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办公室里玩政治:你死我活的袖里乾坤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2-24  浏览:102
当斗争的欲望移植进现代城市人不可缺少的狭小环境――办公室时,许多人的脸上浮现的是鄙夷、厌倦甚或痛恨?#20309;?#20102;生存、为?#27515;?#21160;力或者为了土地和解放都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行为,其中至少包含了一种野心和理想。但是,办公室――苍蝇头上争长短,所为何来?
    但是不参与政治斗争又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你自动放弃自己的理想,自动放弃了争取自己正确的管理理念,自愿背弃了世界行之?#34892;?#30340;公理,自愿放逐到矛盾对立的火热生 活之外,从而将自己列入了没有理想,没有原则者的行?#23567;?
    你死我活的袖里乾坤
    2001年1月,华尔街所有重要的报纸都出现了两个人的名字:摩根士丹利添惠(MorganStanleyDeanWitter,现已改名为摩根士丹利)的主席兼CEO裴熙亮(PhilPurcell)和公司的COO?#24049;?马克(JohnMack),理由是马克辞职离开了他服务了28年之久的公?#23613;?
    虽然摩根士丹利在?#21040;?#20869;享有盛名,但是正常的变动不应该轻易能够惊动见惯了大场面的华尔?#32622;?#20307;,而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场企业政治斗争的袖里乾坤。
    事情必须从1997年摩根士丹利和添惠的合并案开始讲起。虽然当年添惠的市场价值是摩根士丹利的3倍,但是,由于摩根士丹利和马克在金融?#21040;?#20013;不可动摇的领袖地位,从事零售业务的添惠按理说只能列为次席。但是,裴一开始就提出了要CEO的位置。或许是摩根士丹利太想得到添惠,又或许是马克太过于顾全大局,董事会批准了裴的要求。当然,据说,私下里马克已经和裴达成了协议:5年之后,马克将成为CEO。
    马克有充分的理?#19978;?#20449;自己终将取代裴:?#21040;?#37324;面都知道,一个外号?#23567;?#22909;人裴熙亮?#20445;?#32780;另外一个?#23567;?#20992;子马克”。后者已经放出风声“精华总是会浮到最高层的”。
    但是,事情并不按?#31456;?#20811;的思路去发展。马克不断地在为自己的“登基”奠定道德基础,他友善地四处访问添惠的地区部门,他顾全大局地把摩根士丹利的要害部门转让到裴的麾下,他甚至在爱将艾莲娜?拉罗切提醒他要小心裴时而暴跳如雷,将她驱逐到了中国。
    但是裴所做的却是实实在在地巩固着自己的地位。他从来没有将原本添惠中的任?#25105;?#20010;部门交由马克管理,对自己的原班人马惠顾有加;他想出种种的理由来剪除马克的左膀右臂,然后用自己的人替代进去;他毫不客气地接受马克交给他的部门,然后进行人事重组;他给马克的工作设置障碍,要求他对原添惠部门的访问事先安排,迫使马克停止了这项行动;他策动董事会改选,置换了支持自己的人员。
    马克开始觉察到了自己的危险,于是发动逼宫,要求设置“联合CEO”位置,但是被裴?#20808;?#25298;绝,裴很快?#30171;?#24212;在1~3年内出让CEO位置。
    但是,这个?#20449;?#24403;然永远不会实现,在3年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公司里一无所有的马克提出了辞职。裴马上批准了,并?#19994;?#20108;天就宣布了这一消息。
    尽管裴“?#24039;恕?#22320;在员工面?#26696;?#20102;马克非常高的评价,尽管所有的员工给了马克长达3分钟的起立鼓掌,马克的眼眶还是湿了。
    马克自己实际上是一个政治斗争的高手,他在原摩根士丹利中的位置,是拼杀了两位?#21040;?#30427;名之下的掌门人之后得到的。
    马克现在是一家与摩根士丹利正面?#29615;?#30340;投?#23460;?#34892;的CEO,他的朋友说:“他太恨裴熙亮了,只有与裴进行肉搏战的位置他才愿意接受。”
    生意场上的两种风格
    《?#32856;弧?#22312;一个评论中说道:“如果你想控制一场篮球赛,那你得保证自己控球的技术是最棒的。”
    裴和马克在生意场上就是两种风格:裴简洁而周到,马克有力而?#34892;浴?#20182;们的冲突,不管是在人格上还是在决策上都是相同的:马克希望完全按照自己的思维去治理公司,而裴只是坚持永不妥协。
    ?#20174;?#22312;这场企业政治斗争中,马克为了自己能够顺利地接替掌门人的位置,心狠手辣地驱?#29421;?#33258;己的亲信,牺牲自己在公司中的一些利益,放弃与裴的一城一地的争夺;而裴则不然,他处心积虑地保留着自己原有的力量,削弱马克的羽翼,接?#31456;?#20811;的地盘:他保存了所有他认为有用和符合自己思维的结构。
    这不仅仅是一场政治斗争,它涉及了两个人管治公司的根本理念:究竟是用马克原来的犀利?#34892;?#30340;作风去经营已经扩大了的摩根士丹利添惠?#25442;?#26159;用裴熙亮民主专政式的风格建构新的企业?
    我们当然无从判断究竟是马克赢了对公司有利,还是裴赢了对公司有利,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裴的作风使摩根士丹利的结构得以稳定地运行下去了。
    伦理困境:参与,不参与?
