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土豆网CEO王微:我的创业我做主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2  浏览:115
爬雪山、骑单车穿越西藏,去梦想的国家旅行,用博客记录创业历程……一位非典型创业期CEO。 即使处在工作状态,也看不到他的忙碌和疲惫,呈现出来的更多的是率性。甚至,创业4年多以来,每月至少更新一次自己的博客――“造着土豆,一路发生的”。所有经历的喜怒哀乐、生活点滴,?#24049;?#19981;介意地用文字记录下来。相对于很多创业者的焦虑,王微的松弛、率性,更多的给人一种“活明白了”之?#23567;?#36825;也暗合了一位土豆网投资人曾说过的,“王微?#21019;?#20107;业和生命的态度,让人觉得放心。” 从事互联网创业,却经常成为时?#34892;?#38386;类纸媒的采访常客。在他种下“土豆”一年后,其创业之前的小说《等待夏天》成为2006年第五期《收获》主打长篇小说,并在2007年夏天成书面世。这被很多视频网?#30340;?#20154;士评价说:“时机选择的刚刚好。” 这就是土豆网创始人和CEO的――王微。 只是,王微种下的“土豆”到?#36164;?#20160;么? 6月8日,土豆网?#26009;?#31532;十五届上海电视节,6月13日?#26009;?#31532;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这也是国内视频网站首次同时出现在大型电视电影节活动上。而王微担任上海电影节重要板块――国际学生短片大赛的评委会主席。 同期,徐静蕾与王微做客湖南卫视的谈话节目《零点锋云》时,毫不讳言自己对网络视频短片的娱?#25191;?#25773;模式很?#34892;?#36259;,并透露她执导的新片《?#29228;?#25289;升职记》可能会在土豆网上进行首?#22330;?之前的“2009土豆映像节”上,土豆网首次宣布进军制作投资业务,联?#29616;?#24433;集团进行网络?#26053;?#20307;视听节目的投资。 这已经不是成名之初的“土豆?#25253;D―视频分享网站(虽然王微说最重要的一块仍然是视频分享)。一个网络娱?#25191;?#23186;帝国的野心隐隐浮现。 传统媒体的缺陷成了?#26053;?#20307;的创意点,想法成型就在几次闪念之间。 假如回过头再看当年像马化腾、丁磊、马云、史玉柱等等创业大佬真正发家的业务,往往都是当时业界不被看好,甚至被恶意质疑和攻击的行业。一天没有实现赢利,没有让外界参透你的所谓商?#30340;?#24335;,就要忍受那些指指点点。这是王微及他的土豆网在创办了四年多后仍然要面对的现实。所以面对质疑,王微选择了什么都不说。 一边是业界评论者消极的指责,另一边是投资者不遗余力地大规模资金进入。虽然在去年下半年遭遇了金融风暴的洗礼,但总规模8500万美元的投资,还是让土豆网有着充足的底气继续活跃在2009这个“赢利元年”。 出生于福建的王微,有过高考落榜的“差生”经历,正是这样对人生影响明显的一段经历,微妙地改变了王微的命运,让他有了出国学习和工作的机会。接下来王微用了几年的时间,拥有了?#20998;轎NSEAD工商管理学院的MBA学位以及?#24049;不?#26222;金斯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学位,并顺利成章进入了一家跨国企业,成了一名金领。这其中的?#22763;?#20174;王微始终瘦削的身材就能见一斑。 金领的工作和生活,为王微的创业之路打开了视野。[1][2][3][4][5]下一页2004年10月的一天,王微和他的荷兰好友范德齐斯打高尔夫,回来的路上,范德齐斯向王微提起了Podcast(常译为“播客?#20445;?#36825;引起了王微的兴趣。 在贝塔斯曼工作时,王微已觉察到传统媒体的缺陷。在国外,电视台通常采取制播分离的运作模式。电视台能得到各个制作公司的各种节目,而真正播出的,是其中很少一部分。“谁来评判和决定哪些节目可以播出?#30475;?#26696;不是观众,而是电视台的编辑:编辑替观众做出了决定。” 虽然电视编辑们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判断力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观众缺席的问题,但这毕竟是把关人的主观判断,而不是观众自己的意?#28014;?#29579;微说,?#26263;?#35270;台高高的门槛,让97%的节目还没面世就胎死腹?#23567;!?然而,“互联网几乎将节目面世的门槛降低为0。只需计算点击率,就能统计出节目的受欢迎程度,筛选出?