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柴燕琦:外企给我精彩人生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12-21  浏览:121
“直到今天,提起在外企工作的每一天,柴燕琦依然神采飞扬。因为他实在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虽然“文革”贯穿了他的整个学生阶段,但在高中毕业后,他却适时地赶上了北京市友谊商业服务总公司(FESCO前身)的成立,并成为其第003号员工
在当年的外企员工中,柴燕琦是少数的幸运者,在对外国商社业务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进入了“手把手”教新人的日本商社,在对业务日渐熟悉之后,他又进入了更能锻炼个人能力的美国商社。 由于表现出色,柴燕琦成为最早一批当上外国商社首席代表的中国人。几年之后,受职业发展瓶颈困扰的他告别了外企,远赴加拿大攻读MBA。此后,他又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创业道路,其间的酸甜苦辣,难以尽述。 但无论说起在国外创业时的波折,还是回忆当年在外企时年轻气盛的点点滴滴,柴燕琦始终面带微笑。历尽千般,如今想来,在外企工作的日子,仍是记忆中最为闪光的一段。那里沉淀了他美好的青春岁月,记录着他刚刚踏上人生旅途时真诚付出的每一步。 柴燕琦说,在他们这些老外企人的心头,总有一?#20301;?#20043;不去的外企情结,倒不是因为FESCO曾让他们成为那个年代“特殊群体”的一员,而是FESCO给他们提供了?#35757;?#30340;锻炼平台以及种种机遇。“如果没有外企的那段经历,我的人生肯定不会有今天这么精彩。”他感叹到。 今天,已是北京银联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的柴燕琦,除了专注于他的投资、咨询业务外,还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外企海外联谊会?#23567;!?#25105;们是改革开放之后的最早一批受益者?#20445;?#26612;燕琦说,因此今天他们也愿意将自己的一切经验拿出来与更多的人分享,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走出去。 其实,很多像柴燕琦一样的老外企人,如今已成为各?#24184;?#30340;中流砥柱,虽然由于各种原因,他们远离故土,一直在海外辛苦打拼,但外企的印记已在他们心中深深烙下,永?#27573;?#27861;抹去。
“白丁”优势 当年由于就读的北京二十五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名校,所以尽管“文革”闹得人心慌慌,但良好的学风还是让柴燕琦将心思放在了读书上。 “当时学校将我们这批人定为‘白丁’”。柴燕琦说,像他们这样在政治上不要求进步,而只是学习好的学生,就被称为“白丁”。虽然“白丁”是要挨批判的,但他们依然课上专心学习,课下组织各种文化小组,沉浸在文化学习的乐趣?#23567;?高中毕?#30340;?#19968;年,国家决定恢复高考。正当柴燕琦准备迎战高考时,却由于肝炎的复发而不得不病休。无奈之下,柴燕琦来到香山养病。每天面对着清秀宜人的风景,日子似乎过得很慢,但柴燕琦不想浪费大好光阴,他又重新拾起了课?#23613;?#30001;于?#25913;复?#20107;外交工作的原因,他从小就?#19981;?#33521;语,长大后又对外贸专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在修养期间,柴燕琦一直坚持自修英语和外?#22330;?两年过后,柴燕琦的身体慢慢恢复了,但他却感到自己的前途一片迷茫。就在此时,他从一个朋友处得知,北京市友谊商业服务总公司(以下简称“外企公?#23613;保?#27491;在招人,但由于筛选条件严格以及考试?#35759;?#36739;高,很少有人能够通过。[1][2][3][4][5]下一页明知道是“百里挑一?#20445;?#20294;报名的人依然趋之若鹜。原因很简单,一旦被录取,就能进入令人羡慕的外国商社工作。尤其在那个年代,外事工作对于普通人而言,还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因此,柴燕琦决定试试。 1979年,刚刚成立的外企公司肩负着为外国商社选拔人才的重任。据统计,那一年进驻北京的外国商社已有100家。为了尽快满足外国商社的用人需求,曾有一段时间,外企公司几乎天天组织考试,选拔合格人才。 