    于是这里涉及到了一些企业政治斗争的伦理困境。
    从公司中的职员个体来说,这种伦理困境在于:参不参加政治斗争?一个理性的人是无法以简单的“蝇头小利”来抹杀企业政治斗争中所蕴藏的个?#27515;?#24819;和个体世界观的必要性。
    作为一个理性个人而言,他在此世生存是富有理想的,观照在自己生存的一个具体环境――办公室中而言,他必然对这个企业有一个个人的追求与治理理念。缺乏这一点,只能?#24471;?#20182;是一个厌世的、非理性的职员,或者只将这个企业作为一个驿站,他对它并不想负责。
    参加政治斗争对于一些自认为道德自足的人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因为政治斗争必然包含着倾轧、打击、结党等等充满着污秽意念的行为,参与这个斗争就意味着自己“?#26102;?#27905;来还洁去”的高贵?#20998;?#21463;到了侮辱,使自己的名声受到了损害;但是不参与政治斗争又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你自动放弃自己的理想,自动放弃了争取自己正确的管理理念,自愿背弃了世界行之?#34892;?#30340;公理,自愿放逐到矛盾对立的火热生活之外,从而将自己列入了没有理想,没有原则者的行?#23567;?#36825;样的称号,又能高贵多少呢?
    但是企业的困境并不会比个人轻松多少。从诞生即日起就必然酝酿着政治斗争的公司面临着?#34903;植?#21516;的选择:一是走向泛政治化的道路,在企业中充斥着拉帮结派,相互倾轧,大量的决策时间被用来调剂人事关系,企业管理成本与?#31449;?#22686;,而从原料管理直到客户终端都充满了各?#26893;?#30830;定性。二是走向政治虚无的道路,企业中人人与人为善,大会小会鸦雀无声,得罪人的话永远不说,得罪人的事永远不做,大?#37326;?#20110;目前的现状和职位,无人追求企业理想,从管理层到科员倾心照料家小,于是企业缺乏生气,缺乏锐气,缺乏创造力,最后平静地?#21364;?#19968;纸破产令。
    要玩这样的一个翘翘板游戏,无论对企业决策者或者董事会都绝非?#35748;?#20043;事,稍纵则形成遍地狼烟的局面,稍紧则形成企业无意义状态。
    你怎样对待老板
    ?#26696;?#24615;、化学反应、枕边风、偷师、会议争?#22330;⒉列?#20887;长无意义的会、?#34385;?#28389;调、?#20139;场?#34394;拟客户、顺手牵羊、盗窃公物、结党营私、长舌?#23613;⒓刀省?#26435;欲……”
    这是一个公司的CEO所列出来的关于企业政治的一些常用?#30465;?#36825;些词当然不经常出现在公司高层的嘴里――因为他们在表面上总是非常友好、团结和用词讲究的。但是,对于公司职员和中层干部来说,这些是无法避免的。
    他们会发现自己是最容易被卷入到政治斗争中的,因为所有的政治斗争都涉及到“排队”的问题,这是参与政治斗争的最基本要素。而一个阵营对于另一个阵营的“士兵”来说,以上的话语是攻击的良好武器。
    然后,这些武器的良好战场是在老板的办公室里。要削弱对方的力量就必须要摧毁对方在老板心目中的良好形象,这些武器不是选择,而是必然。
    新的问题接着产生:你怎么对待老板呢?当然,为了清除对方的势力,就必须你自己在老板的眼里树立起一个正面的形象来。但是,老板是有个性、有偏好、有血有肉的个人。再英明的老板除了需要工作得力的助?#31181;?#22806;,也需要有体贴的、关心自己、甚至是带有?#21015;?#20542;向的下属在自己的身边。如果你是二者兼而有之,那你必定是老板身边的红人,建立起自己的势力指日可待。但是,困难就在于这个过程,你到?#30528;?#19981;怕被人说成是?#21015;?#20180;?你到底要和老板保持什么样的关系?你能不能在不损失自己人格的情况下得到老板的欢心?需要保持多少的自我才能既取得老板的信任?#26893;?#34987;人所指摘?
    不要告诉我你不理老板那个茬,?#20146;。?#20320;是一个对这个企业有理想、有自己的治理思路的人,你是一个理性的人,你不厌世,你要负责任。
    你的上帝是什么讲一个?#22930;?#32463;》里的故事。
    丹尼尔是国王身边的红人,他正直、有思想、宗教信仰坚定,国王信任他,把他当自己的朋友。于是丹尼尔的一些政敌很?#20992;剩?#23601;要陷害他。但是,他们找不到他的任何缺点。
    “我们可以从他的宗教信仰上做文章。”他们说。他们知道丹尼尔是一个虔诚的犹太教教徒,他每天向他崇拜的惟一上帝进行三次祈祷。于是他们向国王提交了一个法案,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要求所有的人停止一切宗教信仰并且只能对以国王的名义祈祷,如果有人违犯,就要处以极刑。虚荣心驱动下的国王颁布了法令。
    虔诚的丹尼尔冒着生命危险继续自己的祈祷――因为他是完美的丹尼尔,他被送进了关狮子的笼子里。
    焦急的国王发现自己也被?#20999;?#35980;似爱戴他的人陷害了,但是他不能废除死刑,因为法律就是法律。然而丹尼尔在笼子里继续祈祷着,?#20999;?#20982;猛的狮子突然间觉得丹尼尔不好吃,于是放过了丹尼尔。
    丹尼尔获救了,而?#20999;?#20318;臣得到了应有的?#22836;!?
    想一想,这个寓言是否可以套用在企业政治,或者办公室政治之中呢?企业政治是不是一个狮子笼?你的理想是不是信仰(还是你的道德是你的信仰)?你的老板是不是国王?
    如果你相信上帝,那你就不用害怕狮子笼,因为你虔诚的信仰,你可以肯定自己一定能够从狮子笼中安全地出来成为一个胜利者。如果你不敢面对狮子笼,那么,你就干脆不信仰。
    这取决于你的上帝是什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职场人生

关键字: 办公室 政治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