#21028;?#33410;目。”于是,当王微听?#35762;?#23458;这个新玩意儿时,传统媒体的缺陷就成了?#26053;?#20307;的创意。 王微刚开始的想法只是把Ipodder软件做个中文版本扔到博客上完事。2004年11月初,?#26460;?#32422;时报》的一则报道改变了他的想法:由于下载量太大,最火的播客网站(theDawnandDrewShow)创办人Dawn把文件?#20302;?#25918;在自己公司网站上,导致服务器堵塞并差点为?#30805;?#20102;工作。王微的想法因此而逐渐成型:他要做的不是一个播客,而是为播客搭建一个“剧场”。 接下来就是行动。2006年1月《商业周刊》刊登了对王微的专访,文中提及,王微表示,最初的时候他和好友范德齐斯(土豆网联合创始人)为此投入了100万元人民币。 用“自我”?#19994;健?#33258;我”。原因在于,“一个是,我?#24039;?#27963;在个人的时代。另一个,这是个视觉的时代。” 王微的创业并不比任?#25105;?#20010;创业者更轻松。虽然他常常在登山帐篷里写公司?#22987;不?#22312;?#39057;?#37324;发号施令,而他的员工多半也没有打卡上下班的要求,当然工作一定要做完。?#29575;?#19978;,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CEO,每天有大量的工作?#22987;?#38656;要处理,需要不停做出决策。但这些并没有影响他的爱好――登山、看电影、读书?#21462;?#22312;他看来,爱好和工作本就是融为一体的,没有人规定一定要把休息和工作分开。王微活?#26790;薇取?#33258;我?#20445;?#19981;像一般意义上的70年代人。 就像他?#19981;斗此家?#20123;不被人注意的现象。?#27492;?#21644;学习,并为之?#19994;?#21160;力源,是王微很重要的创业进步力量。 在播种土豆之初,没有任?#25991;?#24335;照搬,但王微并不以为意。他显然希望自己创出一种新的互联网商?#30340;?#24335;。他以名声恶劣的短信和手机铃声下载为例,这个商?#30340;?#24335;最初“是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得到普及后扩展到?#20998;?#21644;美国。其中比较好玩的例子是以前公司的一个美国同事,辞职在美国做了个手机铃声下载的网站,完全照搬亚洲模式。所有人都说,不可能成功。他们大概都觉得从来都是美国输出商?#30340;?#24335;和先进科技,不可能倒?#29228;礎?#20294;在前几个月,他的公司被Verizon收购,4000万美元。”创业之初的王微说。 新浪、搜狐等第一代互联网站的创立,都可以在美国同行那里中?#19994;?#29616;成的模式,而土豆网则几乎是和YouTube同时起步,没有现成的东西可?#36234;?#37492;。上一页[1][2][3][4][5]下一页甚至因为其“烧钱”特性,被中国的互联网成功创业的大佬们所否定。 如果想得太明白,或许就没有了“土豆”。那个时候,王微想得更多的是如何让这个平台能够生存下去。“我们需要很快找出一个支持它的商?#30340;?#24335;,也许是广告,也许是一些付费的个人频道,也许是和电视台的合作。”但有两点王微一开始就很明确:“我们做土豆,有两点东西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一个是,我?#24039;?#27963;在个人的时代。另一个,这是个视觉的时代。”从这两点?#30001;?#19979;去,就是网站界面需要达到“大家见了就要说wow”。 “Blog给了我们大家文字的话语权,而有了类似于播客的东西,我们就有了声音的话语权。我说,我们给中国也开发这么个东西吧。那时候我当然没想到,这句话后,会是接下来的五个月这么长的路程。”王微在他的博客?#34892;?#36947;。 “你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它才会成为你希望它成为的东西。”这昭示着有时放弃是为了更好地获得。 土豆网的第一批用户体验者之一,当时供职于前程无忧的Susan在2005年底对《新前程》编辑说,“你上过土豆吗?太好玩了!我现在完全迷上了这个网?#23613;!?2005年4月15日,土豆网正式上线。王微的博客《土豆三周岁了?#20998;?#35760;录:2005年1月,离开贝塔斯曼后他在上海体育馆附近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套3房1厅的民房。