听说外企的考试还有打字这一项,柴燕琦特意把?#20381;?#30340;一台简易打字机翻了出来,虽然这台老机器非常难用,不过这倒正好帮了他,因为考试时的机器非常好用,因此最后的考试成绩高出了柴燕琦预期的20%。 由于在学校的扎实积累以及病休期间的自学,柴燕琦的笔试成绩比较理想。在考试后的一周,他就接到了面试通知。柴燕琦马上告诉了自己的那个朋友,对方又一次提示他,外企公司的面试非常注重仪容仪表,他就是因为头发过长,而没有通过最后的面试关。 为了体现出艰苦朴素的作风,柴燕琦特意穿了一双大棉鞋、一身干净、朴素的衣服。回答问题时,?#24425;欠执?#24471;当。果然,对于柴燕琦的综合素质以及仪表,面试负责人给出了很高的评价,最终他被顺利录取。 当柴燕琦把这一消息告诉家人后,从?#25913;?#21040;哥哥姐姐?#24049;?#24778;奇,因为他们此前并不知道此事,同时他们也不支?#32456;?#20010;家中最小的孩子早早工作,在他们看来,柴燕琦应该读大学完成学业,再考虑工作问题。 “我从小就?#19981;?#33521;语和外贸,外企的工作正好符合我的兴趣方向。”柴燕琦说,在他看来进入外企是个?#35757;?#30340;好机会,应?#32654;?#29282;把握。 虽然说服家人花了不少时间,但在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上,柴燕琦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从报名考试到办完成各种?#20013;?#21069;后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21岁的柴燕琦终于走进了外企的大门,“直到今天,我也依然觉得当年的决定是明智的。”
日式训练 刚一进入外企公司,柴燕琦被分配到日本的住友商社。“因为我比较年轻,领导认为应该把年轻同志先放到‘友好商社’中锻炼。”柴燕琦说。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有一些日本人帮助过中国人,而这些人开办的公司后来被划分为“友好商社”。事实上,住友商社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友好商社?#20445;?#20294;由于他们的第一任北京事务处处长对待中国人极其友善,因此住友也被视为“友好商社”。 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对于日本企业而言,是一个庞大而极具诱惑力的市场。最初的三菱、三井、住?#35757;?#26085;本八大商社扮演的正是“探路者”的?#24039;D―当年正是由他们负责向中国市场推销日本企业的产品。今天已被中国人熟知的?#19978;隆?#20016;田、TOTO等日本?#25918;疲?#23601;是由住友商社代理销售的。 与柴燕琦一批进入住友商社的外企员工有15人,住友商社的日本员工则是20人。由于中方员工是企业的新人,因此住友采取了“一带一”的模式,即一名日本员工带一名中方员工一起工作。 在日本商社中,各个部门的负责人被称为“课长?#20445;?#27599;个课长?#30452;?#36127;责几个类别的产品代理。上一页[1][2][3][4][5]下一页柴燕琦和他的课长负?#40540;?#24191;TOTO?#22836;?#30000;汽车,此外还负责对一部分农产品的采购工作。 ?#26696;?#24320;始我们觉得在住友工作,真是浪费时间。”柴燕琦说,那时觉得日本商社代理的产品都太高端了,中国人哪儿能消?#35757;?#36215;呢?但在多年之后,他才意识到,日本产?#20998;?#25152;以能在80年代之后日渐成为中国消费者心目中优质产品的代名词,就是因为有早期日本商社的大力推动。 柴燕琦记得在住?#35757;?#37027;段时间,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同时,每个员工的工作自觉?#36828;?#38750;常高,没有人会在工作时间闲下来喝茶、聊天。 而从一开始,负责带柴燕琦的课长就几乎是在手把手地教他如何做事。例如,每天他会将一天的工作内容列好,然后告诉柴,你今天应该联系谁,打哪个电话,怎?#26149;?#23545;方讲话,甚至如果对?#35762;?#22312;,应?#36855;?#20040;应对,他都会一一教授。 日本人认真的工作态度给柴燕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日本商社对于情报信息管理的重视,也令他受益匪?#22330;?#30001;于当时还没有传真,因此信息的往来只能依靠电传。