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期一波中特|波叔一波中特今晚

你的位置: 首页 > 培训资讯首页 > 文章详情

张醒生:怀想过年

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9-02-19  浏览:140
在接受完记者采访的第二天,张醒生就要启程去吉林的北大湖滑雪,一起同去的还有王石、冯仑、丁健等20多名企业家。
    放松之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张醒生还要飞赴加拿大陪宝贝女儿过生日,不过,他在那边逗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星期,因为他的下一个行程已经定好了,“大年三十下午飞回北京,陪我妈妈过春节。”
    1970年就参加工作的张醒生戏称自己是个“老革命?#20445;有?#23601;生活在机关大院的他早就过惯了集体生活,那时候单位过年雷打不动的两项就是聚餐和文艺汇演,以至于在张醒生加入爱立信的第5年,他就动手改革,将原本平淡的annual dinner,变成了丰富多彩的北方区员工大party。
    “当年爱立信员工表演的很多节目,今天看也是够水平的。”时?#20004;?#26085;,张醒生还保存着他们为此出版的画册以及VCD。闲暇时,他总忍不住拿出来翻看一下,曾经火热的场面历历在目。
    在2005年离开亚信后,张醒生就彻底告别了职业经理人的生涯,开始做起了风险投资。“做风投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做自己的timemaster,而以前做CEO就要把时间100%的贡献给企业。”到目前为止,张醒生已经投资了8家企业,主要集中于TME(technology,media,entertainment)领域,“我投资的这些公司创始人?#24049;?#24180;轻,以70年代出生的为主。我?#19981;逗?#24180;轻人在一起,这样也可以促使我不断学习。”
    对于刚刚过去的2007年,张醒生说自己的收获有三:一是2006年投资的一些公司有的初步成长了,有的已经能带给他带来一些回报了。二是他的高尔夫球打到了90杆以下,滑雪技术也提高到了黑道(业余中的最高级)以上。第三就是体重保持在一个很好的水平,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了。
    “前一阵我的一个好朋友王湛生(百度CFO)在海南出事了,我们一群人都非常震惊,生命原来如脆弱。这也让我们顿悟:珍惜生命、珍惜健康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24039;?#22806;之物。身体好了,就是对你的家人、朋友,对你的事业的最大的负责。”
    在接受完记者采访的第二天,张醒生就要启程去吉林的北大湖滑雪,一起同去的还有王石、冯仑、丁健等20多名企业家。
    放松之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张醒生还要飞赴加拿大陪宝贝女儿过生日,不过,他在那边逗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星期,因为他的下一个行程已经定好了,“大年三十下午飞回北京,陪我妈妈过春节。”
    大院里的春节
    1970年,?#37266;?#27605;业的张醒生被分配到北京长途电信局工作。当时,电信局作为国?#19968;?#35201;部门被全部军管。“我毕?#30340;?#24180;电信局一下补充了上千人,全部按照部队的编制,我们是按征兵的条件被招收进去的。”张醒生说,当年的北京长途电信局位于厂甸,是个一个独立的大院。
    在这样一个大院里,一群年轻人每天过着单位、?#31243;謾?#23487;舍――“三点一线”的简单生活。每天早上出操,晚上100多人睡在一个大房间里,“我们宿舍就在?#31243;?#30340;下面,所以每天?#31243;?#20570;什么菜,我们一吸溜鼻子,就能闻?#20581;!?
    当时正处于文革时期,所有的?#25509;?#32463;济都被当成资产阶级尾巴砍掉了,北京小吃更是难觅其踪。
    那时候的北京,过年总是冷冷清清的。但由于厂甸是老北京的民俗文化、市井文化和宗教文化的荟萃之地,一些北京的老字号小吃也被保留了下来。“当时我唯一能感受到的一点北京过年的气氛,就来?#20174;?#21378;甸。”张醒生说,他第一次喝豆汁,吃焦圈、油茶,就是在那里。 每当年关将至,厂甸会明?#21592;?#24179;时热闹,街道两旁,随风转动的风车会发出悦耳的响声,各种口味的冰糖葫芦被扎成了一大束,鲜艳的颜色让人垂涎欲滴。