土豆网最早的5个人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陆续出现。这是王微正式脱离跨国外企金领身份,全力以赴造“土豆”的正式起步。 当王微想要尝试互联网上造“土豆”时,他还在贝塔斯曼集团担任德国总部企业战略总监,兼贝塔斯曼在线(BOL)的中国执行总裁。这位接受过?#35775;?#26368;好高等教育的工程师,在进入贝塔斯曼之前,还曾经在美国休斯卫星公司负责亚洲区业务。 之所以放弃如此丰厚的工作,艰难创业,王微说:“跨国企业金领的收入和其工作量和工作压力成正比,我根本没有时间放在土豆上面。而且漫长复杂的战略决策过程,让我感觉到了跨国大企业和自己之间的不协调。”除了客观原因,王微也承认自己有着创业梦想,“也是差不多到这个年龄了,三十一二岁,这个时候天天想着各种各样的规划,替别人做很多方向性的东西,做咨询,做这样那样的东西,还不如自己试试看,准?#25913;?#20986;来练练。”更何况这还是他觉得值得全身心投入的事情。 “这是一个新的世界,传统的公司模?#35762;?#26159;一定适合。”这不仅仅是管理风格,更是个人行为风格的一种?#30001;臁?王微说话的语调?#32479;粒?#35821;气徐?#28023;?#26377;着南方男子特有的暖湿气,这和他的新锐脆爽形象相去甚?#19969;?#38472;伟稼,王微的初始四人创业团队成员之一,对王微的评价却是“极具行动力和完美主义倾向”。 完美主义的表现就像王微所说,“土豆是我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 相比各种以“酷”命名的同行,独具一格的王微用了“土豆”这个充满趣味性的另类名字。例如,网站名字?#23567;?#22303;豆?#20445;?#35270;?#21040;?#30446;单?#23567;?#35910;单?#20445;?#26032;推出的高清频道?#23567;?#40657;豆”。?#34892;愿?#30340;王微谈到网站的?#25918;?#24615;格问题。“我希望土豆是一种符号,就好像你看到红色的波浪形状也许会想起可口可乐,土豆有他自己的用户属性,太?#24811;?#20250;没?#34892;愿瘢?#25105;不?#19981;?#27809;性格的?#25918;啤薄?#19978;一页[1][2][3][4][5]下一页追溯媒体对王微的报道,就会发现王微无论是最初还是现在,都是同新潮的、积极的生活方式联系。2007年的时候,王微带领团队和一班“播客”来到浙江?#34385;?#30340;莫干山上,租下了几栋别墅和山顶的一个小教堂,开始他们第一届的土豆映像节。而《时尚旅游》刊登的《土豆网CEO王微的?#30475;?#26053;行》一文,文中谈及了王微旅行的爱好。许多人都爱好旅行,也?#34892;?#24471;,只是《时?#23567;?#20284;乎认为,王微的旅行更有意思。 王微的“媒体秀”自然和土豆网的?#25918;?#25512;广息息相关。抛开这些想要表达给外界的诉求和表征,王微所要做的其实就是“换一个方式做老板――自己最想要达到的状态”。例如,工作中的王微已经务实到完全发掘了土豆网这个事物的本质――“技术决定很多东西。”这是王微在创业初期的前两年一直专注于技术更新的重要原因。其?#25285;?#22303;豆网到现在还依然坚持技术为核心。就像没有把办公?#30097;?#35745;成格子间一样,传统架构的大企业不是王微理想中的模式,王微说,“主要以技术为主。我们的工程师每3个人为一组,没有经理,没有主管,没有职位的高低差别。” 因为曾经是土豆网的唯一决策者,所有的一切,新办公室的装饰布置、土豆网的最初模型、公司架构,甚至包括网页的颜色都是由他来决定的。按照王微的组织架构设?#30130;?#21457;展到后来,人?#24811;?#27169;越来越大,每一个小组都可以按照自己分管的部分做最终决定。就算公司扩大了,人数增加了,起码5-10年里,这种被王微称为?#21543;?#32463;元”的组成方?#35762;?#20250;发生改变。“这样的架构,更加灵活,”王微认为,“从1-10个,从100-1000个,随着公司的大小,可?#36234;?#34892;灵活的调整。” 工程师的梦想是不用跟人打交道,王微也是,但不得不纠结于人际交往,而“探索得越深,越寂寞。” 如果说到2008年最让王微兴奋的事情,除了4月份募到的5700万美元的资金,再就是9月10日拿到的有点姗姗来迟的视频网站?#26222;鍘?运作视频网站这个?#26053;?#20307;事物,不仅仅是技术、市场、销售,甚至是人气这些包含于商?#30340;?#24335;之下的自身因素,还有创业中不可测的外界因素,如行业政策――?#26222;鍘?#38480;播令等?#21462;?#36825;些都是创业的组成部分。