务管理呢?很简单,灵感依然源自他对科学坚定的信念。他期望基因科技这个商务团队以充分的数据佐证来做决定。基因科技的员工们?#25285;骸?#20182;完全是用他管理科研队伍的方式来管理基因科技的整个工作团队的。” 在他把个?#25628;?#35880;的工作作风带到基因科技的同时,他还懂得给员工,尤其是科研队伍高度的自由度,尊重他们工作的独立性。他规定员工可以抽出1/4的工作时间用于?#32422;?#20010;人兴趣的选择性研究。“很多生物科学和医药业中的失败都来?#20174;?#31649;理过于僵硬的环?#24120;?#36825;种情况下,管理者往往认为他们知道每一种问题的答案,以一种非常僵硬的管理理念去做决定,然后让科学家们去执行。”莱文森?#25285;?#26222;通的科研人员往往会服从这种管理,但是独立有见地的科学家们则能超越这种局限?#34180;?br/>何去何从? “看看吧,这是一篇好文章,我刚从《科学周刊》上读到的?#20445;?#38463;瑟?莱文森每天只休息4个小时,他给?#32422;?#30340;员工发这样的?#22987;?#26102;是从来没有时间概念的。他的手边一直?#25243;?#19968;本精装封面的笔记本,任何人来汇报工作他都有详细的记录,?#21592;?#20960;个月后员工再汇报时他能在30秒内梳理出对方的工作进展。对此,有人称他很“疯狂?#34180;?莱文森的工作服是随意的便装。在他的办公室里永?#26007;抛?#19968;套备用的西装,必要时他随时整装待发。这位看似不修边幅的CEO还有一种不?#31449;?#23376;即可很专业地打好领带的本?#38534;?#19978;一页[1][2][3][4]下一页就是这样一个“疯狂”又“不修边幅”的CEO却是雇员们心中的最佳CEO。在华尔街多次评选最佳CEO和最佳雇主的活动中,阿瑟?莱文森和他带领的基因科技总是名列前茅。2008年在美国Glassdoor.com网站所举办的网络无记名投票,评选2008年?#21462;?#26368;佳和最失败CEO”的活动中,莱文森又高居最佳CEO名单的榜首,支持率高达93%,他获得评价是:“他引领着一个权威作用本能降低到最低水平的决策机构,同时又提供无限尝试机会和用实践来检验真知的硅谷生物科技公?#23613;!逼还?#20844;司的乔布斯逊其一筹,以90%的支持率位居第二。 的确,莱文森以理想主义的激情全身心投入基因科技,在带领它脱离泥沼走上快速蓬勃发展的正轨时,也以科学家的精神,奠定了基因科技高度严谨而又自由独立,充满激情的文化基调。莱文森距离他的2010年目标只剩一?#34903;?#36965;,本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6月22日,瑞士罗氏在基因科技毫无准备和毫不知晓的情况下,高调对外宣?#23478;?#25910;购其在基因科技剩余的44%的股份。消息公?#25216;?#20010;小时后,罗氏CEO休谟才拨通了莱文森的电话。挂?#31995;?#35805;时莱文森很平静,但他内心的震惊和失望可想而知。 早在1990年,瑞士罗氏就已趁基因科技当时资金困难之?#21097;?#20302;价购入其股票,成为基因科技最大的股东。此后双方在18年中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合作关系。而这次瑞士罗氏在不曾透露任何风声和意向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收购基因科技,这对与其建立长期伙伴关系的基因科技和CEO莱文森来?#25285;?#26080;疑是个“晴天霹雳?#34180;?#26377;人指出,瑞士罗氏此举不够义气,有点“背后袭击,攻其不备”的不磊落。 历经长达8个月的漫长谈判后,基因科技最终同意了罗氏的收购。这8个月对于基因科技和莱文森来?#25285;?#24656;?#29575;?#26368;漫长和艰难的一段时光。尽管罗氏在并购成功后马上明智地表示,整合基因科技的重点在于其科研力量,但外界依然有诸多担心:罗氏的理念能否与基因科技相融?罗氏是否能顺利实现合并,?#20048;?#22522;因科技人才流失?尤其是CEO阿瑟?莱文森在新的?#38382;?#19979;将扮演?#35009;?#26679;的?#24039;?#20182;的科技主导观念还能得到充分的尊重和支持吗?他倡导的严谨、独立、灵活自由的工作作风在新的环境中还能适应吗?他的科学理想在现实的资本运作面前还能一如既往保持畅行无阻吗? 其实,真正懂得科学的莱文森,早在2008年8月罗氏宣布其并购意向后不久就不惜动用3.71亿美元巨资,向其1万多名员工发放留任鼓励奖金。这足见莱文森的用心良苦。这是为了一旦并购发生,能最大限度地维持基因科技的人才结构。 目前,罗氏已经正式开始了对基因科技的整合行动。罗氏对外表示,他们将任命罗氏集团的一位高官接任莱文森的CEO职位,莱文森将成为基因科?#32423;?#20107;会的主导力量。 从产品和营销的角度而言,罗氏并购基因科技可能是一个完美的结合。但是资本本性和科学理想的本质冲突估计在所难免。在这样的情况下,莱文森将如何在新的现实中为?#32422;?#30340;理想突围,让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页[1][2][3][4]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管理?#25226;?/h2> 关键字: 一个 科学家 CEO 理想 突围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