    张醒生印象最深的是信远斋的糖葫芦,“除了山楂的,还有山药、黑枣的,很多种口?#19969;!?#36825;些都是?#26377;?#29983;活在湖南的张醒生从未见过的。事实上,信远斋的糖葫芦也正是老北京最有名的:糖厚、果子大、入口?#25191;唷⑸成?#20316;响、味道甜而不腻、酸而不倒牙。
    小时候,张醒生最盼望的就是过年,因为一到过年,?#25913;?#30340;单位就会组织聚餐,每家都能到?#31243;?#36873;上两荤一素三个菜,10个人一桌,大家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吃。
    而当张醒生自己工作后,“聚餐”则变成了连队大会餐,?#26696;?#24471;有点像自助餐的方式,”张醒生说,他们的司务长特别棒,有一年他一下做了好多好多的菜。“聚餐那天我正好在?#31243;?#21442;加乒乓球?#28909;?#25105;这边儿打着球,那边儿美?#37117;?#32948;?#23478;?#32463;上桌了,香味儿直往我鼻子里钻,我的眼睛一直往餐桌那边瞟……。”
    每到年末,电话局还要组织文艺汇演,先是从各个班级选拔,进行大队汇演,最后是全局汇演。当时的张醒生十?#26438;輳?#27491;是青春年少、活泼好动的时候,“我们的节目好几次都被选中,参加全局汇演。我跳过新疆舞,演过‘对口?#30465;?#36824;将连队的先进事迹编成故事表演唱等等。”
    对于那段集体生活,张醒生感叹:“在那个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25216;?#24230;匮乏的年代,一群年轻人一起过年,充满了朝气,感觉特别愉快。”
    愉快的春节舞会
    “中国人过年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应该说是从1979年的大年三十开始,在人民大会堂连续举办了6天的舞会。”张醒生说自己太?#20197;?#20102;,因为那次他连续6天都参加了舞会。要知道,那时候能够搞到一张票是很困?#35757;摹?
    文革期间,跳交谊舞被叫做“封资修?#20445;?#26159;被严令禁止的。而到了1979年,既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那年的除夕夜,销声匿迹多年的交谊舞第一次出现在人民大会堂的联欢会上。
     当时的张醒生已经从北京邮电学院毕业,回到北京电信管理局工作,“大学毕业之后的两年是特别轻松的两年,”张醒生说,那时候他们爱跳舞的年轻人有一个自己的“圈子?#20445;?#22823;约五、六十人,经常聚在一起跳舞。“当时我们一听说大会堂要举办舞会,高兴得不得了,为了拿到舞?#20445;?#27599;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找各种关系想法子。”最后的结果是,连续6天的舞会,张醒生场场不落。
    “那次是海政、?#29031;?#31561;几个国家级的交响乐团和军乐团现场演奏,后?#27425;以?#20063;没见过那么辉煌的舞会了。”当年的场面,张醒生?#20004;?#35760;忆犹新。
转过年来,也就是1980年的大年三十,民族文化宫首次在北京举行了通宵舞会,从晚上10点开始,一直到次日的早6点。
    “在得知这个消息前的一个月,我们就?#26469;?#27442;动,又是通过各种关系找舞?#20445;?#26368;后我们21个朋友搞到了19张票。”张醒生和另一个朋友把票先让给了其他人,他们二人就在民族文化宫的门口等,看是否能买到票。等到半夜12点,他们终于花了5块钱,从别人手里买到了两张票。“那时候还没有羽绒服,就穿着呢子大衣站在寒风里,冻得稀里哗啦的。” 进入民族宫之后,大家相见极其兴奋。舞场内热烈的气氛立?#31958;?#36208;了身上的寒意,“我和一个女孩子跳‘快四’,一下跳了130多圈。后?#27425;?#20457;见面还总是说,当年咱们可是创了个记?#21450; !?#22238;忆往事,让张醒生显得格外兴奋。
    最凄惨的春节记忆
    如果说有舞会的春节是最让张醒生快乐的春节,那么后来他在中国国际通信建设总公司就曾过过一次“最凄惨的春节”。
    1987年春节前夕。“当时我们和日本一家企业联合投标了埃及的一个工程项目,过年前的一天,对方突?#29004;?#30693;我们,这边要开标了,你们赶紧派人过来。”
    匆忙中,张醒生成为人选。“拿到?#19968;?#30340;外币,我先到上海,从上海飞到东京,到了东京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去往开罗的飞机就那么飞走了。”为此,日方只好临时安排张醒生转机到新加坡,在新加坡度过一夜之后,他才顺利?#25191;?#22467;及。