从贝塔斯曼集团浸淫出来的王微自然明白,视频网?#23613;?#29983;态圈”需要时间来形成。 跟人打交道似乎不是王微的强项。“我是做工程师出身的,我?#19981;?#30340;商?#30340;?#24335;最好都不用跟人打交道,像Google这种模式,这是工程师的梦想。最近我们做了广告,因为收费的事我们需要和人打交道,最近经常会有广告主过来要见一下,我?#19981;?#20986;去见一下。”王微这样解释自己作为公司的最高领导者,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这种人际交往的焦虑,在他的博客中获得了释放:还有这人与人之间的关?#25285;?#19981;断探索?#30001;?#20102;解的结果,是什么?是忽然瞬间,最终的水乳交融,还是像是两只手上各自拿了根锋利的针,磁性相反,因而相吸,但最终这两个如此锋利的针尖无论如何不能?#19994;?#24179;衡的交合点,越靠近的结果,只会对着滑了过去,把那两只手上刺出剧痛的伤口?”王微对于这?#32622;?#30462;状况的总结陈词是:探索得越深,越寂寞。 王微的微笑是其说话时的招牌表情,有自信和自嘲的双重含义。在土豆网不断壮大,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时,王微发现,他不得不去做时刻需要他保持微笑的事情。上一页[1][2][3][4][5]下一页这和他的个性有点背离。 和王微交流需要注意力集中,并了解其语言表述风格。王微的文字、语言表达,和他造的“土豆”风格一样,充满趣味的张力,不细?#22797;?#25705;,难以体会其含义和妙处。哪怕是他身边的好友和同事,听他叙述事情,经常?#19981;?#35753;他重复一遍。 如何赢利是一道眼前需要逾越的坎儿,但肯定不是靠广告。 在纠结于沟通和人际的同时,王微还要应对成本和赢利的?#36153;埂?土豆网被誉为是中国的YouTube和Hulu,中国年轻一代网民对电脑的喜爱已经?#23545;?#36229;越了电视,电脑已经迅速的成为年轻人享受视频娱乐的主要平台。 但对于未来,包括王微在内也不敢直接说什么时候能有个成功的标志?#36234;?#28857;――比如赢利或者上?#23567;?“你别以为我没想过这些。”王微形容自己进入视频行业绝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我算得挺多,每个月要花多少钱,广告收入要多久后才能起来,在此之前我必须撑多久。”到现在四年多也算是一个很煎熬的漫长时期。 王微表示目前带宽成本已降至10多万/G,最低大概能到8万/G。而其竞争对手优酷则对外说在带宽上的平均成本已经降至2~3万元/G。激动网总裁张鹤在对比上述两个说法的时候表示,土豆网的数据比较?#31185;住?成本的对面就是营收。但王微的眼界并没有这么低,“靠广告赢利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短时间内我们能够看到的盈利模式就是广告。其实盈利没有那么难,不像大家想象得那么困?#36873;?#25105;经常说“收入模型?#25253;D―不太?#19981;丁?#27169;式”这个词,从“模型”角度来说,你会发现人工成本是可控的,平摊到每天的视频里面,比如?#30340;?#23481;采购成本是无止境的,你能挑多大的担就买多大的内容,这个完全是看能力了。” 在电影行业中,生产流程是从编剧、导演、制作到市场推广、院线发行、院线放映的完整体系。王微的土豆网平台,现在就是发行和放映的?#26041;凇?#20294;王微却没有满足于这一部,目前开?#21363;?#24314;的是倒推回去的编剧、导演和制作。王微的梦想是成为网上的HBO(“HomeBoxOffice家庭票房?#20445;?#32654;国最大的电影频道)。 “我们希望做的是互联网的收?#35757;?#35270;台,它可能包括电影,包括连续剧,包括一些综艺节目,当然我希望这些内容是我们投资、我们拍的,全部都是我们自己做的。” “目前的收入模式,还是?#35272;?#20110;广告。有一段时间,我觉得?#34892;?#35270;频网站的广告不太?#31185;祝?#35273;?#27599;?#24191;告是件很丢脸的事情。但毕竟HBO的收费模式在美国是成功的,因为当时它是在时代华纳后面做的。” 3G门户总裁张向东认为王微肯定已经发现,“自己走上的,还是媒体之路。这么看上去,这个白衣Neo(王微)的对手,似乎是默多克。”
上一页[1][2][3][4][5]

路过

鸡蛋

鲜花

?#24080;?/td>

雷人
分类:

管理前沿

关键字: 土豆网 CEO 创业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