而日本人单单花在整理电传这一项的工作时间,每天就有一小时。他们会将收到的各种电传裁好,标?#20808;?#26399;后分类归档。 这样做貌似费事,但却有利于今后工作的开展。“在办公?#20381;錚?#20219;?#25105;?#20010;员工接到一个电话,都能在半分钟内打开相应的文件?#26657;?#28165;楚地回答对方的问题。”由于档案工作的完善,即使当事人不在,帮忙接听电话的同事也能在10分钟之内找到相应的文件,解决对方的疑?#30465;?“认真、诚信、有组织、有纪律,是我在日本商社工作的收获。”柴燕琦说,那段工作经历让他至今也习惯性地保持?#25628;?#35880;、认真的工作态度,“甚至有时候我身边的人会说,你在?#34892;?#20107;情上用得着那么认真、仔细吗?但是没办法,我在进入职场之初,受到的就是日式的工作方式训练。”
“和”而不同 对住友商社的第一任社长,柴燕琦一直留有不错的印象,“他是典型的日本人:中等个头儿、圆?#22330;?#25140;个眼镜,?#24895;?#28201;和、待人谦逊。” 也正是由于第一任社长的友好态度,在进入住友商社的初期,中方员工与日方员工之间出现的矛盾大多仅限于工作层面,而这些问题的产生很大程度上?#24425;?#30001;当时两国经济体制和实力差异所致。由于中国长期处于计划经济之下,柴燕琦他们这些年轻人对于市场和经商是毫无概念的,因此商社的工作对他们而言,?#24425;?#23436;全陌生的。 “一开始日本人对中方员工的工作能力有很多抱怨。”柴燕琦说,在日方职员眼中,很多基本问题是不需要讲解的,可这些中国年轻人连一点基本的市场、经济概念都?#25381;小?#29978;至从一些日方员工平日的眼中,他们已经能看到一丝蔑?#21360;?事实上,由于深受儒家思想影响,“和”是日本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特征。同时,日本人有很强的等级观念,在他们看来,等级是使集体达到“和”的境界必不可少的要素。因此他们在社会关系中强调主从关系,在每个集体中,下级必须无条件地谦虚、服从和顺从于上级。但等级观念对于像柴燕琦这样在新中国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而言,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在最初,中日双方的员工也因为这种文化冲突引发了一些矛盾。 “当时我们这些年轻人的自尊心是很强的,而日本人的脾气是比较坏的。上一页[1][2][3][4][5]下一?#22330;?#26612;燕琦说,但为了避免矛盾激化,他们还是想了一个办法:一旦双方发生不愉快的话,不直接与日方员工理论,而是将问题?#20174;?#32473;社长,交由他处理,请他来出面协调。 为了缓解双方的矛盾,社长有时?#19981;?#25226;中方员工请到他们的饭桌?#20808;ァ?#37027;时候日方员工与中方员工都有各自的餐厅,因此平时都是分开就餐,但当社长发现某个中方员工与他的课长沟通出现问题时,就会把他请到日本员工的餐厅,边吃饭边化解双方的矛盾。这样不仅缓和了双方员工一度紧张的关系,也赢得了中方员工的尊重。 ?#19978;?#19981;久,第一任社长就被调回日本总部。新任社长的脾气与他的前任完全相反,这点从中方员工送给他的绰号――“勃列日涅夫?#26412;?#33021;看出。 一次,一名中方员工的新疆客户给他送来了一箱哈密瓜,在吃午饭前,他顺手将箱子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就餐完毕,他却发现箱子不翼而飞了。原来,哈密瓜被社长搬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下他们可不干了,经过商议,脾气最好的柴燕琦作为代表,出面与社长理论。“我平时和日方员工的关系相处得比较好,因此与他们争论问题时,对方很难跟我翻?#22330;!?#26612;燕琦说,但即使这样,看到他直接走进社长的办公室,日方员工还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当柴燕琦理直气壮地把哈密瓜从社长的房间搬回来后,大家一致决定,先分吃几个,然后一人带一个瓜回家,剩下的全部?#20381;謾?#25172;进纸篓。“当时我们特别气愤,觉得他们那么做是对我们中方员工的一?#32622;鍤印!?事实上,根据当时的外事规定,外企职工应该“多请示,多汇报?#20445;?#19981;能?#38454;?#35299;决问题。但在实际工作上,柴燕琦和同?#26053;?#36824;是会有自作主张的时候。“?#34892;?#38382;题一旦报告?#20808;ィ?#25105;们自己首先就要挨批。”所以那时候他们经常利用吃中饭的时间,商量?#22278;擼?#28982;后再统一行动。