    “到埃及时正好是1987年大年三十的下午4点。日方代表派了一个会讲英文的人来接我,把我‘?#21360;?#21040;开罗一家最贵的五星级宾馆,然后就走人了。”
    由于此前有过几次出国的经历,张醒生知道,到了国外首先要找当地的大?#26500;藎?#24403;中国驻埃及大?#26500;?#30340;电话被拨通后,张醒生迫不及待地问,大年三十大?#26500;?#26159;不是有什么活动,对方慢悠悠地回答,要吃年夜饭,不过是在外面的一个地方,具体地点在哪里他也不清楚。
    放下电话,张醒生走出豪华宾馆,花了?#36212;?#38225;(相当于人民币5?#26234;?在街上买了一张饼,然后用一张报纸把饼包起来,意兴阑珊地走回宾馆。“看着冰箱里的饮料我也不敢动。”张醒生说,当时的出差补助标准是每天70美金,零花钱是每天1美金。
    张醒生在酒店一边吃着饼,一边喝着凉水。“那是我过的最凄凉的一个春节,当时特别想家。”张醒生说,为了给国家节约每一?#26234;?#20182;也没舍得往家里打电话,最后只好蒙头大睡。
    一直熬到正月十五,公司的同事才赶了过去,大家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录像带,一起包饺子。张醒生终于补上了那年的春节饺子。
    文艺会演情结
    1989年末,是张醒生职业生涯的转折点。那一年,众多外资企业纷纷邀请他?#29992;恕!?#24403;时找到我的外企很多,摩?#26032;?#25289;、AT&T、朗讯等,?#36127;?#25152;有的外资通讯公司都在跟我谈。”
    然而,正是爱立信的一次圣诞晚餐打动了张醒生。“1989年的平安夜,爱立信的高管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圣诞聚餐。”张醒生还记得是在北京建国饭店的一个酒吧里,有爱立信公司的高层及家属,还有部分员工,一共10来个人。他们晚?#36141;?#36824;互相交换了圣诞礼物。
    那是张醒生过的第一个圣诞节,“其实当时爱立信给我的待遇并不是最好的,但是那一次只有爱立信在圣诞节邀请我参加圣诞晚餐会,我就觉得爱立信比较有人情味儿,所以决定?#29992;?#20182;们。” 加入爱立信后,张醒生依然很怀念以前在长途电话局时的文艺大汇演,因此他建议,将原本只有聚餐和颁奖两项内容的annual dinner添加上文艺演出的内容。全部节目由爱立信的员工自编自演,通过层层选拔,最后在爱立信北方区的annual dinner上向大家?#25925;尽?
    为此,爱立信的行政部会在年末到各地办事处挑选节目,“当时各地办事处为了自己的节目能被选上,甚至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节目。?#26696;?#20010;部门的员工都在绞尽脑汁,出新节目。”对于这个“创举?#20445;?#24352;醒生?#20004;?#36824;很得意,“这在当年的外企中开了风气之先。”
    即使是后来又跳槽到亚信做CEO,张醒生也依然?#19981;?#32452;织年终晚会这一类的活动,由于亚信的员工不多,因此,他们的annual dinner还可以携带家属。
    今年要过一个怀旧年
    早在长途电话局工作期间,由于每年春节都要值班,而?#25913;盖子?#22312;外地干校,因此张醒生很少在春节期间感受过家庭的温暖。直到1974年他上了北京邮电学院,?#25913;敢不?#21040;了北京,他才重新开?#24049;?#23478;人一起团聚过年。
    春节那些天,平时在外地的哥哥、姐姐也能回来了。虽然当时家里的条件并不好,过年的零食也只有花生、?#29486;?#21644;简单的糖果,但是一家人终于又能重新围坐在一起聊天、?#24863;?#20102;。张醒生说,“那是我家庭生活中最幸福、最温情的一段时期。”
    随着年龄的增长,张醒生对春节的期待也发生了转变:“现在在意的是家人之间的交流,尤其是精神层面的交流。”
    每到春节,无论离家多远,张醒生和哥哥、姐姐都会赶回母亲身边,陪老人一起过年。
    前几年每到除夕,张醒生一家人都会在外面的饭店吃年夜饭。2007年的除夕,他们就是在京城俱乐部过的。全家人站在京城大厦的顶层,俯瞰京城除夕绚烂的夜?#21834;!?#20294;从今年开始,我们又会恢复到小时候的那种过年方?#20581;!?#24352;醒生说,到时候,他们每个人都会做一道自己的拿手菜,“注重亲情的交流,而不是图省事?#35762;?#39302;去吃年夜饭,”张醒生对记者说。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类:

精英人物

关键字: 人事 地震 荣智健 辞职

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084期一波中特