尽情施展 在住友商社完成了一个职场新人的蜕变后,柴燕琦?#30452;?#35843;入了一家美国公?#23613;?这家名为卡尔•瓦克思的企业实际上是法国路易斯•大福集团在美国成立的一家公?#23613;?#24403;柴燕琦第一次迈进这家美国商社的大门时,看到的是一番与日本商社完全不同的场景: 日本商社的办公格局十分有章法,一人一张桌子,所有职员按照职位的高低,从距离社长最近的位置一直排到门口。社长则高高在上,可?#36816;?#26102;看到每个员工的一举一动。日本商社的工作氛围?#24067;?#20854;严肃。而在这家美国公司,你看不出谁是老板、谁是员工,工作中大家可?#36816;?#20415;聊天、开玩笑,甚至可以坐在地毯上打电话。 更令柴燕琦惊讶的是,这家美国商社的老板是个大学毕业刚3年的女孩子,名?#26032;?#20029;莎。?#20843;?#26159;一个典型的受美国教育长大的女孩子,聪明、独立又热情。”柴燕琦说,虽然她最初对中国市场并不了解,但凭借并不熟练的汉语,就跑到中国的各个企业去推销公司代理的产品。 来到这家美国公司的第一天,柴燕琦依然习惯性地等着老板给他交代任务。但他却发现,自己的办公桌空空荡荡。他找到罗丽莎:“我要做什么呢?#20426;?#23545;方回答,你负责销售。他又问:“我负责销售什么?#20426;?#32599;丽莎说,公司负责代理的所有产品你都要负责,然后她打开书柜,把卡尔•瓦克思代理的产品目录拿了出来,说了声?#30333;?#20320;好运?#20445;?#23601;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上一页[1][2][3][4][5]下一页当厚厚一摞的产品目录摆在眼前时,柴燕琦意识到,自己将要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了。“北美公司与日本企业完全不同,不会有人来教你做什么,更不可能手把手地指导你,否则就意味着看不起你。”多年之后,柴燕琦也逐渐领悟到这个新平台对他的意义,“在美国公司中,没有人会抱怨自己缺少机会,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地施展自己的才能。” 刚进入卡尔•瓦克思时,公司负责代理的产品共有20多种,从手提雷达测速器、水下电?#21360;?#27700;下电缆到打蛋机、炸薯条机等,种类繁多。尽管对这些产品并不了解,但凭借之前的工作经验,柴燕琦决定从熟悉产品特点做起。 在查阅并搞清楚各种产品的性能后,他开?#21363;?#30005;话推销,“当时自己?#24425;槍烂?#21738;些企业可能会需要,有时候尽管对?#35762;?#35201;,但?#19981;?#21578;诉我可能有其他哪些企业需要,我就再打电话过去。”除了电话推销,柴燕琦还想出了主动投放产品资料的方式,为了更好地掌握客户资料,他还特意设计了回执,并准备了贴好?#21183;?#30340;信封,随同资料一起寄上。这一方法果然非常奏效,他收到了不少回执。就这样边摸索边干,他的推销业绩越来越出色。 渐渐的,柴燕琦认为他们可以扩展代理产品的?#27573;А?#34429;然罗丽莎觉得公司已有的代理产品数量已经够多了,但对于柴燕琦的想法,她并没有否定,而是放开手让他去做。 由于经常进出高级饭店,柴燕琦无意间发现了关于粗绒地毯的生意机会。当时,国内饭店刚刚有了评定星级的做法,而根据相关规定,饭店要想获得三星以上的评级,?#24067;?#26465;件之一就是必须使用粗绒地毯。而当时国内的地毯厂要想生产这种地?#28023;?#23601;必须从国外进口生产设备。发现这一商机后,柴燕琦让罗丽莎回美国寻找设备厂家,自己在国内联系客户。尽管每台机器的售价高达300万美金,但由于市场需求庞大,他们共向全国各地的地毯厂售出了20台机器。 此后,在柴燕琦的推动下,公司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增加一个产品项目的代理,而随着公司业务的增加,员工数量也从最初的4人增至几十人。 1987年,罗丽莎回国成家,柴燕琦被公司任命为首席代表――他?#24425;?#26368;早做到这一职位的外企员工之一。1988年,当柴燕琦因出国留学而离开卡尔•瓦克思时,公司的年收入已达到两、三千万美金,是他加入公司之初的整整10?#19969;?br/>上一页[1][2][3][4][5]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精英人物

关键字: 外企 精彩 人生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